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問西昌森林火災:為何多發,為何風向突變,可否不撲救?
2020年04月01日06:27

  原標題:追問西昌森林火災:為何多發,為何風向突變,可否不撲救?

  近日,涼山州木里縣、西昌市、冕寧縣、鹽源縣多地發生森林火災。

  3月28日晚,涼山州木里縣項腳鄉發生森林火災。3月30日15時許,西昌市馬道鎮發生森林火災,並向市區蔓延。截至記者發稿,兩場火災仍在全力撲救中,後場火災已造成19人遇難。

  涼山為何山火頻發?此次西昌森林火災為何來勢洶洶?川報觀察追問了相關部門和專家。

  一問:多地同時起火,涼山森林火災為何多發?

  冬春季節是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災的高發期,而涼山所處的攀西地區則是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災的高發地。

  從3月10日至27日,四川省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辦公室共發佈三次高森林草原火險橙色預警,其中涼山大部分縣區的森林草原火險等級都達到4-5級。

  從地理氣候條件看,涼山州地處川西南橫斷山系東北緣,界於四川盆地和雲南省中部高原之間,境內相對高差達5633米,系罕見的亞熱帶乾熱河穀地帶,乾濕季節分明,且年日照時數位居全國前列。

  每年冬春季節涼山是涼山的的乾季,天乾物燥風大。防火季從1月持續到6月底。“今年1-3月,氣溫偏高、降水量偏少,氣象條件對森林防火工作十分不利。”涼山州氣象信息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2月21日~3月30日,全州平均溫度14.2℃,較曆史同期異常偏高2.0℃;全州平均降水量12毫米,較曆史同期偏少44%,其中西昌偏少88%,木里偏少64%。

  從森林資源水平來看,經過多年植樹造林和森林管護,涼山州森林覆蓋率45.5%,森林蓄積位於全國前列。四川省林業科學研究院院長、省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專家組成員慕長龍介紹,植被茂盛也意味著可燃物大量存在。“涼山的主要樹種是雲南鬆,鬆節油含量高,燃點低,尤其是最近天氣乾燥,遇到火星就有可能燃燒。”

  此外,一些森林地面植被長期堆積後,容易發生腐爛,進而產生大量可燃氣體,一旦遭遇明火,將會短時間內出現火勢快速蔓延現象。

  “由於其特殊的地理環境和森林類型以及氣候條件,一直以來涼山州森林防火形勢都相當嚴峻。”四川省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按照《全國森林火險區劃等級》劃分,涼山有12個Ⅰ級火險縣,5個Ⅱ級火險縣。

  梳理近些年涼山的森林火災情況,起火點多位於人跡罕至的陡峭山林,火場往往交通不便,很多地方要靠徒步爬山前往,往往撲救人員趕到,火勢已經蔓延。

  二問:本次西昌森林火災為何情況緊急?

  西昌突發森林火災造成19名犧牲救火人員,是在趕往火場的路上,風向忽變,一行人被大火包圍,不幸遇難。

  為何會發生風向忽變?慕長龍說,主要是氣候原因所致,由於西昌處於河穀地帶,風向本來就多變,“一會是吹上山風,一會吹下山風。”此外,火場空氣溫度不均勻,冷熱氣團相遇後也會擾動風向。去年木里“3·30”火災也發生了風力風向突變。

  在四川省林業和草原調查規劃院副總工程師、省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專家組成員劉波看來,火場的風向突變現象時有發生,火災風向突變存在不確定性和難以預測性。“當風向變化時,就會將林木燃燒時形成的濃煙吹向消防人員,煙塵會快速籠罩一大片區域。”劉波說,一旦濃煙導致撲救隊員窒息,就十分危險。

  據西昌市政府新聞發佈會介紹,本次西昌森林火災情況危急,不同於一般的森林火災,位於國家級風景名勝區,周邊有眾多重要設施,包括一處存量約250噸的石油液化氣儲配站、兩處加油站、四所學校和奴隸社會博物館、州級文物保護單位光福寺以及西昌最大的百貨倉庫。

  火勢蔓延,必將會造成無法估量的次生災害,科學撲救刻不容緩。火災發生後,周邊三個鄉鎮30分鍾內緊急疏散1200餘人,共計疏散18152人。特別是在3個小時內轉移了石油液化氣儲配站高危區域3平方公里內的群眾16000 人,酒店、民宿、學校等社會各界均紛紛自發設置群眾臨時安置點,可以說保衛瀘山就是保衛西昌。

  三問:森林火災可否不救?風向突變如何應對?

  3月30日15時,西昌市瀘山發生森林火災,直接威脅馬道街道辦事處和西昌城區安全。火災發生後,四川省州縣先後組織2000餘人開展撲救。不幸的是,3月31日淩晨,在趕往火場路上,風向忽變,寧南縣18名專業撲火隊隊員以及當地一名嚮導被大火包圍,最終遇難。

  風向為何突變?這樣的情況能否避免?記者專訪了森林與草原防火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王高潮。

  問:森林火災可不可以不撲救?

  王高潮:我們提倡”有火就打”,儘量減少森林資源的損失。因為森林資源被破壞影響的是整個生態環境,引起氣候變化、水土流失等。特別是在川西地區,山很高、土層很薄,植被要恢復起來很難,長出小樹甚至都要十年時間。因此,森林火災防滅工作十分重要。

  但我們講的“有火就打”並不是說打火的時候直接往前衝。森林火災撲救危險係數高,要講究戰術,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開展撲救工作。一方面是提倡“打早打小打了”。另一方面提倡,要多用間接滅火的方式展開。

  問:風向為何會突變?

  王高潮:川西地區,三四月份都是旱季,風乾物燥。涼山地處四川盆地向雲貴高原過渡地區,這裏山很高、溝很深,容易起大風且風向本來就多變。

  而在森林火災發生之後,燃燒物產生的熱空氣上升後,冷熱空氣對流,極易“擾亂”風向,再加上複雜的地形變化,風向很容易突變。

  問:風向突變帶來的危險可否避免?

  王高潮:一般來講,我們提倡夜間滅火,從淩晨五六點開始打到第二天十點前結束。因為夜間打火風要小一些,同時,地上濕度大,利於撲火。但夜間打火也有其危險性,這時候,指揮員的經驗就很重要了。

  比如溝穀地形,原則上要隨著火的尾部和兩翼來打,不可在上風向的區域打。在打火的過程中,要留好退路,比如在樹林比較少的地方燒出一個安全區,作為緊急避險的地方。同時,觀察哨特別重要,比如發現遠處五六百米外已經形成了樹冠火,就應該撤離避免,而不是繼續前進。

  總之,一方面從戰術訓練部署上來儘量減少風險突變帶來的危險。另一方面,還是要硬件上下大功夫,從直接滅火向間接滅火轉變,從人工滅火向科技滅火轉變,多投用遠程設備。

  來源:川報觀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