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CBA球隊的防疫故事:人性化管理,比身體訓練更重要
2020年04月04日15:59

原標題:一支CBA球隊的防疫故事:人性化管理,比身體訓練更重要

上海男籃開啟春節後第一次集體合練。

“我之前聽說聯賽可能在5月2日重啟,我們就是按照5月2日這個時間點來備戰的,就算還要延遲,我們也不能有任何鬆懈。”

4月3日,在上海男籃進行自春節以來的首次全員合練前,球隊執行主帥馬諾斯對媒體釋放了這樣一個略顯積極的信號。

當然,CBA聯賽在何時以何種形式重啟,如今包括CBA公司的管理者在內,誰都無法給出一個準確的答覆。

但聯盟里的20支球隊已經開始集結訓練,上海男籃成為唯一一支召回所有外教和外援的球隊——能夠保持全員完成進行磨合,得益於俱樂部和外教、外援之間的持續溝通,同時也因為球隊在疫情期間的精細化和人性化防疫措施

外援莫泰尤納斯在訓練中。

全員集結合練,做好一切準備

4月3日下午,在剛剛投入使用不到3個月的上海三甲港基地裡,上海男籃執行主帥馬諾斯教練見到了剛剛結束隔離的外援雷·麥科勒姆。

“大家的精神面貌都非常好。”看到兩名外援麥科勒姆和莫泰尤納斯已經跟著體能教練在進行恢復訓練,馬諾斯教練顯得很放心,“麥科勒姆在上午剛剛跟著球隊做完體檢,下午就來到訓練場地。這是大家第一次聚在一起,他們還是需要慢慢找回狀態。”

由於疫情影響,這是自春節假期以來上海男籃全員集結合練的第一堂訓練課,馬諾斯教練並沒有給球員們施加太多的壓力。畢竟,如今CBA公司並沒有公開給出聯賽重啟的時間表。

馬諾斯教練指導董瀚麟。

不過,在談及處在停擺中的聯賽時,馬諾斯教練透露了一個和聯賽重啟有著些許關聯的訓練計劃,

“我之前聽說聯賽可能在5月2日重啟,我們就是按照5月2日這個時間點來備戰的。但即使到時候什麼都沒發生,就算還要延遲,我們也不能有任何鬆懈。我們是職業球員,所以依然要時刻準備著。”

事實上,早在一個多月前,CBA聯賽就一度打算在4月中旬通過賽會製的方式重啟,但據媒體報導,相關方案上報後並未得到國家體育總局批準。

“我們球隊的日常訓練已經全部恢復正常。”相比於CBA聯盟里的其他球隊,上海男籃是唯一一支召回所有外教和外援的球隊,球隊的三名外援和幾位外教都已經順利解除隔離。

“因為疫情,給了大家凝聚在一起好好磨合的機會,雖然這樣的機會並不是特別理想,但我們會做好準備,等待賽季重啟的通知。”

麥科勒姆已順利回到球隊中。

精細化、人性化防疫管理

能夠做到“先人一步”,多少也得益於上海男籃母公司久事集團的精細化球隊管理和科學、人性化的防疫管理。

“我們在2月初就把國內的球員陸續召集起來了,然後按照相關規定進行隔離,並且分批投入訓練。”上海男籃的相關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由於疫情在1月底到2月初的不確定性,球隊人性化地將春節假期寬限一週,然後在2月5日完成國內球員的初步集結。

從2月6日到10日,包括張兆旭、羅旭東、王潼和孟令源在內的幾位沒有離開上海或者從家中返滬已過7天的球員先投入訓練,然後在11日到12日,剩下的國內球員都加入到訓練當中。

“我們也一直和外援以及外教保持聯繫,也很感謝我們的外援都非常職業,願意繼續合同。”

“莫泰回來的時候,立陶宛並不是重點防疫國家,後來康寧漢姆和麥科勒姆回來,由於美國是重點防疫國家,他們都按規定在集中隔離點隔離了14天。”

在此期間,上海男籃也一直按照上海的相關規定做好防疫工作——

在訓練時間以外,球館每天進行消毒並且完全封閉;教練組定時給每個房間打電話詢問球員身體情況;隊醫對未離開上海的人員進行每天一次測量體溫,對離開剛回上海入住酒店的人員進行兩次體溫測量。

隔離期間,球隊向需要在自己房間練力量的球員發放各種小器械,但一旦器械拿進房間需等隔離結束後統一消毒才能拿回球館,避免交叉感染。

不僅如此,俱樂部也密切保持與訓練基地和酒店方面的溝通、協調和互動,共同製定了“房間每日消毒”、“配置獨立餐廳”、“確保飲食安全”、“使用消毒車輛接送球員及教練”、“確保相關人員不得接觸疫情定點隔離酒店”等十條防疫措施。

按照這位球隊負責人的說法,“很欣慰,球隊的所有人員在疫情期間都沒有出現任何身體不適的情況。”

張兆旭和董瀚麟交流。

關注球員心理狀態,不亞於身體訓練

“整個疫情期間,我們都是在酒店住,在球館訓練,然後回到房間吃東西,生活相對封閉。今天能夠見到你們這些外面的朋友,真的非常少見了。”見到相熟的記者時,訓練結束後滿頭大汗的隊長張兆旭也開起了玩笑。

張兆旭的情緒不錯,多少也和他在疫情期間完成了體能補測有關。自去年10月26日參加CBA體測受傷之後,張兆旭一直處於養傷狀態。據報導,為了根治他的腰傷,球隊特邀曾為易建聯、孫楊等運動員提供康複會診和醫療訓練的林軒宏醫師,參與到張兆旭的康複訓練中。

“現在腰完全沒問題了。”張兆旭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他補測完1分鍾23次100公斤深蹲之後,不少球迷朋友包括隊友都給他加油,讓他很感動。

上海男籃的隊務公開欄上張貼著不少球員的故事。

腰傷已經痊癒,但毫無音訊的聯賽重啟時間卻讓張兆旭產生了一些“心理落差”。

“心理難免會有影響,疫情不光給籃球的影響特別大,大家製定時間和規劃影響都特別大。現在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狀態調整好,不要太受影響。”

的確,在這個特殊時期,運動員的情緒管理和心理健康,絲毫不亞於體能和技術上的訓練。

“我們現在也要求隊員們配合做一些俱樂部簡報,然後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情,也是調節球隊內部情緒的一種方式。”就如上海男籃球隊負責人所說,在新球館的一側,隊務公開欄上張貼著不少球員的故事——包括“詩人”董瀚麟熱衷慈善,本土小將朱瀛成了“網紅”還要進行上海話教學等。

在疫情期間,以這樣的方式調節球員的心理狀態,上海男籃的做法多少也值得其他球隊借鑒。

“我希望能夠用各種方式激勵球員們努力。”不管聯賽何時重啟,馬諾斯教練都時刻要求球員必須自律並刻苦訓練,“他們心裡都很清楚,賽季還沒有結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