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美韓專家詳解:如何防控新冠疫情?
2020年04月06日11:38

  文章來源:知識分子

  整理|楊 梟

  責編|陳曉雪

  ●  ●  ●

  4月2日,在新冠疫情防控國際經驗分享會暨健康中國國際公共衛生管理培訓項目啟動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和來自韓國、德國、美國等國的醫學專家一起分享了新冠疫情中所面臨的挑戰和所採取的舉措。

  01南歐為何危於北歐?

  德國政府新冠疫情顧問 Tobias Welte 博士表示,南歐的情況比北歐更嚴重,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在意大利、西班牙這些地方,疫情一開始就快速上升,病人的數量大大增加,所以醫療體系不堪重負,沒有足夠治療能力。相比來說北歐國家有更長的時間做準備,他們的疫情發生比南歐要晚3-4周,一些北歐國家、德國、奧地利的醫療資源也要比南歐國家更豐富。此外,德國也開展了一些封鎖的舉措,利用中國已有案例做了參考,所以比在南歐的病死率要低很多。

  Welte 博士介紹,歐洲現在多數國家都已開展了各種形式的封閉舉措和預防性措施,現在社交接觸已經非常少,學校幼兒園都已關閉,很多人在家進行自我隔離。所以現在病人的增加數量在下降,雖然還沒有到峰值,但原本三天病例數量翻番的形勢,現在延長到10天,希望這個趨勢能夠繼續。Welte 還表示,德國在4月20日這一天,可能部分解除封鎖的措施,但也要看接下來的發展。

德國在最近三週確診感染人數增長較快,但死亡率較低,截至北京時間4月5日23時,德國確診感染人數超過9.7萬,死亡人數為1479人。圖源:worldometers
德國在最近三週確診感染人數增長較快,但死亡率較低,截至北京時間4月5日23時,德國確診感染人數超過9.7萬,死亡人數為1479人。圖源:worldometers

  02美國:4月會特別危險

  北京時間4月2日晚8點,洛克菲勒基金會高級副總裁 Naveen Rao 博士分享美國的防控情況時,美國確診新冠病例數為21.6萬例,超過5000人死亡。他表示,美國也做了封鎖、保持社交距離、早發現早隔離這樣的舉措,但最糟糕的情況還沒到來。 “4月對我們來說會特別危險,但是我們要儘可能努力。”

  他同時指出,疫情從三方面導致人類的死亡。一是病毒致死;二是因為整個醫療系統不堪重負而死,比如兒童死亡、生產死亡,或者其他類型造成的死亡。2014-15伊波拉疫情暴發的時候,瘧疾造成的死亡人數比伊波拉病毒更多,“醫療體系一旦崩潰,往往會造成更大規模的死亡”。第三就是經濟問題造成的死亡,貧窮造成的死亡,尤其對於那些弱勢群體。

  “我們現在關注病毒殺人,但是我們接下來要確保病人不因為其他的一些醫療原因死亡。” Rao博士說,“我們要尤其確保弱勢群體、貧窮群體,不要因為經濟原因進入最糟糕的情境。”

美國在最近兩週確診感染人數增長飛快。截至北京時間4月5日23時,美國新冠確診病例超過31萬,死亡人數超過8000。圖源:worldometers
美國在最近兩週確診感染人數增長飛快。截至北京時間4月5日23時,美國新冠確診病例超過31萬,死亡人數超過8000。圖源:worldometers

  03韓國如何做到高效防控

  韓國首爾國立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院長、韓國醫療經濟聯合會主席SoonmanKwon認為,韓國能做到高效防控,有三方面的有效措施。

  第一就是早行動。“我們不應該擔心反應過度,因為反應過度總比反應不足要好。” Kwon說。他介紹,韓國在1月底的時候,只有不到10例確診,但是政府要求當時就採取行動製備測試試劑,因而非常早地給出生產許可,非常早地生產,並且進行了大規模測試。“那個時候其實也並不確信這個做法是不是對,結果發現確診病例的數量激增,部分因為天地教的一些活動,但是因為這樣的一種大規模測試,很多人都能夠迅速進入醫院進行治療。” Kwon教授說。

  第二是韓國政府給出了非常清晰的優先計劃。Kwon介紹,如果是重症患者,就要住院;如果是輕症的話,韓國把酒店等其他設施變成居家隔離設施,或是居家治療的場所,會有醫護人員進行相關治療。另外,即使是在一開始測試過程中,考慮到接受測試的人,可能也感染了整個場所,因此這個場所的人必須要全部隔離。

  第三是追蹤。Kwon介紹說,韓國其實沒有做任何封城措施,所有的店還是都開著的,機場還在運作,但在追蹤這方面採取了“非常激進、非常有效的一種做法”。具體來說,是發現病例以後查他們的手機、GPS、運動軌跡,甚至去查各種各樣的監控錄像來追蹤他們的行跡。Kwon也指出,“這是在西方國家沒有辦法做到的一件事情。” 他說,韓國之所以會採取如此激進的跟蹤,是因為5年前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在韓國暴發時,很多人因為追蹤不足導致了死亡。

  “這次得益於追蹤非常有效,能夠遏製疫情的擴散。所以我們也可以選擇不封城,但是我們必須要花大代價去追蹤。” Kwon說,韓國政府給所有民眾都發了信息,一個確診病例到過哪些地方,而其去過的任何地方、有過接觸的人,都必須要採取相應措施。他承認,這樣強力的主動積極的追蹤方法,確實對韓國民眾的生活有些影響,但也是一種選擇方案。“這需要我們全社會的人同意,才能夠說真正奏效。封城有封城的好處,但是經濟代價非常大。” Kwon說。

  另外,他認為政府和社會的宣傳運動,要求大家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也是非常有效的。這點和日本相似。“在韓國,如果走在大街上、在公共場所不戴口罩的話,會被很多人指責要求戴口罩,是因為這樣的社會公德心,這樣的社會共同責任感,能夠讓我們政府的政策和保持社會距離真正奏效。”

  德國政府新冠疫情顧問 Tobias Welte 讚賞了韓國的有效舉措,但也表示在歐洲的多數國家,很難進行密切追蹤,很多人會擔心目前限製了大家的自由。

韓國自3月13日起,每日新增病例已經處於一個較低的水平。截至北京時間4月5日23時,韓國新冠確診病例為10237人,死亡183人。圖源:worldometers
韓國自3月13日起,每日新增病例已經處於一個較低的水平。截至北京時間4月5日23時,韓國新冠確診病例為10237人,死亡183人。圖源:worldometers

  04鍾南山:重點篩查無症狀感染者

  中國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表示,韓國在MERS暴發中有過經驗教訓,當時有超過30多名醫療專業人士受感染,因此他們清楚知道疫情發生該怎麼辦,尤其是此次新冠病毒的嚴重程度要遠高於MERS,因此他們在大規模密切追蹤這方面的做法非常優秀。

  他同時指出,各國情況不一樣,但必須做大規模篩查,因為有一些病人攜帶病毒卻沒有症狀,但傳染性很強,這是個大問題,因此 “把這些人要追蹤到也非常重要”。

  鍾南山坦言,“如果美國疫情更嚴重,那將變成全球問題。”他表示,已經注意到美國這幾天患者數量大幅增加,這表明美國已經開始大規模篩查,但下一步要關注那些核酸檢測是陽性的人,要對他們採取措施,即使他們沒有症狀。他建議,美國要開始採取更激勵的措施,“要隔離,要增加社交距離,這些舉措都要跟上。”

  鍾南山表示,在德國、意大利,病例數量已經接近頂峰,即使不能實施中國所採取的這些措施,但是社交距離要增加、戴口罩,“這都是防治擴散的合理措施”。

  05各國如何合作?

  參與討論的幾位醫學工作者都表示,應該多交流經驗,共享數據,保證國與國之間相關的貨物的流通,必須要在研發、臨床試驗方面進行相關的合作。面對病毒,我們的世界應該變得更加團結。我們能夠共同努力進行研發,共同採取各種各樣的措施實踐,這是災難給我們帶來的最大的閃光點。無論如何,任何國家能夠在這一方面取得建樹和進展,對於全球對於全人類都是有好處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