英首相約翰遜住院前仍伏案工作 醫生稱其已有肺炎症狀
2020年04月07日13:02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餘佩穎

  倫敦時間4月6日19時左右,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由於病情惡化被移至重症監護病房。據多家英媒報導,當時約翰遜意識清醒,尚未接受呼吸機治療,轉移至重症監護室是在醫療團隊的建議下,以備後續需要呼吸機而做出的決定。

  此外,據英媒報導,約翰遜入住的聖托馬斯醫院收治的新冠患者數量為全英最多的,救治經驗豐富。在約翰遜居家隔離期間,早在上週四(4月2日),聖托馬斯醫院就為約翰遜預留了床位。

  唐寧街在4月6日的發言中表示,“首相目前受到了很好的照料,並感謝所有NHS(國民醫療服務體系)員工的辛勤工作和奉獻精神”,首相職責則由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代理。就在下週,內閣就將面臨一個重大抉擇,即決定是否需要延長起初為期三週的‘禁足令’。”

  另一方面,早先出台的“禁足令”似乎並未鎖住英國市民外出的步伐。就在約翰遜住院當日下午,陽光明媚下的倫敦各大公園迎來一批又一批遛狗、跑步、野餐的市民,目光所及之處,外出的倫敦市民們並未佩戴口罩或其他面部遮擋物。

  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冠病毒,早有科學家預判重症監護病床的峰值需求將超出NHS能力的8倍。截至倫敦時間4月7日2時50分,英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共計52279例,死亡病例5385例,確診病例死亡率超過10%。

  圖片來源:鮑里斯·約翰遜推特

  約翰遜住院前的一天

  據《金融時報》報導,有跡象表明,約翰遜的病情或許比唐寧街發言人所稱的要嚴重。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後來補充表示,他自上週六(4月4日)以來就沒有和約翰遜通過話。

  今年55歲的約翰遜於3月27日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當時出現咳嗽和發熱等輕微症狀,隨後他一直在自我隔離。本應於4月3日解除隔離的約翰遜,當日在推特發佈一則視頻稱,自己仍有一些發燒,將延長隔離期。

  9天后,他於上週日(4月5日)20時左右入住倫敦聖托馬斯醫院,次日晚間轉至重症監護室。然而在他單獨隔離的這段時間里,約翰遜並未聽從建議多加休息,而是一直忙於處理各種公務,主持會議討論。

  據英媒《每日郵報》報導,在約翰遜住院前,他的部長們從視頻中注意到約翰遜面色蒼白,引人擔憂,隨即敦促約翰遜尋求新的醫療建議。然而首相堅持認為這隻是一些輕症,並表示他有太多的工作要處理。

  住院當天(4月5日)的早間,約翰遜在結束了與內閣長達45分鍾的疫情例會後,繼續電話處理公務,隨後他到後院散步,而後他的咳嗽開始愈發嚴重,氣短的現象也加重。約翰遜終於同意,若接下來1~2小時內症狀沒有改善的話,他就去找他的醫生尋求建議。

  但是隨後情況也沒有任何改善,約翰遜當即通過視頻連線他的醫生。醫生發現4月5日下午,約翰遜的情況明顯比他們在上週三(4月1日)通話時要差。首相也承認了自己沒有採取充分休息的建議,並且發現自己有呼吸困難。

  醫生剛看到他第一眼,就意識到他已經出現了肺炎的相關症狀,建議他立刻去醫院,進行相關檢查。約翰遜當下同意,在簡單地收拾過夜行李後,他最終在倫敦時間上週日(4月5日)20時左右被送往醫院,這個時間正值全國播放女王演講的時間。

  目前首相入住的聖托馬斯醫院是全英擁有最豐富抗擊新冠肺炎經驗的醫院之一。

  “聖托馬斯醫院與倫敦皇家自由醫院一起,是英國第一批接納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與其他所有醫院相比,聖托馬斯醫院有著更多救治新冠病人的經驗。”與NHS有著合作關係的patientaccess.com的醫療負責人莎拉·賈維斯對英國《太陽報》說道,“倫敦新冠疫情的暴發程度要比英國其他地區提前兩到三週,而就對新冠的瞭解程度而言,聖托馬斯醫院和蓋伊醫院則走在倫敦其他醫院前兩到三週。”

  “在這場大流行病中,由於需要住院和重症監護的危重病例高發,床位承載力和醫護人員是至關重要的抗疫財富。這場危機暴露了醫院床位短缺的問題。”英聯邦基金會的政策及研究高級副總裁施埃里克·施奈德博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

  英國死亡率高企 NHS嚴重承壓

  受疫情影響,多國醫療系統都承受著巨大壓力。其最突出的體現之一是“床位”。當下,面對重症患者激增的住院需求,床位已經成一道重要的救命符。

  當NHS Providers負責人克里斯·霍普森描繪的“新冠肺炎患者海嘯”過境倫敦時,整個英格蘭僅有5900張重症監護床位能上場抗疫。(NHS Providers是負責每年NHS 67%預算的會員組織。)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出版的調查報告《世界概況》,英國的千人擁有病床數僅為3張,排名倒數第3,而德國以8.3張的水平位居歐盟15國榜首。

  “我想現狀很清楚,NHS已經滿負荷甚至是超過負荷運行了一段時間。(英國的)床位使用率長期高於歐盟平均水平,這意味著幾乎沒有多餘的能力來應對需求衝擊。”喬納森·賽勒斯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賽勒斯博士是世界衛生組織歐洲辦事處下設的歐洲衛生系統和政策觀察站倫敦站(European Observatory on Health Systems and Policies)的負責人,也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公共衛生政策中心的高級研究員。

  “當生活很平順的時候,通常有一種觀點認為,未使用的承載力是一種’浪費’。然而當像新冠肺炎這樣的危機來襲時,顯然,有一點盈餘的承載力,或至少有能力迅速地配置出盈餘容量,這可能是大家更願看到的。”賽勒斯博士說道。

  “顯然,在疫情結束之後需要進行複盤,且需要擬定更全面的應對方法。”賽勒斯博士認為,“在危機出現之前,許多人會說有的國家花太多錢在醫院上了,德國就是其一。他們認為這些國家有太多的醫院病床了。而今時今日,這樣的觀點,至少短期內都顯得微妙。”

  2019年,英國承諾到2023年/2024年,將以現金形式將NHS預算增加至339億英鎊,並在接下來的十年間,新建40座醫院。但在國王基金會政策顧問福爾摩斯看來,預算仍有未達之處。

  “在經曆了曆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資金緊縮之後,NHS收到了這份為期五年的資金協議,與其他公共服務的協議相比,顯得慷慨。”福爾摩斯告訴《每日經濟新聞》,“然而,這項協議並沒有延伸到公共衛生支出的重要領域,如對建築和設備的投資以及對工作人員的培訓。這使得NHS缺乏其所需的資源:無法減少醫療等待時間來提升其績效表現,也無法轉變服務以提供更好的護理。”

  今年1月,NHS英格蘭在其2020年/2021年運營計劃中寫道,在整個NHS系統內,過去漫長的病床削減預計將不再繼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