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多國為啥開始改變“口罩偏見”?
2020年04月05日14:18

  原標題:歐美多國為啥開始改變“口罩偏見”?

  來源:中國之聲

  隨著歐洲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展,近日一些歐洲國家和城市規定,民眾去特定場所必須戴口罩,實際生活中戴口罩的民眾也在逐漸增多。相比疫情之初幾乎無人戴口罩,甚至是歧視佩戴者,如今,歐洲正在漸漸轉變戴口罩的觀念。

  奧地利:首個明令戴口罩的西歐國家

  當地時間3月30日,奧地利總理庫爾茨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了一系列新的防疫舉措。由此,奧地利也成為第一個明令戴口罩的西歐國家。

4月1日,在奧地利維也納,佩戴口罩的人們走出超市。
4月1日,在奧地利維也納,佩戴口罩的人們走出超市。

  庫爾茨當天宣佈,從4月1日起奧地利境內所有連鎖超市都應在入口處分發可用於防護口鼻的基礎款口罩,所有人在超市內都必須佩戴口罩,這也成為超市內應保持安全距離的規定基礎上附加的額外條款。庫爾茨表示,佩戴防護口罩並不是該國習慣的文化,但是從中期來看,在公共場合護住口鼻即使無法從根本上起到防止感染的作用,卻可以有效減緩病毒在空氣中的傳播。他坦承,目前防護設備是稀缺物資,在某些情況下,口罩到達商店的時間可能會延遲一兩天。不過,在分發口罩的超市,只有佩戴了口罩的顧客才能被允許進入。

  德國部分城市頒布“口罩令”

  德國科學院3日在發佈的一份聲明中指出,廣泛佩戴口罩、擴大檢測能力以及數據追蹤疫情將成為德國進一步遏製新冠肺炎疫情、恢復正常社會生活的關鍵。聲明說,由於大量無症狀感染者在公共空間活動,建議民眾廣泛佩戴口罩,以降低病毒感染風險,在保護他人的同時,也保護自己。

  在德國,縫製口罩的教程在網絡上廣泛傳播。《南德意誌報》一篇評論員文章寫道:“縫紉機在全德國開動了起來,從小學生到老奶奶都在縫製口罩,支持口罩短缺的診所和養老院。”這篇文章還說,縫製口罩已成為一項彰顯團結的行動。最近,德國中部圖林根州的耶拿成為德國首個頒布“口罩令”的城市。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長威勒指出,任何年齡的人都可能會感染新冠病毒,總體來講,老年人更容易出現嚴重症狀。威勒同時強調,戴口罩可以起到防護作用,即使是佩戴自製口罩也可以有助於減緩病毒通過飛沫傳播。他還呼籲應把FFP2專業口罩留給醫護人員使用。

  德國社民黨衛生政策專家勞特巴赫3月31日也承認,德國在疫情爆發初期明顯低估了佩戴口罩對控製病毒傳播的作用,建議像奧地利一樣,要求德國民眾在超市採購時要佩戴口罩。但前提是有足夠的口罩供應,不會影響醫護人員的需求。按照德國法律規定,各州政府有權強製要求民眾佩戴口罩。

  德國東部城市耶拿3月31日宣佈,當地政府準備用一週的時間逐步引入在超市及公共交通等人員流動頻繁場所配戴口罩的義務,以遏製新冠肺炎疫情的迅速蔓延。由此,耶拿已成為第一個要求民眾戴口罩的德國城市。耶拿市政府表示,該舉措可以保護市民在公共場合的健康安全。對與護理、醫療等行業相關的人員,該市準備了基本的口罩儲備。對於買不到口罩的普通民眾,政府呼籲大家自行縫製可護住口鼻的口罩或者使用圍巾替代,因為“戴總比不戴強”。

在德國科隆一家裁縫店,一名工作人員製作口罩
在德國科隆一家裁縫店,一名工作人員製作口罩

  多個歐洲國家建議公眾戴口罩

  捷克政府早在3月18日便要求民眾出入公共場所必須遮住口鼻,如今捷克將戴口罩作為重要經驗推薦給其他國家。捷克總理巴比什上週末在社交媒體上發帖,建議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公眾外出時“必須佩戴口罩”。

在法國巴黎一家超市,收銀員戴著口罩和手套工作
在法國巴黎一家超市,收銀員戴著口罩和手套工作

  在瑞士日內瓦,政府已經通過家庭醫生給65歲以上老年人發放或郵寄口罩。法國前衛生部長杜斯特·布拉齊4月1日表示,根據中國專家的經驗,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有兩個關鍵措施:限製出行和戴口罩。雖然歐美沒有戴口罩的習慣,但是“面對疫情,所有人都應該戴口罩,不論是生病的人還是健康人”。

  美國疾控中心也改口

  當地時間4月3日,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CDC)修改了其關於美國民眾佩戴口罩的指南,建議民眾在無法保持適當社交距離的公共場所,戴上非醫用口罩,以避免傳播新冠病毒。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後表示,這項建議是“非強迫”性質的。特朗普說:“我覺得,如果人們想戴口罩,顯然沒有壞處,那就戴吧,用圍巾也是可以。”據報導,洛杉磯、紐約市政府及賓州與科羅拉多州都已建議民眾出門佩戴口罩。

  記者見聞:瑞士20%民眾戴口罩

  就記者在日內瓦所見來說,雖然與一週或兩週前相比,在公共場所帶口罩的瑞士人有明顯增多,但是還遠遠稱不上全民戴口罩。一般在街上行人戴口罩的比例可能不到10%,在超市等室內公共場所,可能也僅有20%的人戴口罩。目前在戶外老年人戴口罩的比較多,另外亞裔戴口罩也比較常見。

在意大利首都羅馬,人們戴著口罩在市場購買蔬果。
在意大利首都羅馬,人們戴著口罩在市場購買蔬果。

  記者分析原因:一、瑞士政府認為普通健康人不需要戴口罩。內政部長貝爾賽在4月3日的發佈會上仍然表示,口罩不會給健康人帶來任何好處,還可能使他們因為“虛假的安全感”而放鬆警惕。

  二、瑞士市面上已經基本很難買到口罩。記者曾在3月11日找到過一家還有口罩賣的藥店,以7.4元人民幣一隻的價格買了50只普通醫用口罩。當3月22日再去時,就只能預約了,而且價格漲到了15元人民幣。據瑞士相關負責人介紹,疫情發生前瑞士國內並不生產口罩,目前已經緊急進口了兩台口罩機,每天能生產6萬隻FFP2口罩。但瑞士每天需要消耗100萬到200萬隻口罩,目前瑞士的口罩儲備量是1400萬到1700萬隻,要優先供應一線醫護人員。

  三、瑞士的人口密度並不大,除了一些城市的市中心外,大部分地區的街道上並沒有什麼人,完全可以保持2米以上的社交距離。大部分瑞士人現在都很注意保持距離,比如行人迎面走來時,會注意避讓;等紅燈時,行人之間也會站得比較開。

  對於瑞士是否需要像奧地利、捷克等國一樣,實行公共場所強製戴口罩的政策,瑞士普通民眾對此也是意見分歧。一些議員認為,瑞士政府說不需要這樣做是一個善意的謊言,真實情況是口罩庫存不足。一些超市員工也曾發起抗議,因為僱主禁止他們自發地戴口罩和手套。

  張文宏:戴口罩差異

  源於文化和生活習慣差異

  在東亞,戴口罩預防新冠肺炎的傳播已經成為共識,為什麼海內外在戴口罩問題上出現巨大差異?

  張文宏教授強調,出現這樣的情況首先是文化差異、生活習慣不同。

  在東亞地區,比如日本,沒有疫情的時候,人們也戴口罩,可能為了防過敏。在一些擁擠的大城市,人們都喜歡戴口罩。戴口罩,一是防疫,另外是保持一定的距離,這個習慣一直被東亞的一些地區所接受。”

日本街頭,人群佩戴口罩出行
日本街頭,人群佩戴口罩出行

  但是,在歐洲,人們見面是非常熱烈的,有親吻禮,有貼面禮等,戴著口罩進行親密的社交,被他們認為是不禮貌並且不能忍受的。

  其次,這種現象與戴口罩對防疫的效率有關。

  如果一個地方生病的人是少數,戴口罩防疫的效率是極低的,還會造成大量的口罩稀缺,讓該戴的人戴不上,比如病人、醫生都沒有充足的口罩戴,應該防的人沒有被防,不需要防的人亂防。

  如果人群中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比例增高,那麼戴口罩對防疫的效率也隨之提高,支持戴口罩的會多起來。

  總台駐歐洲記者阮佳聞、總台駐瑞士記者易歆、總台央廣記者張加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