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負重前行:海外損失百億 手機業務面臨考驗|觀潮
2020年04月01日08:17

  “2020年我們力爭活下來,希望明年還能發佈年報。”

  在3月31日的2019年年報發佈會上,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如此開玩笑地說。不過2019年雖然深受實體清單事件影響,華為仍舊交出了一份不錯的答卷:營收繼續高速增長,淨利增速則有所下滑。

  經曆2019年最挑戰的一年之後,徐直軍坦言2020年會是最困難的一年。2019年還有5月16日之前的高速增長作為支撐,而2020年則會完全在實體清單之下,並且還有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髮帶來的不利影響。

  最具變數的可能就是華為消費者業務,這一業務已經在2019年佔據華為總收入的54.4%。但在GoogleGMS缺失、HMS生態還未大規模成型的狀況下,2020年華為手機業務的全球發展極具挑戰。

  國內市場成增長引擎 亞太歐洲不容樂觀

  2019年華為全球銷售收入8588億元,同比增長19.1%;淨利潤627億元,同比增長5.6%;經營活動現金流914億元,同比增長22.4%。

  從核心財務指標上來看,華為2019年營收上繼續保持高速增長,雖然深受實體清單影響,增長率整體與2018年保持平穩。不過相比2019年23.2%的增長率,下半年增長有所回落。

  2019年全年華為淨利潤上實現了5.6%的同比增長,遠遠低於2017年和2018年的超過20%的增長幅度;營業利潤率方面,也從2018年的10.2%下降至今年的9.1%。徐直軍對此解釋稱,2019年華為要重構供應鏈,以生存為第一目標,因此並未在利潤增長上有較大的追求。

  另外,從各區域的營收情況來看,2019年華為在海外市場的發展壓力較大。

  中國市場無疑是華為的基本盤。2019年中國市場實現銷售收入5067.33億元,同比增長36.2%,佔比也從2018年的51.6%上升至59%。華為方面稱主要受益於5G網絡建設的開展,消費者業務手機銷量持續增長、渠道下沉,以及企業業務抓住數字化與智能化轉型機遇、提升場景化的解決方案能力。

  中國市場之外,美洲地區、歐洲中東非洲地區、亞太地區的收入佔比都出現下降。

  其中美洲地區實現銷售收入524.78億元,同比增長9.6%,增速較2018年大幅回落,收入佔比從2018年的6.6%下降至6.1%;

  歐洲中東非洲地區實現銷售收入2060.07億元,同比增長0.7%,而2018年的增速為24.3%,收入佔比從2018年的28.4%下降至24%;

  亞太地區實現銷售收入705.33億元,同比下滑13.9%,而2018年的增速為15.1%,收入佔比從2018年的11.4%下降至8.2%。華為方面稱,亞太地區收入下降主要受一些國家運營商市場投資週期波動、消費者業務不能使用GMS生態的影響。

  消費者業務是光環 增長壓力也持續增大

  近年來,華為消費者業務快速增長,並於2018年首次超越運營商業務成為華為最大的營收來源。2019年上半年消費者業務收入佔比首次超過50%,從2018年的48.4%上升至55%。2019年全年,該業務收入佔比為54.4%。

  與運營商業務和企業業務相比,2019年消費者業務的收入增長率可謂極為亮眼,增幅達到34%。具體業務方面,2019年華為(含榮耀)智能手機發貨量超過2.4億台,同比增長超過16%,市場份額達到17.6%,位居全球前二 ;PC發貨量同比增長超過200%;智能穿戴業務發貨量同比增長170%;智能音頻發貨量同比增長超過200%。

  在IoT業務方面,截至2019年年底,華為HiLink平台已經積累了5000多萬用戶、接入100多個品類、覆蓋1000多個型號,IoT連接設備總出貨量超過1.5億。

  實際上,華為消費者業務2019年的高速增長也與中國市場密不可分。

  自2019年5月之後,華為旗下手機產品便無法預裝Google的GMS服務,這讓華為手機的海外銷量受到巨大影響。

  華為採取了內外兩套應對方案。

  一方面是加大對國內市場的投入,餘承東一度定下國內50%的市場份額目標。調研機構Canalys報告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OPPO、vivo、小米和Apple均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出現超過10%的下滑,有的甚至接近20%。但華為的出貨量則同比增長31%,市場占有率上升至38.2%;IDC報告顯示, 華為2019年第三季度出貨量4150萬台,同比增幅64.6%,市場份額佔比達到42%,創下新高。

  不過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華為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回落到38.5%。而在全球市場,華為出貨量也出現少有的下滑,下滑幅度為7.1%。

  另一方面就是打造HMS以替代GoogleGMS,這也是解決華為手機海外生存問題的關鍵一步。曆時數月的緊急開發和準備之後,今年2月,華為正式在面向海外發佈的Mate Xs和榮耀V30 、X9上預裝了華為AppGallery和HMS服務。

  據華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透露,目前華為全球註冊開發者已經超過130萬,全球接入HMS Core的應用數量超過5.5萬款。華為HMS在幾個月的時間里確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不過要完全改變海外用戶的使用習慣,仍舊挑戰不小。

  根據IDC數據,華為2019年的2.4億台全球發貨量中有1億台來自海外市場,佔比超過四成。如果2020年GMS服務持續缺失,而華為的HMS生態不能有效吸引海外用戶,華為智能手機全球第二的地位也將面臨著威脅。

  徐直軍在採訪中透露,2019年華為消費者業務海外收入受到的影響,至少在100億美元左右。

  而據The Information報導,華為預計由於美國的製裁,2020年其智能手機年出貨量將下降20%左右,這也將是華為首次出現年度同比下降。

  另外還有一個風險是,外媒報導美國正在考慮出台一項新的出口管製措施,可能會限製包括台積電在內的芯片製造商對華為繼續供貨。雖然徐直軍稱即使該政策實施,華為也能從韓國的Samsung、中國台灣的聯發科、中國展訊購買芯片來生產手機。但華為手機就會失去一直以來的自研芯片優勢,再加上GMS服務的缺失,消費者業務面臨的形勢將更為嚴峻。

  雲計算、智能汽車:尋求新增長極

  在消費者業務不斷修補漏洞的同時,運營商業務隨著5G的發展被寄予厚望。不過徐直軍表示,2019年全球5G部署仍舊處於起步階段,因此5G貢獻的收入比較有限。

  實際上,除了消費者業務、運營商業務和企業業務這三大支撐之外,華為一直在尋找和扶持新的增長點。這就不得不提2019年新成立的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以及今年初新成立的雲與計算BG。

  華為在2019年報中詳細披露了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的戰略定位。

  華為的思路是,發揮自身在ICT行業的技術積累和領先優勢,與汽車產業共同轉型、促進傳統汽車產業走向智能網聯汽車。華為不會造車,而是聚焦ICT技術,作為智能網聯汽車的增量部件供應商與車企一起造好車。

  具體而言,華為將打造五大解決方案 :智能車雲、智能網聯、智能駕駛、智能座艙、智能電動。將摩爾定律引入汽車產業,和車廠一起簡化整車設計,實現軟件定義汽車,並通過軟硬件升級來提升消費者體驗。

  華為對未來的智能網聯電動汽車的預測是,將為產業帶來萬億的增長機會。

  另外一個重點則是今年初新成立的雲與計算BG。

  實際上,華為在雲業務上的佈局由來已久。2017年華為成立了雲BU部門,華為高管當時曾對外放言,2017年將增加投入2000人,三年超過阿里雲。

  不過由於入局時機相對較晚,以及公有雲市場競爭異常激烈,華為雲BU的發展一直沒有達到內部預期。2019年華為重組了Cloud&AI產品線,稱要打造混合雲方案,後來又將IoT、私有雲等合併進了Cloud BU;今年初,華為進一步又將此前成立的智能計算事業部與Cloud BU整合,新成立了Cloud&AI BG,也即是雲與計算BG,至此這塊業務也正式與三大BG的地位真正並列。

  在年報中,華為稱雲與計算產業的核心目標是通過“一雲兩翼雙引擎”的產業佈局,為世界提供最強算力。一方面提供公有雲服務和混合雲解決方案,另一方面推進異構、多樣化計算演進的基礎上,重點抓住AI技術變革,打造全棧全場景AI解決方案。

  整個2019年,華為在鯤鵬+昇騰生態上動作頻頻。確立了硬件開放、軟件開源、使能合作夥伴的計算產業戰略,發佈了服務器芯片鯤鵬920、AI處理器昇騰910,開源服務器操作系統、GaussDB OLTP單機版數據庫以及MindSpore AI計算框架。

  華為雲與計算BG總裁侯金龍日前曾表示,要用三年時間讓90%的應用跑在鯤鵬上。不過他也坦承,與x86陣營相比,目前鯤鵬生態的發展剛剛開始,在市場份額上佔比還比較低。華為計劃投入15億美元,扶持500萬開發者。

  結語:

  與在消費者業務上自建HMS生態類似,華為要建立鯤鵬生態也極為不易。在2020年,消費者業務能否守住海外市場,雲與計算業務又能否成為新的增長引擎,會是華為解決生存問題和業務持續性增長的關鍵。

  而除了實體清單的影響之外,徐直軍坦言新冠肺炎疫情是華為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影響因素。疫情帶來的全球經濟衰退、需求放緩等一系列問題,是華為2020年要面對的全新挑戰。

  據悉,目前華為中國市場的生產活動全部恢復,但只能滿足短期內的全球產品需求。徐直軍說,如果全球疫情沒有得到控製,長期能否確保產品供應很難預測。而2020華為在美洲地區、歐洲中東非洲地區、亞太地區的業務發展將繼續面臨不確定性。

  新浪科技 張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