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武漢誌願者李兵棟:想盡快重回快遞員生活
2020年04月01日22:21

原標題:支援武漢誌願者李兵棟:想盡快重回快遞員生活

李兵棟每天運送物資,完全照顧不到父親。每隔十天左右,他會買一份物資,放在父親的小區門口。

兩個多月前,快遞員李兵棟從孝感馳援武漢,成為了一名在武漢運送物資的誌願者,運送醫療物品、給社區送菜、給醫護人員帶物資。

疫情中,李兵棟70多歲的父親留在武漢。然而,李兵棟每天運送物資,完全照顧不到父親,而且總跑醫院,怕帶了病毒給老人。每隔十天左右,他會買一份物資,放在父親的小區門口,讓老人來取。這是這些日子裡,父子唯一的交集。

如今,武漢快遞業復工回暖,站點的快遞量已經恢復四分之一,李兵棟期待著曾經再平凡不過的快遞員生活。

逆行:成為運送物資誌願者

李兵棟工作的快遞站點里,箱子上“武漢加油”四個紅字格外醒目。他說,剛收到一批醫護人員的物資等著去派送,估計到下午五六點才能告一段落。

李兵棟在武漢生活工作6年,這兩年一直在做快遞員。

1月27日,正月初三。之前,他剛休假回孝感老家,給妻兒、母親做一頓年夜飯,看看電視,關注下武漢的疫情。併發個朋友圈開開玩笑,“終於到了啥也不幹在家躺著就能給社會做貢獻的時候了!珍惜吧!”

也是在這一天,李兵棟申請返回武漢,身份逆轉,成為運送物資的誌願者。他認為,自己對武漢太熟悉了,回去運物資再合適不過。

因為以誌願者的身份回去,而武漢又是封城的狀態,接下來的兩天,他都在跑返回武漢的手續。交管局、12345熱線電話、防疫辦公室、運管局,能打的電話他都打了,終於,1月29日下午四五點,他拿到了通行的證明。

沒有耽擱,他開麵包車一路往武漢開:“當時就想,我畢竟是湖北人,人家外地醫生都過來了,為什麼我們不能做這種事呢?”

到了武漢已經是晚上7點鍾,他直接去武漢轉運中心報到,當時就有一批口罩要運送到區人民醫院。全國各地捐贈過來的口罩像小山一樣堆在那裡,10箱兩萬多隻,他直接用開來的麵包車裝車。

“當時人根本不夠,都是一個人送。”李兵棟說,搬上貨物,開車一路到醫院,找醫生對接,再一箱一箱搬下車給醫院。

直到零點,他才回到住處,洗澡、消毒。躺在床上,他刷的一下流了眼淚。“想到各地捐贈的物資,還有來支援的醫療隊,就哭了。”李兵棟記得,那段日子裡,忙完了,夜裡一個人,他常常會睡不著,會壓抑,會突然落淚。

往返:每天驅車四五百公里運送物資

接下來的日子,李兵棟每天都往返於轉運中心、醫院、住處間。

公司轉運中心距離機場三四公里,離他住的地方有30公里,他每天去轉運中心裝上物資運到城里的各個醫院,再返回裝貨。最多的時候每天開四五百公里,相當於武漢到鄭州的距離:“跟之前送快遞太不一樣了,之前就是從站點里送快遞到小區,都是周邊一公里內的距離。”

物資都是從外地過來,時間很不穩定,隨有隨送。量最大的一次,借了一輛依維柯,運送了紅十字會醫院收到的60箱物資。

怕和同事們接觸交叉感染,他還曾在麵包車里住一個星期。

那段時間,他和到定點醫院支援的各個地區的醫護人員也混熟了,他也成了這些醫護人員的“擺渡人”,醫護人員有需要送給同事的物資,給他打個電話,他立刻就去傳遞。

“那時候交通都停了,大街上也沒有車,醫護人員有時候要給同事送個東西,或者哪裡的臨時物資分享,哪怕送個吃的,都可以找我。”李兵棟記得,外地來的醫護人員有的對當地飲食不習慣的,他還會給他們送吃喝;有的剛到當地需要用84消毒液泡衣服,沒有水桶,他就去買。

同樣的,當地醫護人員也特別關照李兵棟,會教他如何消殺、防護。3月初,他腰扭傷了,醫護人員知道了,就給他拿膏藥,叫他怎麼敷。他去送物資,醫護人員都問他吃沒吃飯,留他吃飯:“感覺就跟一家人一樣。”

外賣:採購肉菜每天送進各社區

2月20日,各醫院物資已經充足,可以平穩運行了。但同時,隨著一些超市的限流,小區人員要居家隔離,社區方面開始有了送菜要求。

李兵棟就轉去給各個社區送菜。每天,他按照團購需求,到各個超市把東西採購好,送到社區,保證大家都有的吃。李兵棟笑稱自己的身份從搬運工又變成了外賣員。

一個小區上千戶,每次會有一兩百份訂單,他採購完,挨個小區送,一天起碼跑七八個社區。前期物資匱乏,往社區送的都是以菜為主:“青菜、蘿蔔、土豆,七八樣菜打包,五六十塊一袋。”後來國家儲備肉運到,分配好,他就開始給各家送肉。

以前送快遞的時候,送慢了、貨找不到了,李兵棟都可能被數落,覺得委屈。而如今,他到社區送物資的時候,還會有居民特別為他做一頓飯,等他來送菜的時候,讓他拿走去吃。

如今,市民們可以憑綠碼通行。醫療隊也開始陸續撤離,有的醫護人員大年三十就到了武漢,在武漢生活工作了兩個多月,有很多物資,於是,他開始幫助他們往老家提前寄遞行李。

回歸:想重回快遞員生活

這些日子,李兵棟眼裡的武漢,從冷寂到溫暖。

李兵棟記得,1月29日那一天,他剛回到武漢,空蕩蕩的路上,偶爾聽到救護車的呼嘯。而前幾天,公交車開始通行,讓他激動了一把。

前段時間,李兵棟還在社區“蹭了個理髮”。

3月13日下午,李兵棟到一家社區送菜的時候,正趕上社區組織理髮。沒有猶豫,他直接走進隊伍:“幫我也給理一下哈”。他說,之前作為一名普通的快遞員,他肯定不好意思去跟社區提要求,但這時候,感覺彼此心更近了一點:“毫無芥蒂。”

4月8日,武漢就要開城了,李兵棟滿懷期待:“其實每天看到路上的車越來越多,看到一些人出來了,都感覺比以前心情要好得多了。”

這兩天,快遞員也在復工,武漢陸續有快遞進來了,以前一天四五百件的快遞,現在一天一百來件,遠不如以往。現在的李兵棟,很想過回那種忙碌的快遞員生活。

新京報記者 劉洋

編輯 郭琛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