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Person #她的抗疫故事】滯留武漢網紅Annabella:「無法改變事實,就自我調節。」
2020年04月06日13:05

自1月新型冠狀病毒殺到,人人自危。究竟它的傳染性有多高、死亡率是多少、戴哪款口罩可以保命、洗手之餘還有甚麼防護方法……經此一疫,我們建立了前所未有的衛生意識。不夠口罩、未有治療藥物,每個香港人都怕得要命,但正因為經歷過沙士、適應力強,而且我們是香港人,即使環境再難,都可以調節心境迎難而上。今次專題中的故事,也許正在你和我之間上演,如果你感到擔心、迷茫、無助,來看她們如何走過。

「相信好多人都知,我當初是因為陪伴男朋友回家所以才來到武漢。其實我1月中剛抵達武漢市時情況未算嚴重,街上仍未見人帶口罩,是直至封城前3日感到疫情控制不了,男朋友便說回老家(距離市中心1小時)。

當時擔心封城後會否沒有糧食、口罩不夠用等,而男友的表妹又在發燒,怕她受到感染,幸好最後只是虛驚一場。剛開始封城時,我們還可以駕車到別區超市買東西,現在不能出村了,就會到村的魚塘買淡水魚,自己田的菜吃厭了就去鄰居的田收割(跟鄰居說一聲便可了,不用錢的)。印象最深的,是親眼看到所養的雞被殺掉來做菜,我哭慘了,為了不讓牠白白犧牲,我現在更加珍惜食物。已經戒牛8年,希望往後的初一十五開始吃素。

疫情下見醜惡人性

平時我會在家中看電影、做家務,或在家門前打羽毛球消磨時間。這樣返璞歸真的生活,其實也不錯。我當然很想回港,但暫時疫情未受控,回去也要強制隔離14天,而我亦沒有急切回港的需要,那就先留在這裡好了,當你明白無法改變已發生的事,那先調節自己的心態很重要,亦是生存之道。

我很慶幸,這段時間收到不少人的問候,更有日本朋友從日本寄來口罩,雪中送炭;但同時有些網民在我的IG冷言冷語、落井下石,令我看到人性的醜惡!」

Photo/ 受訪者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