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車的賭桌迷局
2020年04月03日12:23

原標題:北京汽車的賭桌迷局 來源:新浪

雪球綜合北京汽車於近日發佈了2019年財報。報告顯示,2019年營業收入達到1746.33億元,同比增長14.95%;毛利為374.87億元,同比增長1.30%;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40.83億元,同比則下降7.83%。

以2019年的整體汽車環境來看,北京汽車的業績還算是可觀的。可如果細化到各業務板塊分佈,似乎就可看出北京汽車的營收之勢有多脆弱了。北京奔馳賺錢,自主品牌花錢目前,北京汽車旗下有北京品牌、北京奔馳、北京現代、福建奔馳四大板塊,其中在這次財報里,北京現代和福建奔馳沒有公佈營數字,只有銷量狀況。北京現代2019年整車批發銷售66.3萬輛,同比下滑16.2%,終端銷售為70.4萬輛,同比減少約9萬輛;福建奔馳實現銷售2.8萬輛,同比下降1.5%。也就是說,北京汽車的營收增長,主要集中在北京奔馳和北京品牌。

北京奔馳2019年銷量56.7萬輛,同比增長17%,營收1551.54億元,同比增長14.58%;北京品牌2019年乘用車批發16.7萬輛,同比增長6.9%,營收196.07億元,同比增長17.87%。但到了利潤層面,北京奔馳與北京品牌的不同就顯而易見了。北京奔馳的毛利同比增長4.18%,達422.15億元,占到了北京汽車總利潤的接近90%,仍是北京汽車最大的“利潤奶牛”。而北京品牌的毛利為-47.28億元,虧損同比繼續擴大34.47%。業內稱之為典型的“北京奔馳負責賺錢養家,北京品牌負責花錢敗家”。雖然北京汽車解釋北京品牌的利潤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銷量同比下降、威旺業務調整以及市場增速放緩提供額外折扣等原因。但北京奔馳會不會認同,可能還是個疑問。奔馳已不甘心再做“充值卡”自從去年4月中國放開合資股比後,奔馳就動起了與北汽重新談判股權分配的“小心思”。據媒體報導,去年年底,戴姆勒一直在探索加強對北京奔馳控股權的幾種方案,其中包括將持股比例從目前的49%提高到75%。隨後,北汽集團和戴姆勒均發佈聲明稱無此事,並強調雙方對於目前的合作關係十分滿意。可在商業背景下,這樣的解釋並沒有多大的說明力。有觀點認為,若調整北京奔馳合資股比,北汽集團營收方面將受到較大影響。目前,北京奔馳已經是北汽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北汽股份營收的主要來源。這在北京汽車2019年財報中也有所體現。

2019年北京奔馳銷售56.7萬輛,同比增加17%,占梅賽德斯-奔馳在華總銷量的75%。奔馳C、E、GLC三大主力車型貢獻了八成銷量。不過由於低價車型銷量的提升,導致北京奔馳毛利率的走勢出現倒掛。財報顯示,北京奔馳的毛利率則由2018年的29.9%降至2019年的27.2%,連續第二年出現下滑。一面是銷量提升,一面是利潤下降,戴姆勒能忍多久,現在已經被打上大大的問號。更何況,奔馳在中國的主要競爭對手寶馬,已經從華晨那裡拿到了75%的持股比,成為中國合資車企股比限製放寬後受益的首家外企。與此同時,股東雙方還延長華晨寶馬的合資協議至2040年,並進一步深化雙方的成功合作。這也就意味著,寶馬會加大在中國的持續加大投資及新增產能等。這可能會讓奔馳更加惴惴不安。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成員、負責大中華區業務的唐仕凱曾公開表示:“對中國市場未來發展,戴姆勒方面充滿信心,相信進一步擴大開放將帶來更多機遇,戴姆勒會持續不斷在中國市場加大投入。”幾乎可以看到,戴姆勒並不會放棄與北汽的談判。

尤其是進入2020年後,疫情席捲全球,戴姆勒位於歐洲和美洲的工廠都已停工,其財政危機進一步加劇,只能把希望寄於中國市場,可受製於股權,戴姆勒無法得到心儀的利潤資金,勢必讓其不滿加劇。如果一語成讖,北京汽車的這張“充值卡”還能不能用,可能就會徒生變數了。賭注全壓新能源或許,北京汽車也已經意識到營收利潤的壓力,也在試圖擴大自主品牌板塊的創收能力。只是相比上汽、廣汽自主品牌業務的如火如荼,同樣是地方國資委下屬的北汽集團,在自主品牌項目上,卻走得磕磕絆絆。雖然前些年還有紳寶作支撐,但隨著紳寶退市、威旺併入昌河、北汽越野獨立運營後,2019年的北京品牌,僅剩下北汽新能源這一個業務了。隨著徐和誼提出“2020年前在北京地區全面停售燃油車、2025年全國停售燃油車”的構想,北汽自主品牌的燃油車業務變得可有可無。

2019年10月,北汽集團正式發佈了北汽自主乘用車BEIJING品牌,宣佈整合旗下北汽新能源和北京汽車的產品與技術資源,以新能源、新技術為核心,推動北汽自主乘用車業務全面創新發展。這樣的部署,也被視為北京汽車徹底把自主品牌業務“壓寶”在新能源上。按照此部署,未來5年,北汽將對BEIJING品牌進行200億的研發投入,全力打造兩大全新平台。一個是具有深度融合、極致工程、柔性拓展和智能智造四大特徵的BMFA油電混動產品平台;一個是擁有純電專屬、迭代進化、高端舒適和模塊拓展四大特徵的BE22高端純電專屬平台。又是一大筆資金。從何而來,是擺在北京汽車面前的第一道難題。在北京汽車全力發展新能源業務後,其面臨的挑戰將是前所未有的。如業內專家所言,“成也補貼,敗也補貼而已,自中國大力推廣新能源起,北汽新能源就一直站在政策的最大風口上,享受著最大的補貼紅利,隨著紅利慢慢減少,北汽新能源還有多少能量仍是未知。”事實也證明,對於這樣一次迫不得已的轉型升級,哪怕北汽新能源很早就做好了覺悟與規劃,也依然顯得猝不及防。

為了實現跨越式發展,BEIJING品牌雄心勃勃地製定了2025戰略目標,即到2025年,BEIJING品牌要實現“國內領先、世界一流”,確保新能源汽車市場份額全國第一、全球前三;打造“世界級的新能源汽車科技創新中心”和建設“世界級的新能源汽車企業”;實現市場引領、技術引領與模式引領。但現實的問題是,長期依賴補貼的北汽新能源,哪怕技術和品牌都有了長足的積累,也在轉型升級上表現出了極不協調的斷層感;同時,為了補貼長期專營A00車型,已形成低端的品牌形象,縱然已經推出旗下高端新能源品牌ARCFOX,但要想轉型高端市場,困難重重。已入新能源賭局的北京汽車,何去何從,不可預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