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書者是誰?哪個抄本接近原稿?《紅樓夢》謎團再引關注
2020年04月03日06:55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續書者是誰?哪個抄本接近原稿?《紅樓夢》謎團再引關注

原標題:續書者是誰?哪個抄本接近原稿?《紅樓夢》謎團再引關注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從成書至今,《紅樓夢》被廣泛傳閱,並多次被改編為影視劇,在文學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日前,“《紅樓夢》古抄本之謎”再次成為網絡熱議話題。也有人稱,當前有些版本的《紅樓夢》中,作者署名變為“曹雪芹著、無名氏續”並不準確。

魯迅文學院王彬研究員研究《紅樓夢》多年,他認為,《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續作者是高鶚,續書的內容也大體上符合原意,比如延續了悲劇結局、主要人物命運走向等等。

為何會有不同版本?

抄本眾多,堪稱是《紅樓夢》的一大特點。

《紅樓夢》是一部章回體長篇小說,被列為中國古代四大名著之首,原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又名《情僧錄》《風月寶鑒》等,“夢覺主人”序本正式題為《紅樓夢》。

《紅樓夢》成書後,開始以抄本形式流傳。一方面,這使得它能夠保存下來,但另一方面,由於手抄的種種局限性,書在流傳中出現了諸多版本,在回目、字詞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差別。

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791),由程偉元、高鶚整理,萃文書屋刊刻印行一個新的版本,題《新鐫全部繡像紅樓夢》,共計120回,即程甲本;時隔不久,萃文書屋又刊印了一部《新鐫全部繡像紅樓夢》,但在文字上有兩萬多字的差異,此即程乙本。

“重要的有甲戌本、庚辰本等。庚辰本就是《脂硯齋重評石頭記》,脂批是研究《紅樓夢》的重要線索。”王彬說。

《紅樓夢》作者之爭

如果說,人們對程甲本、庚辰本等版本的討論還局限於文本之內的話,另一個爭論則涉及作者:曾有人提出《紅樓夢》作者另有其人。

比如,有人從《紅樓夢》中某個詞彙、某個風俗出發,認為作者應該是明末清初的才子吳梅村;也有人說,應該是明末才子冒辟疆。王彬認為,這些說法都站不住腳。

文學是語言的藝術,是作者所處時代語言的反映。王彬說,《紅樓夢》中有大量的清初“滿式漢語”,“第51回,晴雯身體不舒服,寶玉說她是‘白冷著了些’。” “‘冷’相當於今天北京人說的著涼,‘白’則來自滿語,指‘僅僅’。

“連起來看,寶玉說晴雯的病是‘白冷著了些’,意謂晴雯僅僅是感冒了。”王彬表示,書中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冒辟疆、吳梅村均久居江南,不是滿族人,依據語言學的規律,不可能用滿式漢語創作。

此外,比如脂硯齋在批語中提到,“壬午除夕,書未成,芹為淚盡而逝”,亦明確指出《紅樓夢》就是曹雪芹所著。

續書的人是高鶚嗎?

《紅樓夢》續書作者是誰,也是“紅迷”們的熱議焦點。

紅學研究專家胡文彬曾表示,後四十回可能是曹雪芹沒有經過修改的一個散稿,因此會在結構上出現一些不銜接的地方,包含了程偉元、高鶚的修改。他們也在序言中說明,為整理出版120回刻本“截長補短”。

也有專家認為,《紅樓夢》後四十回作者另有其人。中國紅樓夢學會會長張慶善提到,《紅樓夢》後四十回不是高鶚寫的,誰寫的不知道,而後四十回的最大貢獻在於完成了《紅樓夢》的悲劇結局,這在中國古典小說當中是非常了不起的。

王彬則認為,續書者應是高鶚。程、高刻本的《紅樓夢》前言說,他們蒐集了一些回目,攢出後四十回,有人據此認為高鶚至多是做了編輯工作。

“但是,在《紅樓夢》第一回中,曹雪芹也以編輯身份出現,說自己是分出章回,篡出目錄,也相當編輯工作,而與高鶚相同,因此不能說曹雪芹是作者,高鶚不是,這不符合邏輯。”王彬稱。

一部書中的文化百態

就《紅樓夢》而言,“紅學泰鬥”周汝昌曾有過一個恰切的評價:歸根結底,它是一部文化小說。

整部作品看似是描寫一個大家族的興衰榮辱、悲歡離合,但穿插其中的,卻是那個時候人們的行為舉止、文化面貌,譬如如何穿衣吃飯、以禮相待,他們的心思變化也能從《紅樓夢》中找到真實寫照。

“《紅樓夢》中關於賈府祭祀宗祠的描述,以寶琴作為旁觀者的視角加以描述,非常細緻重現了古時除夕祭祖的流程和儀式。”王彬說,再如關於中秋、端午等節日的描寫,都提供了很好的曆史資料。

“《紅樓夢》還有很多謎團,比如寫下批語的脂硯齋、畸笏叟是誰?”王彬認為,“我們應從文本出發做研究,不能為吸引眼球故作獵奇、戲謔之語。這既是對《紅樓夢》、也是對作者的尊重。”(記者 上官雲)

(責編:杜佳妮、丁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