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資本劫:89頁做空報告
2020年04月03日14:29

原標題:瑞幸資本劫:89頁做空報告 來源:中國經營報

資本劫:89頁做空報告

4月2日,已經不是愚人節了。

在美國當地時間4月2日盤前,瑞幸咖啡(Nasdaq:LK)宣佈,公司董事會已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以對公司首席運營官COO劉劍和其他幾名員工捏造交易行為展開內部調查。

瑞幸方面稱,在審計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財政年度綜合財務報表期間,一些問題引發了董事會的關注,主要是自2019年第二季度開始,公司首席運營官兼董事劉劍,以及向他彙報的幾名員工,從事了某些不當行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

該調查委員會向董事會說明,發現從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間虛增了22億人民幣交易額,相關的費用和支出也相應虛增。

瑞幸對此表示,將對不當行為的責任人採取一切適當的行動,包括法律行動。

此消息一出,一時間激起千層浪。

緊接著,美股剛一開盤,瑞幸咖啡瞬間暴跌78.5%,在觸發多次熔斷後,截至北京時間23:00,瑞幸咖啡的股價已經從26.2美元跌至8.7美元,跌幅達66.76%,盤中最低價觸及4.9美元。折合成人民幣來看的話,300多億元市值憑空蒸發。

黑天鵝事件背後的報告

瑞幸自爆22億人民幣交易額的虛增,為什麼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某機構零售分析師張麒麟(化名)向記者表示,其實他本人此前一直就在關注瑞幸,並且最近一直在等瑞幸出最新一季度的財報,但是3月都過去了,還沒看到,其實他內心對此還是比較詫異的。

“我心裡還是比較奇怪的,但我從來沒往財務造假方面想。”

張麒麟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從瑞幸之前公佈的財報數據來看,目前已知的瑞幸在2019年的二、三季度的產品淨收入分別為8.7億元和14.9億元。另外,瑞幸在之前的三季度業績指引之中曾有過預測,瑞幸四季度的產品淨收入將預計在21億元到22億元之間。

“如果這樣來計算的話,瑞幸去年二季度到四季度的累計淨收入大概在45億元左右。”

而瑞幸自己本身已經承認可能存在22億元的虛增交易額,這樣來計算話,也就意味著瑞幸這三個月中大約一半的交易額數據都存在造假。

如果這樣來考慮的話,瑞幸的數據可能真的沒有多少可信度,市場有這麼大的反應也就不足為奇。

其實早在今年2月,全球知名做空機構渾水發佈匿名報告,指控瑞幸咖啡財務造假。渾水自從2009年開始出現在北美市場,它此前曾發出研究報告揭露了四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國公司──東方紙業、綠諾科技、多元環球水務和中國高速傳媒,這四家在中國經營的民企因這渾水公司的揭露導致股價大跌,分別被交易所停牌或摘牌。

這次渾水關於瑞幸的報告長達89頁,並且支出瑞幸咖啡通過誇大每天售出的商品數量進行欺詐。這份報告聲稱,瑞幸咖啡將每件商品的淨售價抬高了至少1.23元人民幣或12.3%,以人為介入的方式維持商業模式。

渾水還提醒投資者,瑞幸咖啡管理層已通過股票質押兌現了49%的股份(或流通股總數的24%),使投資者面臨由追加保證金引發的價格暴跌的風險,此前瑞幸的董事長陸正耀曾同一批緊密聯繫的私募股權投資者從神州租車中撤走了16億美元,而少數股東則蒙受損失。

張麒麟對記者回憶到,當時他第一次看到做空報告時,就感覺“證據確鑿”,而且瑞幸隨後的回應並沒有指出明確數據證明這份報告的虛假性,但是後來部分券商出來支持瑞幸,認為渾水的報告取樣太小,不足以說明問題,隨後不了了之。

但結果卻是,受此消息影響,瑞幸公司股價在消息披露當日盤中一度大跌26.5%。

那麼,瑞幸調查委員自己糾出的“罪魁禍首”,劉劍,又是誰呢?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劉劍自2019年2月起擔任公司的董事,自2018年5月起擔任瑞幸咖啡首席運營官。

眾所周知,瑞幸創始團隊就是脫胎於神州租車,之前有消息稱,瑞幸最早的辦公室同神州租車辦公室都在一個園區。基於此,瑞幸的大部分高管,很多也都是神州租車團隊的一員,劉劍也是如此。從2015年到2018年,劉劍擔任神州優車集團的收益管理主管。在更早的2008年至2015年,他先後擔任汽車管理副主管,以及神州租車收益管理主管。劉劍於2005年6月在中央財經大學獲得勞動和社會保障專業的學士學位。

難道劉劍真的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嗎?

真相究竟是怎樣的,可能還需要等待事件的進一步發展。以租車團隊來運營的咖啡產品到底還能不能繼續創造神話,也許只能時間來給出答案了。

數據咖啡與無限場景

2018年初,瑞幸咖啡在神州專車總部成立。從創始人錢治亞拋出10億元教育市場,到對標星巴克,再到後來的瘋狂擴張、納斯達克上市,瑞幸咖啡一度書寫出了資本神話。但如今回溯瑞幸咖啡的成長曆程,其始終沒有解決最初的問題。

清華大學快營銷研究院孫巍告訴記者:“資本壓力驅動最終干擾了瑞幸正常的經營邏輯,無論開店增長、產品擴張,都是為了匹配資本邏輯,而非消費邏輯。”

瑞幸咖啡的目標真的是星巴克嗎?業內似乎一直沒有統一的看法。

從模式上看,瑞幸咖啡提出“無限場景”理念,開出的都是小店,主打以用戶自提和外賣為主的消費場景;而星巴克核心經營理念是“第三空間”,就是區別於工作空間和生活空間之外的休閑消費、社交的空間,星巴克的消費以“堂食”為主。

對此鴻門資本創始人莊帥表示:“在線上,瑞幸咖啡請的代言人、廣告的設計、公眾號的頁面、公關的文章幾乎全部是”星巴克式“的格調和風格。但線下更多是”麥咖啡“和”快餐咖啡“的形象,僅有少部分”高大上“的旗艦店和優享店。”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也認為:“數據咖啡重點是數據,而不是咖啡,咖啡是收集數據的渠道,所以瑞幸的對手應該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