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已出院無症狀感染者:全程無症狀 肺部檢查無感染
2020年04月01日22:10

  原標題:對話已出院無症狀感染者:全程無症狀,肺部檢查無感染

  新京報訊(記者 薑慧梓)王睿從沒想過自己會被感染,儘管他曾與新冠肺炎確診和疑似患者有過密切接觸:他的妻子、嶽父、嶽母和妻子的嫂子4人先後染病。

  “但我沒有任何症狀,肺CT也顯示正常,如果不是因為單位復工有要求,我根本不會去檢測。”王睿今年41歲,家住武漢,由於家中有人確診,作為密切接觸者,他被單位要求進行核酸檢測,持“陰性憑證”才可復工。

  病毒比人們想像得更為狡猾。2月24日的首次檢測,王睿是陰性,但3天后出檢測結果那天,在健康武漢官微的小程序上並沒能查到自己的檢測結果,“可能因為系統原因,是護士幫我查到了,告訴我是陰性。”

  這樣的“口頭告知”沒能得到單位的認可,為了及時復工,王睿決定再次檢測。“沒想到,4天之後我就成了陽性,這是不是醫院弄錯了?”2月28日,王睿第二次核酸檢測呈陽性,報社區後,進入武漢市江夏方艙醫院隔離治療。

  目前,王睿已“轉陰”出院,他期待著28天隔離期滿後“紅碼”轉“綠碼”,正式復工。對狡猾的病毒,他仍有擔憂,“如果第一次檢測陰性就拿到了憑證,不就正常復工了嗎?傳染風險怎麼控製?”

  隨著本土確診病例基本“清零”,對境外輸入病例“嚴防死守”,無症狀感染者因其本身沒有症狀,卻具有傳染性,成為現階段疫情防控的最大變量。

  “3月31日0—24時,全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30例,尚在醫學觀察無症狀感染者1367例,比前一日減少174例。”4月1日,國家衛健委首次在每日疫情通報中,公佈了無症狀感染者的報告、轉歸和管理情況。

王睿的核酸檢測結果。受訪者供圖
王睿的核酸檢測結果。受訪者供圖

  “當時覺得是不是醫院弄錯了”

  新京報:怎樣發現自己被感染的?為什麼會想到核酸檢測?

  王睿:我根本就沒發現自己被感染了,如果不是單位復工需要證明,根本不會去檢測。

  起因是家裡之前有確診和疑似病例,情況我跟單位彙報過。我屬於密切接觸者,需要隔離。隔離期間每天都跟單位報體溫,一直都很正常,也沒有任何症狀。

  後來準備復工了,單位就通知我去做一個核酸檢測,拿著陰性的檢測結果就可以上班了。

  新京報:為什麼先後做了兩次核酸檢測?結果完全不同?

  王睿:對,第一次檢測是陰性,第二次是陽性,前後相隔4天。

  2月24日第一次檢測,27日出結果,但當天在網上沒有查到。我就聯繫了護士,看看她那邊系統上能不能看到我的結果。護士查過之後告訴我“你是陰性的,沒什麼問題,如果是陽性的,早就有人通知你了”。

  我就把這個結果告訴了單位,核酸是陰性的,查血和肺CT也沒什麼問題,我自己沒有任何症狀,我覺得我是沒問題的。單位當時就說不行,必須要有一個證明的東西才能讓我上班。

  我想那就讓醫院給開一個證明,但醫院說它只是個采樣單位,檢測結果不是他們出,不能給我開證明。實在沒辦法,我就在28日又做了一次核酸檢測。3月1日結果出來就顯示是陽性了,我當時覺得是不是醫院弄錯了?

  全程無症狀 密切接觸者未被傳染

  新京報:肺CT是什麼表現?無症狀感染者的肺部與確診病例一樣嗎?

  王睿:我在核酸檢測前後都拍過肺CT,都沒什麼問題。醫生很少跟我說片子的事,後來拿著片子去問過醫生,醫生說沒問題。確診病例肺部都是磨玻璃的,有感染,但我沒有,無症狀感染者的肺部和確診病例的不同。

  新京報:全程真的沒有任何症狀嗎?

  王睿:不咳嗽、不發燒,沒有胸悶,也沒有四肢無力,什麼症狀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樣,只有核酸檢測呈陽性。問過醫生會不會搞錯了,醫生說陰性有可能弄錯,存在假陰性可能,但一般檢測出來是陽性不太可能搞錯,一定是被感染了。

  前兩次檢測都是通過鼻咽拭子,結果一次陰性一次陽性。後來到了方艙,包括在康複者驛站檢測都是通過咽拭子,都是陰性。不知道采樣方式會不會影響結果。

  新京報:核酸檢測呈陽性後,身邊有人被感染嗎?

  王睿:沒有,密切接觸者就只有我妻子。

  新京報:被感染卻無症狀與身體基礎狀況有關嗎?醫生有分析過嗎?

  王睿:當時也覺得蠻奇怪,就問了醫生,醫生沒有特別說什麼,他也不清楚為什麼是陽性卻沒有症狀。從身體基礎狀況說的話,我今年41歲,體質比較好,沒有高血壓這類基礎疾病,就是有一點胖,有輕微的高血脂,其他都沒問題。

王睿的肺CT影像。受訪者供圖
王睿的肺CT影像。受訪者供圖

  在方艙後服用“中藥3號方” 5天后轉陰

  新京報:核酸檢測呈陽性後,如何處置?何時住院的?

  王睿:陽性結果出來以後,我就報給了社區。社區讓我在家不要出門,他們聯繫街道,3月1日下午就把我接到了江夏方艙醫院。這個過程中,也有武漢疾控之類的專業機構給我打電話,我說我已經跟社區報備了,今天會把我送到方艙去。

  當天晚上,我愛人作為密切接觸者也被送到了觀察點。在觀察點檢測了兩次核酸,都是陰性,說明她沒有再次感染,也沒有“複陽”。她還查了一次肺CT,肺部有明顯好轉,之前感染的有明顯吸收。

  孩子從我嶽父因為這個病去世,就一直在父母家,沒有跟我們生活在一起,到現在父母也不知道我是無症狀感染者,還住了院。

  新京報:在方艙醫院期間,接受了哪些治療?服用哪些藥物?

  王睿:主要就是吃中藥,叫中藥3號方,沒有其他治療。藥都是熬好的湯劑,不清楚具體藥方,但方艙里大部分患者都是吃的3號方。每天早一次,晚一次,飯後半小時服用。吃這個藥之後上廁所變得頻繁,其他的沒什麼反應。

  新京報:方艙內無症狀感染者多嗎?與輕症患者間有隔離嗎?

  王睿:不多,我身邊的無症狀感染者好像就我一個,與輕症患者間也沒有隔離。我的隔壁床就是一個輕症患者,年紀比較大了,只是有一點咳嗽,很輕微的,也不發燒,但他的核酸是陽性。

  新京報:住院幾天后核酸檢測轉陰?無症狀感染者滿足什麼條件可以出院?

  王睿:3月1日住院,喝了幾天中藥以後,3月5日核酸檢測就是陰性了,3月6日第二次檢測還是陰性,之後又做了一次肺CT,3月9日就出院了。無症狀感染者和輕症患者一樣,兩次核酸檢測間隔24小時,都是陰性就可以出院。

  後來出現了“複陽”的患者,陝三(陝西醫療隊)病區的病友說,他們那本來兩次核酸陰性可以出艙的,結果又通知還要做一次核酸,陰性才能出艙。

  我在方艙醫院是B區,江蘇醫療隊負責我們病區。他們太辛苦了,值班人員晚上都在板凳上坐著,不能睡覺。我是個不愛拍照的人,出院的時候還是要跟他們合個影,感謝他們的付出。

治癒出院後,王睿和醫護人員合影。受訪者供圖
治癒出院後,王睿和醫護人員合影。受訪者供圖

  出院後隔離28天 再接受兩次核酸檢測

  新京報:出院後需要繼續隔離嗎?集中隔離還是居家隔離?

  王睿:需要隔離28天,先在康複驛站集中隔離14天,之後居家隔離14天。我屬於洪山區,3月9日從方艙出院直接就被送到了洪山康複驛站。康複驛站其實跟方艙基本差不多,這個驛站是6日投用的,9日的時候已經有200多人了。

  在康複驛站需要住滿14天,入住當天和離開當天都不算,其間接受兩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就可以回家繼續隔離。我在3月15日和22日分別做了兩次核酸檢測,都呈陰性,24日離開。

  康複驛站跟社區進行了一個交接,社區接收以後,要求我居家再隔離14天,單位也是這麼要求的。我現在居家隔離第8天,再過6天我就隔離滿28天了,可以申請健康碼從“紅碼”轉成“綠碼”,就可以上班了。

  新京報:隔離期間還需要服藥嗎?

  王睿:從方艙出院的時候,醫生給我拿了兩種藥,一共14天的量。一種就是中藥3號方湯劑,另一種是康複2號方,是衝服的顆粒。

  我在康複驛站堅持吃了7天,但因為上廁所太頻繁了,就不太想吃了。之後康複驛站也發了藥,一個清肺排毒顆粒和一個健脾、提高免疫力的,都是中藥,後面就在吃這個藥。

  新京報:居家隔離期間在生活上需要注意什麼?

  王睿:醫生沒有特別說明。我和愛人主要就是分開吃飯,晚上休息也分開。她出院回家的時候,我們在家還會戴口罩,現在已經不戴了。

  新京報記者 薑慧梓 視頻製作 周博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