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頭小弟”和“公交大哥”當“室友”,共享充電資源——“白加黑複用電力模式”能否推廣?
2020年04月02日09:49

原標題:“差頭小弟”和“公交大哥”當“室友”,共享充電資源——“白加黑複用電力模式”能否推廣?

圖說:不少出租車在公交停車場里充電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曹剛 攝(下同)

  上海的公交和出租車企業都在加大投入新能源車,“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因和5G、特高壓、人工智能等一同被列入“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主要領域而備受矚目。

  公交的充電設施建設起步較早,不少停車場已加裝充電樁。由於公交車集中在夜間充電,電力設備白天大都閑置,利用率不高。出租車近兩年的充電需求漸漸凸顯,常常一位難求。有沒有辦法,讓“差頭小弟”和“公交大哥”當“室友”,共享充電資源?漕寶路公交停車場做出新嚐試——白天給出租車充電,晚上把電力容量還給公交車。這種“白加黑複用電力模式”能否在更大範圍推廣?

圖說:出租車與公交車在漕寶場複用電力資源

直流快充功率較大

  昨天中午12時許,漕寶路公交停車場內,開進了一輛純電動出租車。強生的哥劉成軍熟門熟路地停到指定地點——60個專用停車位排成兩行,逐一對應一根直流快速充電樁,地面印有醒目的車位號和中英文“充電”字樣,字體顏色與強生純電動車的“豆綠色”相似。

  劉成軍下車,走近充電樁,掃碼、拔槍、插入車頭,去旁邊的職工食堂吃午餐;半小時後回到車邊,又拿出抹布,仔細擦拭車身。每車每次充電約需50分鍾,其間,他也順便“充充電”:吃飯、擦車、上廁所、休息片刻。

  去年11月初,第二屆進博會前夕,劉成軍換上了這輛榮威Ei5純電動車,設計續航里程400公里,算上載客、堵車、開窗等因素,一次充電實際能開近300公里。“一般中午充一趟,夜裡收工後再充一趟。”他坦言,開純電動車比以往省力多了,但找充電站不如找加油站方便,充電時間也比較長。

  “公司附近的羅錦路上,有一處公共充電站,但充電樁少,經常搶不到車位,還會碰到汽油車長時間占位。”劉成軍補充說,感覺漕寶場的充電速度也比較快。充電設備建設和運維方、上海特來電新能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褚孟君解釋,這些直流快速充電樁的輸出功率較大,平均單槍60千瓦,而市面上其他同類充電樁通常為30千瓦。

圖說:出租車與公交車在漕寶場複用電力資源

順便解決吃飯問題

  12時30分,在劉成軍附近停了十多輛強生出租,每天11時到14時,是的哥充電高峰,即便受到疫情影響,停車率依然接近50%。“這裏不需要排隊;不用交停車費;每度電比市場價便宜幾毛錢;而且,離虹橋機場、虹橋火車站和上海南站都比較近,所以很多強生老司機都會過來。”劉成軍說。

  多數駕駛員選擇中午充電,是看中漕寶場的職工食堂,方便解決午飯問題。久事公交場管公司負責人介紹,公司引進第三方餐飲企業經營,證照齊全,衛生達標,每天中午各駐場單位共有近200人錯時用餐。吃完一頓實惠的午餐,充電也接近尾聲。

  停車場內還有一間休息室,供的哥歇腳、喝水、看電視。不過,更多人和劉成軍一樣,寧願抽時間擦擦車,或在車里打個盹。惜時如金的他們,只等一充完電就立刻出發。

  緩解的哥“停車難、吃飯難、如廁難、充電難”的這片充電場所,美其名曰“強生驛站”。身穿黃背心的沈輝和付誌毅,是驛站值班人員。他們所屬的強生出租修理公司,本來就設在漕寶場內。去年底新增充電功能後,沈輝等4人便來到新崗位,負責維持停車秩序、監控充電設施、協助駕駛員掃碼充電。

圖說:與出租車充電位一箭之遙的四層建築內,每晚停放著幾百輛公交車

複用閑置電力資源

  與強生驛站一箭之遙的四層建築內,每晚停放著幾百輛公交車。近年來,隨著新能源車加速更新,上海多個公交停車場加裝充電樁。約六年前,漕寶場啟動一期建設,去年又完成二期擴建,最多可同時為645輛公交車充電。早在60根出租車充電樁誕生前,公交車已在漕寶場充了好幾年電。第二屆進博會前,強生出租更新了千輛純電動車,充電需求激增,想到了這塊“寶地”。

  “差頭小弟”想要和“公交大哥”當“室友”,先要解決一個難題——建直流充電樁前,必須申請接入高壓電。然而,漕寶場在此前的兩期建設中,各申請了8000千伏安高壓進線,電力資源容量已飽和,不能再添加新申請。

  與此同時,公交停車場的充電設備,普遍面臨“早晚溫差大”的現實問題。除了夜宵車和少量電池小、路途長的線路,大多數公交車在夜裡充滿電後,日間運營不用再補電。所以白天的充電樁前通常冷冷清清,一到晚上就出現車輛排隊的畫面。昨天中午,在漕寶場一樓百餘個停車位上,只有兩輛公交車在充電。

  “利用率不高,電力資源閑置,也會造成一種浪費。”褚孟君介紹,變壓器、高低壓櫃、充電樁、線纜等設備即便無人問津,也處於帶電待命狀態。“電力設備的使用壽命一般為8到10年,長時間不用,同樣會老化。”

  “小弟和大哥複用電力資源”的新方案,應運而生——漕寶場現有容量16000千伏安,在白天(7:30-16:30)分出4000千伏安給出租車。既不用另外申請高壓進線,又能提高電力資源的利用率。

圖說:漕寶場一樓有百餘個停車位,白天充電的公交車寥寥無幾

各方還需釐清責任

  2019年10月,經上海久事集團牽頭協調,集團旗下的強生控股和久事公交在電力複用方案上達成共識,強生驛站開工,接入4000千伏安的電力容量,再配合設備改造,11月13日建成投運。“小弟”成了“大哥”的新“室友”,順暢運行至今。

  每天7時30分到16時30分,60根充電樁全部開放給強生出租車;其他時段則將電力容量還給回場公交車。

  強生出租現有純電動車1033輛,數量還將持續刷新。為此,已在漕寶路、龍吳路和滬太路建設3座強生驛站,今年計劃再建多座。今後,其他出租車骨幹企業也會逐漸提高新能源車的比例,充電需求將越來越凸顯。

  對接公交場站資源,嚐試“白加黑複用”,是不錯的選擇。

  漕寶場面積較大,另闢一塊獨立區域,成功“複用電力資源”。一些小停車場能否嚐試“複用車位和充電樁”?上海特來電新能源有限公司總經理孔嫚卿說,借助“寬電壓恒功率”技術,公交車可以和出租車共享同一個樁。“兩者工作電壓分別是600-700伏和300-500伏,直流充電設備的適用電壓範圍已覆蓋300-700伏,充電槍插口也是統一規格。”

  技術保障,為推廣“複用模式”提供了可能;而要在全市更大範圍落地,還需公交企業、出租車企業和新能源設備供應企業深入協商,釐清各自的管理和安全責任,細化合作方案,在此基礎上有序充電、互利互補。

  充分利用電力資源,是體現企業社會責任的好事,也理應成為讓各方得益的美事。的哥劉成軍期待,上海出現更多像漕寶場那樣方便實惠的充電驛站。

【延伸閱讀】“綜合監控”+“群管群控”,共同助力上海新能源公交

巧用低穀 半夜挖潛

  截至2月底,久事公交有4275輛新能源車,占比約55%;已建充電車位3032個,分佈在漕寶路、南陳路、真南路等13個停車場。2020年底前,計劃在18個停車場再建1441個充電車位;新能源車有望增至6217輛,占比超八成。

  上海現代交通建設發展有限公司漕寶場新能源充電監控站站長翁長暉透露,久事公交新能源車每年充電總量達1億度。“‘峰平穀’電價相差大,必須充分利用低穀,通過運營公司高效挪車,儘可能挖掘半夜的潛力。新能源充電綜合監控平台,結合充電樁‘群管群控’技術,發揮了重要作用。”

 “峰穀”差價大

  上海交通投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研發部經理楊忠玄介紹,一天分為“峰平穀”三類時段。峰段為8-11時、18-21時,每度電0.888元;平段6-8時、11-18時、21-22時,每度電0.538元;穀段22時-次日6時,每度電僅0.266元。到7、8、9月,13-15時也屬峰段。

  “我們開發了充電綜合監控平台,錄入、採集數據後,可對常見故障、充電樁使用率、峰平穀分佈比例、百公里電耗等深度分析,搭配突發事件預警模塊,合理安排錯峰充電。”楊忠玄解釋,重點是儘量避開峰段,在穀段保障更多車輛充電。“黃金時段是22時至4時,之後車輛會陸續離場營運。今年1月的穀期充電率同比提高了3%以上,以每年上億度的充電總量換算,節約了大筆開支。”

“魚缸”擴容了

  除了通過監控平台科學調配時間,充電樁背後的“群管群控”技術,也有利於提升公交停車場自身的充電潛力。上海特來電新能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褚孟君介紹,在同樣接入8000千伏安電力容量的前提下,漕寶場一期建成後,可充280輛公交車,二期增加了365輛。

  他補充說,一期充電樁均為“一機四槍”,4輛車組成“一個群”,分享120千瓦的功率;而二期的“一個群”擴大到了15把充電槍,共享450千瓦功率。“比方說,原先每個魚缸只能養4條魚,即便某個魚缸斷糧了,也吃不到其他缸的魚食。現在,魚缸擴容了幾倍,能養15條魚,誰餓了誰就先吃。

 “車不動,電動”

  在漕寶場的一期場地上,由於調度的靈活性相對較低,部分車輛在充完電後必須挪走,留出空樁給下一輛車。車隊經常要安排人員半夜值班,專門負責挪車。有些區域受空間所限,車輛停放時首尾相連,要連續挪動多車,才能騰出空位。

  而二期投用後,得益於“群管群控”技術,排隊充電的情況明顯緩解。“相當於‘車不動,電動’,各車隊營運車輛晚上只需停到指定車位,不用再挪來挪去。”楊忠玄說,充電時以15千瓦為一個模塊,在15輛車之間靈活分配。需要時,最多可調用十個模塊共150千瓦功率,為一輛公交車快速補電。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曹剛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