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向逝者默禱致意,為未來負重疾行
2020年04月04日04:30

  原標題:向逝者默禱致意,為未來負重疾行

  ■ 社論

  在庚子清明,我們集體悼念抗疫烈士和逝世同胞,深切緬懷已故的先輩先人,是寄託對生命的深切哀思,也是表達對未來的期許與憧憬。

  又是人間四月天,湖水清,春光明,百花開,萬物生。然而,明媚的春光照不透疫情的陰影,這註定是一個讓數億人黯然神傷的“清明”——在今天,我國全國和駐外使領館下半旗,全國停止公共娛樂活動,汽車、火車、艦船鳴笛,防空警報鳴響;在這個庚子清明,我們為抗疫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

  歲末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襲來,猶如一個被打開的潘多拉魔盒,籠罩在整個武漢的上空,並給本應歡樂的春節蒙上了濃厚的陰影。這場新中國成立以來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改變了舉國上下十數億人的日常生活軌跡。

  如今,我國雖然已經基本控製住了本土疫情,但病毒依然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肆虐,所到之處,無不令人憂心。數萬人的生命戛然而止,他們背後的家庭因此而破碎;近百萬人被感染,大部分感染者仍在與病毒頑強抗爭。

  “清明無客不思家”,清明是對原鄉的思念,對人生的回溯。在疫情的特殊時期,人們可能沒有辦法回到家鄉,為逝者上一炷香、捧一抔土。但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為逝去的親人、為蒙難的同胞、為同此涼熱的世人,默默祈禱、靜靜哀思。

  在庚子清明,我們深切緬懷在疫情中犧牲的一線工作人員。在湖北省政府評定的14名在疫情防控一線犧牲的首批烈士中,有白衣執甲的醫護人員,有無畏逆行的公安幹警,也有心繫民眾的社區工作者,為了更多人的安康,他們真的是“拚了命”。

  “生而為英,死而為靈”。我們不願看到災難中的犧牲,但這種為了公共利益而捨生忘死的精神,在任何時代,任何場景下,都值得最高的禮遇和最深的崇敬。

  在庚子清明,我們深切緬懷在疫情中逝去的同胞,無論他來自武漢,來自湖北,還是來自異國他鄉。他們或許就是我們的至親手足,或曾與我們擦肩而過,也或這一生都不會遇見。他們有著與我們同樣的喜怒哀樂,也同樣為人父母、為人子女,只是由於與病毒的一場遭遇便被“陰陽兩隔”。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這場病毒讓人相互隔離,卻也把人與人的命運緊密相連。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與我們有關。這場疫情不是一場國與國之間的抗疫比拚,而是人類作為一個命運共同體向病毒的宣戰。戰線或有不同,但這裏不存在旁觀者,也不存在“抄作業”,同一個評價標準橫亙在各個國家和地區面前——有沒有守護好自己的民眾,是否盡力為感染者提供了可靠治療與妥帖服務。

  在庚子清明,讓我們把所經曆的一切都“刻骨銘心”。疫情是對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等各方面的一次大考,很多大事件和戰“疫”面孔都會被記錄在曆史的主頁之上。同時,武漢和湖北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上的漏洞,那些以生命為代價換來的經驗與教訓,也都應該牢牢銘記。在這場罕見的疫情中,我們既是親曆者、見證者,更是銘記者、書寫者。我們不該輕易遺忘。

  銘記不是為了沉溺於悲傷,而是為了從最紮實的曆史地基上,構築起希望的高塔。“死亡不是生命的敵人,死亡使我們認識生命的價值,疾病讓我們不再視生命為理所當然。”一場疫情,讓公共部門看清了肩上的千斤重擔,讓醫者再次擦亮救死扶傷的初心,讓學子期待校園的朗朗書聲,讓工人想念機器的陣陣轟鳴,讓農民回味起曾經靜謐的田園牧歌。為此,我們要重新燃起生活的熱情,充滿對未來的憧憬,為自己、為社會,繼續負重、奮力前行。

  自古至今,清明都有著“歌哭悲歡”的兩面,我們在這天慎終追遠,也在這天積蓄力量。我們終將結束這場疫情,也將加速回歸常態,而對逝者最真摯的緬懷,就是循著他們的期待,創造出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春來春往,時不我待。唯有銘記過往、提速前行,方能守住清明的本意,方能強化自我期許與激勵,不負這來之不易的春天,不負我們所處的時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