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湯山醫院治療的日子,醫護人員給我過了一個生日”
2020年04月04日13:38

原標題:“在小湯山醫院治療的日子,醫護人員給我過了一個生日”

“你們也都是普通家庭的一員,但謝謝你們衝在前面保護我們,請一定平安。疫情結束後,要好好去享受你們的生活哦!”

新京報訊(記者 徐美慧)安生(化名)是一名在英國讀書的留學生。3月17日,她從倫敦飛回國內,在北京轉機的時候,被認定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轉移到北京小湯山醫院接受進一步診斷。

3月21日,安生的核酸檢測結果顯示為陽性。自此,她開始了為期12天的治療生活。4月2日,安生順利出院。

回想起在北京小湯山醫院接受治療的日子,安生有太多想說的話、想表達的感情。

機場等待14個小時後,被轉移到小湯山醫院

新京報:為什麼這個時候考慮回國?

安生:本來我是沒打算回國的,但因為英國倫敦的疫情嚴重,家裡人和朋友們都勸我趕緊回來,我就動搖了,後來決定回國。

其實那段時間在英國也“不太好過”,我們平時出門都是要戴口罩的,但是外國人都不戴口罩,我們戴口罩就會有“被罵”的風險,我身邊有很多同學都遇到了這種事。

新京報:簡單介紹下你回國的過程。

安生:我是3月17日回來的,因為我家在深圳,就想著從倫敦飛香港,然後再到深圳。但當時有政策就是14天內去過申根國家的話,無法入境香港,所以最後我只能臨時轉機,在香港的機場待了一晚上後,第二天從香港飛到北京,計劃從北京轉機回深圳。

3月19日,我從香港飛往北京。在下飛機前,我填寫了一個健康登記表,因為我這段時間稍微有點流鼻涕,我就如實填寫了。大概中午的時候,到了北京國際機場。因為登記表中,我填寫了有流鼻涕症狀,就沒有被直接帶去新國展,而是在機場進行了進一步排查。

新京報:之後就被轉移到北京小湯山醫院了嗎?

安生:是的。下飛機後,我們在機場做了一個簡單排查,然後就在等救護車。因為每趟車只能坐5個人,等待時間特別長。我從當天下午1點多等到第二天淩晨3點左右,才坐上救護車前往小湯山醫院。

3月19日,安生在北京國際機場等待急救車將其送往北京小湯山醫院。受訪者供圖

一個在病房裡的特殊生日

新京報:到了小湯山醫院之後,做了哪些檢查?

安生:3月20日淩晨,我到了小湯山醫院,先是被統一安排在隔離區,等待做進一步檢查。然後當天下午,去拍了CT,抽了血,做了核酸檢測。

21日大概中午的時候,核酸檢測出了結果,是陽性。當天下午,我就被轉移到了專門收治確診患者的B2區。

新京報:你身體有沒有哪些不適?

安生:沒有任何不適。只有當時回國的時候,稍微有點流鼻涕,我也把這一情況填寫在了登記表上,之後就沒有這種症狀了。

新京報:醫生有沒有說你是無症狀感染者?

安生:我不確定,醫生沒有明確說我是無症狀,只是說我是輕症患者,但確實我沒有什麼感染的症狀,醫生也說我的CT顯示肺部沒有任何症狀。

新京報:得知自己確診後,你怎麼想的?擔心嗎?

安生:其實我個人覺得還好,沒有過分的擔憂。之前我認識的一個朋友被確診了陽性,他跟我講,沒什麼大問題,喝了一段時間中藥就轉陰了。所以我心裡就有底了,沒太擔心。

主要是家裡人有點擔心,最開始不知道怎麼跟家裡人說這個事兒,後來跟他們講清楚就好了,我在北京這邊接受治療,他們在深圳也不必過分擔心。

新京報:在小湯山醫院接受治療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安生:護士每天會來2到4次,給我們測體溫、測血氧。一般是早上6點、上午10點、下午4點、晚上8點,大概是這幾個時間點。

醫生每天也會來查房,大概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會來詢問我們的身體狀況,然後給一些醫囑。

每天都會給我們發藥,如果是袋裝的中藥的話,是一天三次;如果是顆粒衝劑的話,是一天兩次,醫生說這個藥是清熱解毒、增強免疫力的。

三餐時間比較固定,一般是早上7點早餐、中午12點午餐、下午6點晚餐。正餐會有豬腳、雞翅、咕咾肉、魚香肉絲一類的,我覺得特別豐盛,也很好吃。

新京報:在小湯山醫院的這幾天,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麼?

安生:印象最深的就是在病房,醫護人員們給我過了一個生日。

其實3月23日是我的生日。在21日我住進B2區的時候,當時醫護人員就跟我說,“過兩天是你的生日,到時候給你過生日。”我當時沒太理會他們說的話,以為就是隨口一說。

結果沒想到23日那天,醫護人員真的來給我過生日了。他們拿著自己“做”的“生日蛋糕”送給我,當然那不是真的生日蛋糕,而是用各種小零食拚成的生日蛋糕。他們還為我準備了長壽麵,給我唱了生日歌。

我當時真的非常感動,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患者,真的沒想到醫護人員對我這麼上心,還真給我過生日了。

3月23日,醫護人員為安生準備的“生日蛋糕”。受訪者供圖

“臨走前,我給醫護人員留了一封感謝信”

新京報:你是什麼時候出院的?

安生:我是4月2日下午從北京小湯山醫院出院的,出院之後我們被統一拉去隔離點集中隔離。目前我在昌平區的一個隔離點,要隔離14天。在隔離點,是自己一間房間,每天三餐都會有工作人員來送餐食。

新京報:在小湯山醫院的十多天時間里,你有什麼感受?

安生:我覺得小湯山醫院這邊的治療水平非常好,感覺非常專業,在這兒治療讓我特別安心。

此外,這裏的醫護人員真的非常可愛又貼心。不單單指給我過生日一件事,平時他們對我們的需求是有求必應,還會照顧我們的情緒。最開始有段時間,我心理狀態不太好,護士就來找我聊天、安慰我,真的是耐心貼心又很可愛。

新京報:聽說你臨出院時,還給醫護人員準備了一個“禮物”?

安生:談不上禮物,就是一封感謝信。在感謝信里,我寫了很多對照顧我的醫護人員想說的話。

“雖然你們都穿著一樣的衣服,沒辦法一一認清你們,但我很想看看你們每一個人,更想記得你們每一個人。你們也都是普通家庭的一員,但謝謝你們衝在前面保護我們,請一定平安。疫情結束後,要好好去享受你們的生活哦!這段日子,我會一直記得,記得每個身影、每個問候、每次幫助。未來的日子,希望你們永遠幸福,會再相見的!”

臨走的時候,我把這封感謝信放在了床上。

新京報:隔離結束之後,你最想做什麼?

安生:隔離結束,如果一切正常之後,我想趕緊回深圳見見家人。

新京報記者 徐美慧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