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最壞的情況有多糟?占士恐遭不可逆損失
2020年03月31日09:19

  今早起來,美國的新冠確診人數已經超過了14萬。

  就目前來看,他們的疫情還處在一個飛速上漲的時期,每日增幅接近2萬,遠沒有到達下降的拐點,徹底結束的日子茫茫無期。考慮到美國人民對於自由的執念,最終的確診人數十倍,甚至百倍於現在,也不會太讓人感到意外。

  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下,NBA想要重新歸來的心雖然可以被理解——無論是勞方還是資方,目前所表現出的態度就是希望能夠盡快的回歸賽場,以保證自己的收入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但病毒是不會考慮這些東西的。

  所以哪怕你再樂觀,也得做好最壞的打算。

  什麼是最壞的打算?

  用傑夫-雲根迪的話來講,就是最樂觀的情況是在7月1日前完成複賽。但聯盟或許無力應對之後可能出現的病例確診,所以像日本聯賽那樣直接取消這個賽季,也應該都在各方考慮的範圍之內。因為現在大家所在面對的是一場國家災難,而且暫時還看不到盡頭。

  美國雖然已經在盡力地排查病患,但目前的檢測工作還沒有做到全國性的普篩,潛在的病患人數依舊未知。雖然這個問題必然會隨著研發的深入而獲得更加高效穩妥的解決,但最終會以怎樣的形態來結束這場無煙戰爭,是無法被預測的。同時,這還會伴隨著經濟倒退,人民大量失業以及醫療公共衛生資源崩潰等風險。

  別看建國現在一口一個希望能在復活節完成復工,那都是拿來唬人的話。你清楚,我清楚,他清楚,全美人民心裡都清楚。

  在這種情況下,NBA還想要完成復工。哪怕是空場比賽,都會是一次風險極高的賭博。

  要知道,一場比賽想要順利進行,其背後的人員構成,可不止是你在場上所看到的那些球員,他還包括了電視轉播團隊,場地工作人員,各支球隊的教練組,康復團隊以及本身負責運營項目的工作人員。哪怕沒有球迷參與進來,也依舊構得成一個數字相當可觀的群聚型活動。

  你要如何才能保證這些參與進來的人都是百分百健康的呢?

  一旦有人中招,這裡頭由人性、資本跟慾望貪婪所混雜出的倫理包袱,很容易將NBA推向深不見底的深淵。

  所以…哪怕我對資本的信念感到再樂觀,對於這樣的窘境,也只能無奈地道上一句:“真難。”

  這是一場世界性災難。在災難的面前,我們只能選擇逆風前行。

  損失是必然的,影響也會隨著看似被凍結的時間而不斷的往後推移。

  站在NBA的角度,我們或許不得不在將來面對這些問題。

  一、選秀的疑問。

  NBA停擺,瘋狂三月止戰。原本被定在時間線上的順位抽籤、試訓跟正式選秀,都將被迫跟隨疫情的發展向後平移。

  球隊的工作流程無法正常執行,新人們無法完成試訓,選秀也可能無法正常舉行,年輕球員進入聯盟的時間也將因此延後。這個時間會持續多久?我們目前還不得而知,可能是半年,可能是一年,可能還要更久。在極端的狀況下,我們或許還有可能在未來見證多批次潛力新人在同一年宣佈參選的“盛況”。

  二、老將的尷尬。

  卡達的退役,因為這次疫情的影響已幾乎成了必然。

  對他來講,以這種戛然而止的方式向自己奮戰了二十餘年的賽場道別,的確有些殘酷。他還沒來得及感謝每一位到場支持他的球迷,也少了一個正式說再見的儀式,好讓他細細回味下那飄蕩在滿場球迷口中的那聲“感謝”。

  像卡達這樣老將還有很多,但站在好的一面講,終歸他們已經燃盡了自己所有的巔峰歲月。雖然留有些遺憾,但那段旅途的風景還是美妙的。

  境遇極為尷尬的,是那些正處在巔峰暮年,還想要再搏一把的球員。比如,像勒邦占士這樣的人。

  疫情在北美的迅速暴走,進一步壓縮了他們本就已經不夠富盈的時間。以48分鐘的比賽做類比,如今的“占士們”正在經歷的生涯時光,已經走到了需要以秒來論的“關鍵時刻”,他們想創造屬於自己的奇蹟,不僅得跟對手拚命,還得能跑得贏時間。

  後輩們可以將這次疫情停擺視作是加油站,但對占士,保羅這樣的老將而言,這就是一次無奈的時間削減。留給他們的時間變少了,刷新歷史的概率也就被降低了。你能想像原本才剛年滿35歲的占士,重返賽場時可能已直奔37歲而去的情形麼?

  這是個極度糟糕的畫面,但它未必不會成真。

  我知道無法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占士可能老化的這件事,我也知道即便占士變老了,他也依舊能在策動進攻上繼續發揮自己的價值,但我同樣知道,沒人能夠抵得住時間的侵蝕,而比這個更重要的是,占士是眼下這支球隊在進攻端的靈魂人物,而這種靈魂般的價值,是建立在他個人依舊無可匹敵的進攻影響力之上的。一旦占士因為長時間的休戰,而出現個人競技狀態上的不可逆下滑,以湖人眼下的人員構架跟配置,他們將很難再現眼下的輝煌。

  就像我曾無數次提過的那樣,理論上,留給湖人爭冠的窗口期不會太長,他們是當下所有爭冠熱門中,對時間最為敏感的那一個。

  但這一切,都被新冠病毒給無情地阻隔了。

  這樣的場景,對占士本人,對NBA聯盟,甚至於對每一個熱愛籃球的球迷來講,都會是一場如同財富崩潰般的浩劫——這個聯盟當下無可取代的象徵,正在因為一場災難,而被迫流逝著。

  情況終歸是會變好的,但遙遙無期的未來,需要等多久,我們終究無法預知。這種感覺就像是回到了半年前的休賽期,每一個清晨的到來,都像是在見證歷史的翻越,而我們除了祈禱事態不會變得更糟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大概,這也是人生吧。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