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漢,得知一名患者疑似感染14名醫護人員後,鍾南山連夜奔赴北京……
2020年04月01日08:21

  原標題:在武漢,得知一名患者疑似感染14名醫護人員後,鍾南山連夜奔赴北京……

來源:廣州日報

  歲次庚子,新年伊始,一場新冠肺炎疫情驟然而至。

  84歲的鍾南山院士再度出征。夜馳武漢,進行深度調查;緊急赴京,向總理彙報並向公眾宣佈疫情實況;連線前線,遠程會診重症病例;聯手國際病毒專家,探尋破解病毒密碼的路徑;一週參加五場國際戰疫“雲會議”,分享中國的治療方案和防控經驗……兩個多月以來,他沒有一天完整的休息時間。

  他所帶領的團隊,也是要麼堅守廣醫一院救治重症患者,要麼在第一時間馳援湖北,接管當地的重症監護室。

  鍾南山院士和他的團隊的戰疫故事,正是中國戰疫史的一個縮影。很多人試圖通過對他行蹤的梳理,來“腦補”他的戰疫拚圖。

  兩個月來,一直陪伴他輾轉奔波的院士助理蘇越明和一直追隨他披甲伏魔的專家團隊,既是他的戰略戰術的實踐者,也是他一路披荊斬棘的見證者和記錄者。

  《廣州日報》從3月30日起,將陸續推出由鍾南山院士助理和院士專家團隊口述、廣州日報記者黃蓉芳撰寫,並由鍾南山院士獨家授權的《南山戰疫日誌》。線上首發平台為新花城客戶端。新花城客戶端將開闢“南山戰疫日誌”頻道,集中呈現整部日誌。

  在這部視角獨特的口述日誌里,我們將真正品讀到鍾南山“院士的專業、戰士的勇猛、國士的擔當”,觸摸到一顆高貴而又真實、無畏而又悲憫的心。

  今天我們講述的,是《南山戰疫日誌》②:武漢調研

  本期口述、供圖:鍾南山助理 蘇越明

  撰文:廣州日報記者 黃蓉芳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多雲 -1~11 ℃(武漢)

  清晨的武漢,還是剛剛甦醒的樣子,好像還在打著長長的嗬欠。黑雲壓城,不知這個擁有超過1000萬人口的城市是否已經做好準備?

  鍾老師很早就起來看資料了。鍾老師一向嚴謹,他的口頭禪就是“說話要有根據”。很多人驚訝於他在會上發言或接受記者採訪時不看講稿卻能做到邏輯縝密、表達準確,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在背後花了多少時間做研究。

  上午9:00,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開始了他們的第一站調研。

  這個專家組的級別真的很高。擔任組長的鍾老師,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研究中心主任。其他成員有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主任高福,中國工程院院士、傳染病診治國家實驗室主任李蘭娟,中國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北京協和醫院ICU(重症醫學科)主任、重症醫學專家杜斌。

  會議還是在武漢會議中心召開。這個位於武漢市江岸區惠濟路的會議中心,號稱“鬧市中的綠洲”。可是,疫情之下,縱是“綠洲”,也是春色無光了。

  會議開始,首先是由當地的疾控中心和衛健委通報疫情。

  鍾老師聽得很仔細。他一邊聽一邊做筆記,將所有情況都一一記錄下來。

  是否存在人傳人?目前有沒有醫護人員受感染?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鍾老師向來特別愛護醫護人員,尤其是在我們經曆過非典的錐心之痛之後。鍾老師的學生、廣州胸科醫院重症監護室主任陳洪光就在抗擊非典的鬥爭中以身殉職。

  通過交流,鍾老師獲知,武漢協和醫院神經外科有個病人疑似感染了14名醫護人員。他鄭重提醒,一定要注意醫護人員的防護。

  專家組調研的第二站是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上午10:00,專家組來到了金銀潭醫院。

  金銀潭醫院是一家傳染病專科醫院,武漢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醫療救治的定點醫院,也是武漢地區唯一一個具有近百年曆史的公共衛生醫療救治基地。醫院位於武漢三環之外的東西湖區銀潭路,周圍環境很“原生態”,人影疏落,空氣清新。

  自從去年12月29日金銀潭醫院將首批7名不明肺炎患者收入南七樓ICU(重症監護室)之後,這裏就成了跟時間賽跑、跟病毒較量的戰場。

  通過視頻監控,專家組實時觀看了金銀潭醫院ICU里重症患者的救治。

  鍾老師仔細觀察良久,當時就提出了一些比較具體的治療建議。他很重視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他說,非典之前,中國的重症醫學科建設相對薄弱。非典之後,中國的重症醫學和傳染病防治都受到了空前重視,三甲醫院都建立起了ICU,我們對重症患者的生命支持水平早已今非昔比。

  17年前,鍾老師那一句“把重症病人都送到我這裏來”,曾經挽救了多少重症患者的生命!17年後的今天,再次看到ICU里那些被冠狀病毒擊倒的患者,他心裡一定是五味雜陳。

  專家組調研的第三站是武漢市疾控中心。

  從金銀潭醫院驅車去武漢市疾控中心,要途經這些天無數次被人提及的華南海鮮市場。

  市場已經閉門謝客,沒有了往日的熙熙攘攘,在鬧市之中兀自沉寂佇立,好像一個惹了禍之後斂聲屏氣、默默站立在牆角的孩子。

  在武漢市疾控中心,專家組聽取了情況彙報。專家們一起討論了應對辦法,鍾老師也提了不少問題。

  只見他時而眉頭緊鎖,時而嘴唇緊抿。看得出來,他的心情愈發沉重。

  下午2:30,專家組回到武漢會議中心又開了一次會議。大家對疫情進行了研判,並討論了疫情可能出現的走向。

  討論到下午5:00,國家衛健委安排,專家組立刻集體赴京,明天參加國務院的情況彙報。

  飛抵北京,在北京國二招賓館安頓下來時,已經是晚上10:00多。但鍾老師很快又接到了晚上11:00去國家衛健委開會的通知。

  這時的北京,已經是零度,風很大,比武漢更冷。

  一輛中巴把專家組接到了國家衛健委。在這個會議上,專家們再次對疫情進行了討論,最後達成了共識。

  會議結束回到酒店,已是20日的淩晨1:30。

  現在是淩晨2:00多了,真的沒想到,今天這一天,比昨天更奔波。

  鍾老師剛剛才睡下,不知他能否安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