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球星更該為普通同事考慮 這不是道德綁架
2020年04月03日11:19

祖記的減薪舉動
祖記的減薪舉動

  「減薪是應該的,因為我們需要幫助球會共渡難關,疫情蔓延,並不是球會的責任,誰也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上週六晚間,祖雲達斯球會官方宣佈,已經和球員教練達成了薪資縮減的協議,將在3-6月開始發放經過縮減後的薪資,球會也向做出承諾的球員和教練致以誠摯的感謝。

  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巴西球星道格拉斯-哥斯達就表示,在這樣的困難時期,球員需要幫助球會一同走下去。其中,薪資最高的C.朗拿度為此縮減了近1100萬歐元。

減薪當然有為普通員工著想的考量
減薪當然有為普通員工著想的考量

  而巴塞隆拿一線隊球員發佈共同聲明,表示願意減薪70%,一線隊球員還將額外拿出部分薪水,保證球會的工作人員能夠拿到全額工資。在聲明中他們寫道:

  「我們的意願始終是減薪。我們當然知道,當這種特殊情況出現時,我們始終是最先需要幫助球會的人。」

  短短的幾天內,國際球壇最有威望的兩名球星相繼邁出了這堅實而積極的一步,起到了表率作用。在C.朗拿度和美斯的帶動下,減薪會成為一股新的浪潮。而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挽救球會,以及在球會工作的普通人們。

  隨著疫情在歐洲繼續蔓延,可以說是支柱產業的足球聯賽紛紛暫停,這使得需要依靠比賽來獲得門票、轉播收入的球會陷入了泥沼當中。沒有了收入,但支出還得繼續,但足球球會和企業不同,基本上一線隊教練和球員的工資就佔據了超過一半的支出,這讓球會的財政壓力陡然增加。

  之前,英格蘭第五級別聯賽的巴內特球會就解僱了除教練、球員之外的所有工作人員,以此來減少支出,打算撐到聯賽重開的那一天。然而,英足總在上週宣佈,包括第五級別聯賽在內的多級聯賽提前結束,所有成績作廢。

巴內特球會做得太極端了
巴內特球會做得太極端了

  巴內特球會的做法顯然過於極端,即便工作人員比教練、球員更容易招募,但作為一傢俱樂部,還是要有足夠的社會擔當。所以為了維持球會的運營,與工資支出佔據大頭的球員和教練進行協商,或者尋求政府的幫助,成為了更多球會的選擇。

  包括里昂、蒙彼利埃、亞眠在內的多家法甲球會,已經將球員和工作人員列入「臨時失業名單」,這意味著他們只能拿到稅前70%或者稅後84%的工資,而政府會進行不同程度的補貼。

  而在德甲,包括拜仁慕尼黑、多蒙特、緬恩斯、不萊梅、慕遜加柏在內的多傢俱樂部已經與球員、教練達成了一致,開始實施比例各有不同的減薪措施。

德甲多支球隊已經在減薪了
德甲多支球隊已經在減薪了

  隨著減薪逐漸成為了國際足球熱議的話題,也有很多球迷認為球星都通過私人渠道為各國抗疫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比如C.朗拿度捐贈了5台呼吸機,美斯則為醫療機構捐款100萬歐元,因為這些球星、教練賺得多,就讓他們接受減薪,多少有些道德綁架的味道。

  實際上,這並不能算作道德綁架。

  過去的20年,國際足球獲得了極大的發展,大量資本湧入市場,讓轉會費和薪酬都跟著水漲船高,但從某種角度來說,現在的足球比賽真的比20年前精彩嗎?現在的球員真的比20年前更強嗎?

  並不見得,很大程度上是恰好趕上了社交媒體時代而已。

  在社交媒體時代,信息傳播的速度大大加快,這讓足球的魅力也隨之傳播到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讓這個市場變得更為龐大了起來。有一個很直觀的例子就擺在眼前,在祖雲達斯隊中,迪列治減薪的數額排名第2,僅次於C.朗拿度,因為他的薪資高達800萬歐元,超過了包括戴巴拿、比真歷這些早已成名的隊友們。

  迪列治今年夏天才年滿21週歲,此前只是在阿積士打出了上佳的表現,然而當他在去年夏天轉會時,祖雲達斯為他給出了7500萬歐元的轉會費、隊內第二的薪資水平,這在20年前的足球世界是無法想像的。

迪列治已經擁有了很高的薪資水平
迪列治已經擁有了很高的薪資水平

  20年前的足球球會,沒有今天這麼龐大。

  在那時,年輕球員不僅要努力訓練、快速成長,還要給老球員刷球鞋、洗波衫。2015年,泰利就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曬出了這樣一張老照片:

  那時他還沒有拿到職業合約,每天都要在一線隊大哥們結束訓練之後,把他們的髒波衫和髒球鞋拿去清洗。

  然而經過20年的發展,不僅是一線隊,在一些豪門球會的青訓學院,都有專門的裝備管理部門,每天為孩子們提供乾淨的訓練服和全新的球鞋。現在的足球球會,比以往更為龐大,但薪酬差距也變得更為明顯。

  在更衣室,裝備管理員每天都會把波衫、球褲、球襪、護脛、球鞋整齊地放在座位旁邊;在教練組,數據分析師每天都會把昨天訓練、下一個對手的數據彙總提交給教練組成員;在媒體部門,社交媒體專員每天都會製作精良的圖片和視頻,推送給每一位球迷。

  足球球會的確提供了更多的就業崗位,但很多工作人員的薪資卻並沒有跟隨市場的膨脹,獲得和球員、教練類似的提升幅度。現在這些球員的表現並不見得比20年前精彩了多少,而工作人員們也只是在做著和20年前一樣的工作。

  在足球發展的過程中,這本身就不夠公平。

球會有許多的工作人員
球會有許多的工作人員

  而且,現在大多數球會提出的減薪方案,實際上並不是真的扣除一部分薪水,而是緩發一部分薪水,讓球會的賬面上擁有更多的現金,從而可以讓這些普通的工作人員一直都能獲得薪水。

  當比賽重開,球會拿到了比賽、轉播的收入,現金流恢復正常之後,就會在一定期限內把球員和教練薪水逐漸補齊。如果這都能被稱為道德綁架,那評價標準未免也太低了。

  隨著法甲、德甲、意甲、西甲的部分球會都加入了減薪的行列,有英媒報導,財政壓力同樣不小的英超、英冠球會也開始考慮這一方案。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我們看到了很多球星、教練、球會為各國抗疫都做出了自己的貢獻,奉獻了自己的善心,但在疫情期間,球會自己也是受害者,在這其中的每個人都應該積極自救,球星、教練這樣的高收入人士自然應該做出表率。

  暫時讓渡部分薪水,就能讓情如兄弟的裝備管理員這樣的普通工作人員,堅持到疫情散去的那一天。

  (牧子)

(責編:布伊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