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街”關閉近兩月華人互助 支援當地
2020年04月01日04:10

原標題:“中國街”關閉近兩月華人互助 支援當地

普拉托的一家超市前排起了長隊  意大利醫療衛生部門通報,截至3月30日18時,意大利確診病例增至101739例,累計死亡11591例。普拉托是意大利中北部的一個城市,在這座20萬人口的城市中,有5萬名華人,其中以溫州人居多。來自溫州的劉若超在這裏已經生活了超過20年。昨天,本報記者連線了劉若超。他表示,現在走在街頭,有一半人沒有戴口罩,因為買不到。但由於華人社區採取了積極的防疫和居家隔離措施,現在當地華人零感染。除了積極響應政府的防疫措施外,華人華僑還積極捐贈物資協助當地抗疫,也贏得了當地政府和民眾的稱讚。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肖歡歡

  通訊員 李祥

  “現在意大利疫情比較嚴重的是倫巴第大區,普拉托距離那裡有300多公里,總體狀況還好,街頭沒有出現恐慌性搶購,除了街頭沒什麼人,其他和平時沒什麼不同。”劉若超在電話中說。劉若超的父母春節前已經回到國內,現在看到國內的疫情已經基本被控製住了,劉若超也安心多了。

  “中國街”商店全關門華人已在家蟄居近兩月

  普拉托是意大利著名的毛紡織中心,同時也是歐洲著名的紡織中心。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就陸續有華人從國內到意大利定居,其中很多人都是在這裏開成衣工廠。如今在普拉托生活的華人中,不少都是在當地開著服裝廠,向歐洲其他國家供應服裝。劉若超說,這次疫情對意大利當地民眾和生活在當地的華人的生活都帶來很大影響。

  劉若超和妻子在普拉托開著一家日用品商店。從今年2月開始,當地政府便已經要求餐飲企業、小百貨店等一律停業,約兩公里長的“中國街”現在也全部暫停營業了。疫情至今,劉若超和妻子、兩個孩子已經在家裡“蟄伏”了一個多月。他一個星期出去一次,去採購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資。其他時間都在家裡和妻子一起看電視劇。

  “最近這一個多月,我已經把中國國內上映的一些新劇都看得差不多了。”劉若超笑著說。劉若超有一個9歲的女兒和8歲的兒子,這段時間學校也封閉了,孩子們都在家上學。不過,和中國學生們在家上“網課”不同,意大利這邊的做法是,老師佈置作業讓學生們去做,然後交給老師。孩子們已經在家待了一個多月沒有出去了,每天晚上人少的時候,劉若超會把孩子們帶到陽台上玩耍一會兒,其餘時間,兩個孩子都在家看手機、玩遊戲。兩個月在家宅著,沒有收入,劉若超也很無奈。“那些開工廠的,因為疫情面臨的壓力更大,很多工廠可能都要倒閉了。”

  華人華僑捐贈物資給當地贏得尊重

  劉若超說,儘管這次意大利疫情嚴重,但普拉托的華人居住區卻沒有中國人感染。疫情還未在意大利蔓延時,普拉托的溫州籍華人華僑就已經自發組織起來互相幫助、防控疫情。此外,他們還積極幫助當地政府抗擊疫情,幫助意大利的民眾,這也贏得了當地民眾的尊重。

  3月初,普拉托華人社區向“紅區”科多尼奧市捐贈1萬隻口罩。3月22日,普拉托僑團拿出了儲備的醫用物資,包括口罩、手套、防護衣、護目鏡等醫療物資3萬件,捐贈給普拉托市政府。3月25日,普拉托溫州商會再度捐出包括2萬個口罩以及5000瓶消毒酒精等物資給普拉托的醫院以及部分物資短缺的溫州華人華僑。此外,還有溫州華人華僑拿出自己儲備的口罩、蔬菜,送給意大利鄰居,當地人也深表感激。

  普拉托市長馬戴奧·畢弗尼通過視頻盛讚普拉托是華人模範社區,他表示,之前疫情在中國暴發的時候,意大利當地媒體曾斷言,普拉托將成為重災區,然而時至今日,普拉託病毒感染率比意大利其他地區要低很多,且沒有一個中國人被感染。

  口罩等防護物資非常稀缺

  “現在儘管火車站沒有封閉,但通常一個人都看不到。”劉若超看新聞瞭解到,現在普拉托確診的病例有230例。“最近一名確診的病例是一個到米蘭看音樂會的小夥子,他在一家養老院做護理工,他回來後把這家養老院感染了。”

  劉若超說,意大利的“封城”要依賴民眾自覺。“封城”並不是說禁止所有人外出,只是禁止了城市與城市之間的流動,人們下樓買東西、遛狗都是沒問題的。“公交車還是開著的,行人也隨便走動。”

  劉若超說,現在走在街頭,至少有一半人沒有戴口罩。“當地人沒有戴口罩的習慣,在他們看來,只有生病了才需要戴口罩。還有很多年輕人認為,只有老年人才會被感染,自己抵抗力強,不會被感染。當地人的重視程度的確不如中國那麼強,很多年輕人沒有把新冠肺炎當成一回事。”劉若超表示,當地人不戴口罩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現在在普拉托當地買不到口罩,口罩等防護物資在意大利成為了稀缺物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