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西溪濕地原住民眼裡的蝶變:從豬圈到綠肺
2020年04月02日13:07

原標題:杭州西溪濕地原住民眼裡的蝶變:從豬圈到綠肺

中新網杭州4月2日電 題:杭州西溪濕地原住民眼裡的蝶變:從豬圈到綠肺

  作者 嚴格 江楊燁 錢晨菲

  杭州西溪國家濕地公園是全國首個國家濕地公園,約68%的面積為河港、池塘、湖漾、沼澤等水域,生態資源豐富,自然景觀幽雅。

  蔣晨傑是杭州西溪濕地工作人員,他還有一個身份——西溪濕地原住民,他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西溪濕地位於杭州城西,蔣晨傑的老家,就是在目前濕地核心區塊的蔣村鄉深潭口村,這裏水道如巷,河汊如網,魚塘遍佈,村民以橋為路,以船為馬,以水為田,養魚為生。

  “家家戶戶都有兩條船,出門就要坐船”蔣晨傑回憶。

  2003年,杭州啟動西溪濕地綜合保護工程,採取了外遷農居,恢復濕地生態、挖掘曆史遺留等一系列舉措,西溪濕地保護區旅遊專項規劃也浮出水面。

  蔣晨傑和村民13000人搬離了老家,據蔣晨傑回憶,當時村民並不反對搬遷,除了安置條件比較合理,環境日益惡劣也是主要原因。

  從90年代開始,濕地所在的鄉村開始養豬,最多的有100多頭豬,豬糞全部倒入水網,結果水體發綠發臭,一進村里,惡臭難聞。

  據2002年的統計,當地蔣村鄉有415戶家庭從事這個行當,生豬頭數超過了2.5萬,汙染嚴重。

  而且由於當地河網地帶,汽車到不了家門口,村民進出不便。

  當時保護工程有六大原則,蔣晨傑記憶最深的就是“保護優先”。

  2005年,西溪濕地公園開放,蔣晨傑和許多村民又回到公園上班,他成為一名服務遊客的遊船電瓶車司機。

  當年的家園成為公園,他發現橋還是那座橋,河還是那條河,塘還是那口塘,路還是那條路,但是環境變了。

  通過疏濬、截汙、配水和生物治理,全面改善西溪濕地水體環境和水體質量。現在西溪濕地水系已經和錢塘江溝通成為“活水”,蔣晨傑覺得,80年代小時候可以喝的濕地水差不多又回來了。

  濕地裡早年曾經遍佈蘆葦蕩,後來改成稻田,但是由於地勢低窪收成不好,現在又恢復蘆葦蕩,一方面改善了水質,另外西溪“秋蘆飛雪”也成了一景。

  據記者瞭解,西溪濕地旅遊資源的保護開發分為“三區一廊三帶”,採取搬遷整治、封閉封育等措施,恢復原始沼澤、田園風光和鳥類物種,營造特有的水域、地貌、動植物和曆史人文景觀。

  由於生態環境的改變,濕地生物多樣性優勢凸顯,天空飛鳥,水有遊魚,青青蘆葦,夾岸楊柳、清溪綿延,現在西溪濕地現有植物566種,鳥類達179種,昆蟲703種。

  蔣晨傑發現,原來村民很多口口相傳的當地曆史文化也“活了起來”,《長生殿》作者洪升的祖居、清代著名文人高士奇接待康熙的高莊得以修復。

  除了名人故居,很多濕地老手藝也活了起來。除了像蔣晨傑這樣回到公園上班,也有不少村民回到公園重操舊業,藍印花布傳人的染坊,釀酒老師傅的酒坊,小花籃技藝傳人的竹編鋪,遊客取代了鄉民,成為他們的新主顧。

  而搬離濕地的村民,也開始享受生態環境的變化。

  據蔣晨傑介紹,搬離濕地的村民,大多居住在附近的新居,由於濕地環境優美,他們的的物業也在增值,目前房租收入也成為村民一大收入來源;濕地又成為了他們的後花園,蔣晨傑家裡,就可以俯瞰濕地,父母親也經常飯後來濕地散步賞景,他們沒有想到,祖祖輩輩的家園,會成為杭州可以媲美西湖的勝地。

  享受生態環境變化的村民,也開始重視保護生態環境。蔣晨傑說,去年開始杭州力推垃圾分類,他沒有想到老父母都很認真,一絲不苟執行。

  雖然村民離開了濕地,但根還在濕地。端午,是村民最重要的節日,男女老少都會回到濕地賽龍舟,吃百家飯,這是祖祖輩輩傳承至今的規矩;歲末,濕地會舉辦干塘節,干塘”就是把魚塘的水放干,然後捉完魚,再清淤以備來年再養魚,這也是當地祖祖輩輩傳承至今的作業,不過現在已經成為城里孩子們的最愛,明年預約爆滿。秋日,濕地特產柿子紅了,濕地火柿節村民會帶著遊客採摘柿子,期盼“柿柿如意”。

  時至今日,蔣晨傑還是很佩服當年的決策。因為當時房地產開發已經到西溪濕地。既失去了房地產的大筆土地出讓款,政府還要投入40億元建設款,當時不少人覺得是虧本買賣,但今天,自己的家園成為杭州的綠肺,成為中外遊客的最愛,他覺得太值了。

  15年來蔣晨傑一直在濕地工作,他覺得這是一份有感情的工作,在祖祖輩輩的家園上班,這種感情無與倫比。

  現在西溪濕地遊客越來越多。工作中,經常需要和遊客交流,“以前濕地什麼樣”,這是遊客最喜歡的問題,每一次,他都是倍覺自豪地回答。(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