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偽造交易22億 兩歲即上市的神話這次要“涼涼”
2020年04月03日00:10

  來源:國際金融報

  原標題:自曝偽造交易22億,瑞幸咖啡股價暴跌超70%!兩歲即上市的神話這次要“涼涼”……

  今天在被美國做空機構渾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狙擊兩個月後,在美上市的瑞幸咖啡又遭遇“暴擊”。

  北京時間4月2日晚,瑞幸咖啡突然發佈公告稱,其董事會已經成立特別委員會,負責一項內部調查問題。據稱,其特別委員會向董事會提供信息表明,公司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間虛增了22億元銷售額,相關的費用和支出也相應虛增。

  對於一直備受爭議的瑞幸咖啡來說,這無疑是一顆重磅“炸彈”。前述公告發佈後,瑞幸咖啡盤前跌逾80%,開盤後已數次觸發熔斷,截至記者發稿前,瑞幸咖啡股價報7.21美元,跌幅高達72.50%。

  就此事,《國際金融報》記者詢問了多名瑞幸咖啡內部人士,但尚未得到任何回應。

  “棄卒保局!”今日晚間,一名長期關注瑞幸咖啡的匿名人士向記者這樣表示。在他看來,瑞幸咖啡此次主動暴雷是要給投資者交代。“會計是建立在假設的基礎上,但數據做到無法支援之時,主動爆雷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一次性擠掉水分。”

  自曝偽造交易

  “今天宣佈,公司董事會已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以負責進行一項內部調查,調查審計師在審計2019年財年財務報表的過程中發現某些問題。”在這份公告的伊始,瑞幸咖啡方面便如此坦言。

  根據公告介紹,上述特別委員會由董事會的三名獨立董事組成,特別委員會已就內部調查保留了獨立顧問,包括獨立法律顧問和法務會計師。

  “特別委員會今日向董事會提供信息表明,自2019年二季度起,公司的COO、董事劉劍,以及下屬幾名向其彙報的員工,參與進行了某些違規行為,包括偽造某些虛假交易。”瑞幸方面稱。

  公告指出,“該內部調查的初步調查發現,和這些虛增交易相關的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的總銷售額約為22億元,與這些虛增交易相關的成本和費用也被大量虛增。”

  那麼,“故事主角”之一的劉劍是何許人也?據相關資料介紹,劉劍是公司首席運營官(COO),2005年獲得中央財經大學勞動與社會保障專業學士學位。2008年至2015年,先後擔任神州租車車輛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負責人;2015年至2018年擔任神州優車收益管理負責人;2018年5月起擔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起任董事。

  儘管瑞幸方面在公告中稱,以上數字尚未被特別委員會、外部顧問或公司獨立審計師獨立核實,公司仍在評估這些違規行為對公司財務報表的整體影響,但市場的反映可謂可謂迅速且生猛。

  上述公告披露後,北京時間4月2日,瑞幸咖啡開盤暴跌超80%觸發熔斷,盤中暫停交易,數分鍾後恢復交易,接著盤中再度熔斷……截至記者發稿,瑞幸咖啡股價報8.03美元,跌幅高達69.35%。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在公告中,瑞幸咖啡方面還“溫馨”提示投資者,不應再依賴公司之前的財務報表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九個月以及自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兩個季度的收益發佈,包括先前的淨收入指導來自2019年第四季度的產品以及與這些合併財務報表有關的其他通訊。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相關數據,瑞幸咖啡備受機構投資者“看好”。截至2019年底,該公司持倉最大的機構股東是資本研究全球投資者(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其次是孤鬆資本、Alkeon資本公司、美國銀行、Melvin資本管理公司、瑞銀、Darsana資本、瑞信、Janus Henderson以及Sylebra資本。因此,在遭遇瑞幸咖啡這一“黑天鵝”後,這些投資者可謂“頗為受傷”。

  “該調查尚在進行之中,公司將繼續評估此前發佈的財務數據和潛在的調整。瑞幸將根據內部調查的進展及時提供進一步信息,並堅決採取有效措施提升公司的內控水平。”瑞幸方面如是表態。

  做空後已有投資者在美起訴

  今年2月1日,渾水在社交媒體Twitter發文稱,其收到了一份長達89頁的匿名報告,該報告以收集的2.5萬多張小票,1萬多個小時的門店錄像以及大量內部微信聊天記錄為證據,說明瑞幸咖啡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捏造財務和運營數據,並已經演變成一場騙局。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這份近90頁的報告不僅提供了瑞幸咖啡數據造假的五大“鐵證”,並羅列出六大“危險信號”,最終直指該公司存在五方面的商業模式缺陷。

  比如,在數據造假方面,該報告首先認為瑞幸咖啡誇大了門店商品的銷售數量。其表示,通過92個全職和1400個兼職調查員跟蹤了981個工作日,收集及研究了超過2.5萬張小票和超過1萬個小時的門店錄像,最終發現瑞幸咖啡將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店每日的商品銷量至少虛增了69%和88%。同時,根據小票彙總的數據,瑞幸咖啡的顧客下單的商品數量出現減少,從2019年第二季度的每單1.38件商品已下降至2019年第四季度的每單1.14件。

  對於這份匿名做空報告,彼時渾水在Twitter上稱“我們認為(指控瑞幸造假)這項工作是可信的”,並表示已做空該股。該消息一出,瑞幸股價應聲下跌,最大跌幅超過20%,最終收跌10.74%。

  此後,瑞幸咖啡即對這一做空進行了全盤否認。在2月3日給到《國際金融報》記者的一份聲明中,其稱前述做空報告的論證方式存在缺陷,報告中包含的所謂證據無確鑿事實依據,且報告中的指控均基於毫無根據的推測和對事件的惡意解釋。此外,該報告還攻擊了瑞幸咖啡的管理團隊,股東和業務合作夥伴,此主張是虛假的、具誤導性或完全不相關。“公司認為該報告存在對公司業務模式和運營環境的根本性誤解”。

  對於投資者來說,瑞幸咖啡此前的暴跌已經帶來巨大損失。

  今日晚間,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郝俊波告訴記者,已經有投資者委託其起訴瑞幸咖啡。“這個情況早就有了,之前是渾水(公佈的)一個調查報告。現在出了這樣一個事情,等於基本上坐實了。在美國已經有投資者起訴了,即使沒有這次突發的事情,也已經有投資者在訴訟了。”

  記者注意到,一週前,郝俊波律師事務所發佈了一篇題為“瑞幸咖啡全球投資者集體訴訟”的文章,稱瑞幸咖啡因證券欺詐案已經於近日被投資者訴至法院。“如果您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期間投資其股票或期權等證券受到投資損在10萬美元以上(從第一筆買入該股交易起算至今,浮虧額亦可),您可以聯繫我們免費諮詢是否可以提起集體訴訟索賠您的損失。”

  郝俊波告訴記者,一旦瑞幸最後敗訴,其即需要賠償投資者損失。“一般是調解結案,根據雙方調整解來看。如果不同意調整,按照法律,有可能需要賠償全部損失”。

  一路發展備受爭議

  此前,瑞幸咖啡在遭遇渾水做空時,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曾向記者直言,其自始至終對瑞幸的看法都是:從咖啡零售角度,不具有成功的可能。“因為瑞幸的客戶絕大多數都是看中了其價格和便利性,品牌本身對客戶粘性的貢獻度較低。這意味著,當瑞幸與競品在價格或便利性上的差異縮小至不明顯狀態時,瑞幸可能會流失大量客戶、從而影響業績。但是通過低價策略所吸引的客戶形成的消費數據,可以挖掘潛在價值賣給其他同樣瞄準該消費群體的企業”。

  事實上,自成立以來,瑞幸咖啡一直備受爭議,其創立兩年即上市的“神話”更是屢遭質疑。

  公開資料顯示,瑞幸咖啡由神州優車集團原COO錢治亞創建,2017年10月第一家試運營門店落地。

  2018年7月11日,瑞幸咖啡對外宣佈完成A輪2億美元融資,投後估值10億美元,大鉦資本、愉悅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和君聯資本參與融資。同年12月12日,瑞幸咖啡確認,其已經完成B輪2億美元融資,投後估值22億美元。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在納斯達克股票交易所成功上市,發行3300萬份ADS,每份定價17美元,承銷商行使超額配售權後,加上同步私募配售5000萬美元,共募集資金6.95億美元,市值達42.5億美元。根據彼時其給到的口徑,瑞幸咖啡成為2019年以來在納斯達克IPO融資規模最大的亞洲公司。

  “IPO是公司發展的重要里程碑,瑞幸咖啡今後會在產品研發、技術創新、門店拓展,以及品牌建設和市場培育方面進行持續的大規模投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將堅持高速擴張戰略,堅守品質,推進咖啡消費平權。”錢治亞當時這樣說道。

  記者注意到,上市後的瑞幸咖啡各種動作未有停歇。2019年9月,瑞幸咖啡對外宣佈,為更好地開拓茶飲市場,決定拆分小鹿茶品牌獨立運營,在全國範圍內開設小鹿茶門店。劉劍更是稱,小鹿茶門店要和瑞幸咖啡門店形成互補,後者側重一二線市場,而前者注重二三四線市場。

  今年1月份,瑞幸咖啡在北京召開戰略發佈會,發佈智能無人零售戰略,推出無人咖啡機“瑞即購”和無人售賣機“瑞划算”,進一步密佈網點、貼近客戶。據悉,在發佈會上,瑞幸咖啡對外公佈直營門店數達到4507家,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累計交易客戶數也已超過4000萬。

  一邊是規模的不斷擴張,另一邊則是外界關於公司盈利模式的不斷質疑。2018年7月,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瑞幸咖啡方面就曾回應稱,公司在盈利上沒有具體的時間表,亦做好了長期虧損準備。“在這一點上,公司和投資人的認識有高度的一致性”。

  此前,瑞幸咖啡公佈的2019年第三季度未經審計財報顯示,其第三季度淨虧損5.319億元(約合7440萬美元),上年同期的淨虧損則為4.849億元。

  “瑞幸是有價值的,確實受不少人歡迎,問題在於沒辦法支撐那麼高的估值。當估值回歸與價值匹配後,又合理了。”今日晚間,一名對瑞幸頗有研究的行業人士這樣向記者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