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馬拉希卜Laheeb傳奇
2020年03月31日10:21

  “火焰”拉希卜是一匹夢中之馬。它非常美麗,非常經典,沒有瑕疵。他的性情也讓人難以置信。我從沒見過一匹公馬能像拉希卜一樣儒雅,它又不缺少任何一點兒你希望在一匹種公馬身上看到的特質。他擁有超凡魅力,而且總是那樣紳士。

  ——納賽爾-馬瑞博士

  在這個到處是俊馬世界,“火焰”拉希卜只有一個。它所呈現的就是一匹理想中的阿拉伯馬的樣子,兼具身型之美和氣質之美。拉希卜是世間罕有的絕品良駒之一,不僅有驚豔的外表和尊貴的氣質,還是世界上難得的優質種公馬。它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2016年他就滿20歲了,我們仍然期待未來它帶給我們更多驚喜。

  明星誕生

  1996年1月2日,拉希卜在以色列愛瑞拉阿拉伯馬馬房出生。它的父親是世界知名的冠軍馬依姆達爾大帝(Imperial Imdal),母親是專門用於繁育的進口母馬AK拉蒂法(AK Latifa),曾於1985年以34.5萬美元創下了馬匹最高售價紀錄。

  從血緣上來講,拉希卜屬達曼-沙宛(Dahman Shahwan)支系,祖上可以追溯到艾爾-達瑪(El Dahma)。從母親的一方,它可以追溯到有著罕見古老埃及系血統的公馬西萊科(Sirecho),它的母駒是阿拉伯馬繁育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種母馬。

  從拉希卜出生的那一刻起,它就是一個非常出眾的小駒子。阿拉伯馬選秀裁判納賽爾-馬瑞博士是第一批從埃及到愛瑞拉馬房考察馬匹的育馬人,他的經驗非常豐富。他還清楚地記得,他第一次看到拉希卜時的情景。

  “那時他還在他媽媽身邊,只有3個月大,但我已經能夠斷定它非常特別。他優雅地跳來跳去,很獨立,很自信。他的脖子呈拱型,在有棱角的肩膀上向前伸展著,這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自從第一次見它後,無論它到哪裡我都關注著它,以及它的成長和繁育。它從未讓我失望過。”

  儘管拉希卜還是一個沒斷奶的小馬駒,它已經開始創造歷史了。它作為由以色列繁育的馬匹首次參加了在約旦安曼舉行的中東阿拉伯馬錦標賽。在那裡,它贏得了第一個國際頭銜——最佳未斷奶阿拉伯公駒。一歲時,他又獲得了以色列國家冠軍公駒的頭銜,併成為這場選秀賽的高分馬。緊接著,它又參加了一個歐洲的選秀賽。這些比賽都是由著名德國馴馬師弗蘭克-斯波恩萊(Frank Spoenle)帶領完成的。

  一次來到波蘭的機會

  拉希卜沒有辜負大家對它的期望。它在1998年波蘭亞琛“多國杯”選秀賽中獲得了它所在年齡組的第一名。比賽中,他吸引了波蘭最著名的兩位育馬人的注意,一位是瑪萊克-特萊拉(Marek Trela),他是珈諾-波德拉斯基馬場(Janow Podlaski)的負責人,另一位是傑茲-比亞羅布克(Jerzy Bialobok), 是米恰羅馬場(Michalow)的負責人。兩個馬場都是波蘭的國家育馬場。他們專門找到愛瑞拉馬房提出希望能夠在1999年租用拉希卜作為米恰羅馬場的配種公馬,然後下一年再到珈諾-波德拉斯基馬場配種。這為拉希卜證明自己的價值提供了一次很好的機會。

  比亞羅布克回憶說:“無論拉希卜是一歲還是兩歲,我都非常喜歡它。尤其是按照埃及系阿拉伯馬的標準來說,它擁有完美的腿部構造,步伐非常流暢,而且它個兒很高,脖子很長,頭部很精緻。我帶著母馬從它身旁經過一點兒也不感到害怕。”

  在米恰羅馬場的第一個配種季結束之後,1999年拉希卜又回到了馴馬師弗蘭克-斯波恩萊身邊,參加選秀賽並贏得了很多獎項,包括:考伯-普來特選秀賽初級組冠軍、維羅納歐洲賽初級組次冠軍公駒以及巴黎世界錦標賽五大俊馬之一。在獲得世界冠軍頭銜後,拉希卜就立即從巴黎選秀賽現場被珈諾馬場的拖馬車接走,回到了波蘭。

  大約十年時間里,波蘭人用拉希卜繁育了數十個漂亮的小馬駒,很顯然數量是差不多了。但是在當時,用沒有證明的直埃及繫馬作為種公馬在波蘭配種是很難被接受的。後來,波蘭人走在我們前面幾光年——基於他們對納基爾的孫子、埃及系七五血的帕拉斯(Palas)馬、也就是納薩爾的孫子的瞭解,他們早就預見了拉希卜的潛在價值。

  在拉希卜身上,他們找到了納基爾的後代、薩克拉維一世(Saklawi I)血緣的完美代表,既具觀賞性,又有很強的繁育能力。與波蘭繫馬匹繁育,可以使波蘭繫馬更具備阿拉伯馬應有的氣質——突出的特徵、優雅的氣質、流暢的線條和出色的運動性。

  波蘭人對拉希卜繁育的第一波小駒群感到非常滿意,很明顯,這些小駒子集成了很多優點,不是一些,而是波蘭母馬家族中的很多優點。米恰羅馬場不久又和愛瑞拉馬場談了一個新合同,即在2008年的繁育季讓拉希卜再到米恰羅馬場來。

  拉希卜的波蘭後代獲得的獎項包括:波茲南(Poznan)獲得了多國杯冠軍公馬、歐洲盃次冠軍公馬、世界前十名種公馬頭銜;埃米拉(Emira)獲得了國際冠軍、波蘭國家冠軍及選秀最佳表現獎;珈利萊亞(Galilea)獲得了世界及波蘭冠軍母馬頭銜;杜姆卡(Dumka)獲得了拉斯維加斯世界育馬人杯賽前五名、以色列國家級次冠軍母馬駒及以色列國家冠軍母馬頭銜;茲洛西安(Zlocien)獲得了波蘭國家初級組冠軍種公馬頭銜;威紮-巴貝爾(Wieza Babel)獲得了波蘭春季選秀賽初級組冠軍母馬及最佳表現獎;西科拉瓦(Siklawa)獲得了波蘭初級組次冠軍小母駒頭銜;艾洛伊達獲得南非最高級冠軍母馬頭銜;艾米流西茲(Emiliusz)獲得全斯堪的那維亞半島冠軍種公馬及瑞典國家冠軍種公馬頭銜;波甘寧(Poganin)獲得波蘭國家次冠軍公駒及2007年波蘭國家冠軍種公馬頭銜。

  拉希卜在波蘭證明了自己的價值,很多波蘭育馬人都帶著景仰與渴望的眼光看待它。一些波蘭人認為拉希卜最好的歸宿就是呆在波蘭,因為只有波蘭才有真正的好母馬配得上它。拉希卜在米恰羅馬場的女兒們,儘管年紀還小,但已經被認定是高價值繁育母馬了。在一年一度的波蘭售馬會上,拉希卜的母駒後代都非常搶手,而且都以高價成交。如西科拉瓦(Siklawa)2007年以10萬歐元的價格賣到了卡塔爾、米恰羅馬場的母馬艾格亞(Egea)和艾麗薩拉(Ellissara)2008年分別以16萬歐元和24萬歐元的價格賣到沙特。

  悲劇性事故

  如今,當你看到拉希卜時,你可能無法想像,在4歲時,它出過一次嚴重事故,與死亡擦肩而過。在波蘭成功結束了第二輪繁育期以後,愛瑞拉馬場突然想出一個大膽的主意——冷凍拉希卜的精液。當時以色列還沒有這項技術,於是他們就安排把拉希卜轉送到一個德國的馬匹中心。

  2000年11月17日,在德國慕尼黑的一個馬匹繁育中心,工作人員正在採集拉希卜的精液,突然旁邊一匹母馬按捺不住激動一陣亂踢,意外踢中了拉希卜的右前腿,結果尺骨被踢斷了。這次骨折特別複雜,關節嚴重受傷,這完全限製了拉希卜把腿抬起來往前伸的能力,也就是說它沒法走路了。鑒於傷勢十分嚴重,專家們評估認為複原的機會非常渺茫,有人建議實施安樂死,也算給它個解脫。

  愛瑞拉馬場經理珊-凱達爾回憶說:“事故之後,在當時那種艱難的情況下,我根本沒法面對拉希卜。我讓我們自己馬場的獸醫吉歐拉-阿芙尼博士馬上飛到德國,和德國的外科醫生一起會診。”

  珊和阿芙尼博士都堅持,要盡一切努力讓拉希卜活下來,不能對它進行安樂死。於是,經與慕尼黑大學多名外科醫生會診,大家決定先做一個相對比較複雜的手術,包括把金屬板用螺絲固定在腿骨及關節上。如果第一步成功了,後面就得讓傷腿保持很長時間不能踩地,慢慢複原。

  阿芙尼博士說:“正是拉希卜天生堅韌的性格讓它能夠活下來。在如此巨大的折磨下,拉希卜展現出驚人的勇氣,無論你讓他做什麼,他都能忍耐。他是一個模範病人,能夠堅強地忍受疼痛和那些為了固定它而對它採取的束縛和限製。”

  可是,第一次手術之後還是出現了嚴重的併發症,骨頭嚴重感染。當然,這在此類手術中非常常見。據珊回憶:“事故發生三週後,當時我們正在巴黎參加比賽,德國那邊告訴我們必須要把拉希卜放倒,因為它的傷腿感染得非常嚴重。醫生們認為馬已經忍受不了了。”

  “經過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經過了很多個不眠之夜,在給全世界的馬匹外科專家們打了無數通長途電話之後,我們做了一個決定。我們請求醫院先不要把拉希卜放倒,再給它做第二次手術。這一次是把金屬支撐取下來,然後讓骨頭儘可能自然癒合。我們希望無論它的腿怎麼樣,首先是讓它活下來,至少他還能繁育。實際上,最終結局如何,很大程度上是取決於拉希卜自己的意願和意誌,還有運氣,或者說需要很多很多運氣。。。”

  手術後的幾個月時間,拉希卜被固定在一個畜欄里,不能走甚至不能轉身。我們還得把它餓得越瘦越好,以減輕體重對傷腿造成的壓力。

  “事故發生的六個月後,我到慕尼黑去看拉希卜”,珊回憶說:“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看到它非常不好的狀態了,但當我見到它時,我還是不敢相信,他比原來縮了一半。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匹馬能憔悴成這樣。我很震驚,後來特別傷心,都不抱什麼希望了。”

  拉希卜在慕尼黑的醫院呆了9個月,後來又被送到德國一家特別的康複中心呆了6個月,一方面是恢復受傷部位,另一方面是要進行全面的身體鍛鍊。大家都懷疑這匹馬還能不能恢復如初。

  後來,馴馬師弗蘭克-斯波恩萊給珊打電話,告訴她他在康複中心看到拉希卜了,並且完全沒想到它竟然能恢復得這麼好,甚至沒準有一天都能複返比賽場。珊聽後完全不相信。後來,拉希卜又在斯波恩萊自己的馬場呆了一個月,為返回以色列做一些血液測試和其他文件準備。2002年5月2日,就在拉希卜臨行前,斯波恩萊又對珊說起,一定要考慮以後讓拉希卜複返賽場。珊依然表示懷疑,她很確定是斯波恩萊過度樂觀。

  後來,斯波恩萊的這個建議恰恰成了一個真實的預言。據珊回憶:“在2003年的以色列國家選秀賽中,弗蘭克-斯波恩來和我一起站在環形秀道上,我們看著彼此。瞭解我們的人都知道,弗蘭克和我都不是那種特別情緒化的人。但是我們仍然不敢相信,自從拉希卜受傷後,在經曆了種種種種之後,又一次,我們重新站在比賽場上——而且是和拉希卜一起。拉希卜就在我們身邊,用它的四條腿站著——看上去安然無恙。我們難以抑製心中的激動,這對我們兩個來說是終生難以忘懷的一刻。”

  選秀賽結束後,拉希卜被評委一致評為以色列國家冠軍種公馬。

  重返以色列

  雖然拉希卜大部分配種事業是在國外開展的,但它仍是以色列選秀比賽中的佼佼者。他在以色列的第一批小駒子生於1999年,數量不大,包括10匹公駒子。直到今天,拉希卜在以色列只有60幾個純種的公駒子。在最早的一批駒子當中,有一個特別漂亮精緻的小公駒叫阿爾-拉哈卜(Al Lahab),出自愛瑞拉馬場的世界頂級母馬視野HG(The Vision HG)。

  阿爾-拉哈卜最終成為世界上獲殊榮最高的種公馬。它的獎項包括:兩屆“多國杯”選秀賽冠軍、世界冠軍種公馬以及杜拜金盃賽冠軍等。他還是一個有極高世界知名度的國際配種公馬,這為其主人德國弗萊德曼家族贏得了榮譽。

  阿爾-拉哈卜同父同母的弟弟阿爾-哈迪亞AA(Al Hadiyah AA)被奧地利的拉-莫維達阿拉伯馬馬場(La Movida Arabians)租用,在2008年奧地利國家錦標賽和德國的阿西爾杯賽(the Asil Cup)中都贏得了初級組冠軍頭銜,後來它被以色列當地人買走。

  拉希卜的女兒巴達薇AA(Badawieh AA)是由艾麗-米斯拉提(Eli Mislati)和愛瑞拉馬房共同繁育的。在賣到國外之前,它獲得了以色列埃及系阿拉伯馬馬展初級組冠軍母駒、以色列國家冠軍母駒等頭銜。現在由阿聯酋的阿耶曼馬場(Ajman Stud)擁有。巴達薇後來又在海灣國家贏得了很多冠軍頭銜,包括2009年在沙特阿拉伯的阿爾-哈萊迪亞俊馬節(Al Khalediah Horse Festival)獲得初級組次冠軍母駒、沙迦國際選秀賽初級組冠軍母駒等殊榮。

  在以色列出生、由愛瑞拉之外的其他馬場繁育的小駒子也在國際上贏得了很多冠軍頭銜。帶埃及系血統的公馬AA亞洲(AA Assal)也是以色列出名的冠軍馬,馬主和育馬人是阿維-阿羅尼(Avi Aharoni)。它曾獲2008年德國施特洛恩國際選秀賽冠軍種公馬頭銜、2009年英國南英格蘭選秀賽超級冠軍種公馬頭銜。

  直埃及系種公馬阿提克-哈立卜(Atiq Haleeb)由茨維亞-伊丹(Tzviah Idan)和庫提-阿榮(Kuti Aharon)合夥經營的伊丹-阿提克阿拉伯馬馬場(Idan Atiq Arabian Stud)繁育,後來被納米比亞的大衛-博薩(David Botha)家族買走。這匹馬第一年參加比賽就取得了優異的成績。2009年1月在南非西開普的伍斯特地區選秀賽中贏得了最高冠軍種公馬頭銜,4月在南非國家冠軍杯賽中獲得五大頂級種公馬稱號,9月獲得了納米比亞國家最高冠軍種公馬榮譽。

  還有一些由以色列繁育的拉希卜直埃及系後代也取得過非常好的成績。如諾布(Nob),納法塔大帝(Imperial Naffata)的駒子在以色列春季選秀賽中獲得初級組冠軍母駒頭銜;阿爾-拉艾布AA(Al Raheb AA),視野HG的駒子,在加利利阿拉伯馬節和以色列國家錦標賽中獲得初級組冠軍公駒頭銜;巴拉卡AA(Baraaqa AA)獲以色列國家冠軍小母駒頭銜;伊曼-阿爾-卡瑪爾(Iman Al Kamar)獲埃及系阿拉伯馬馬展次冠軍母駒頭銜等。

  還有一些以色列繁育的半血埃及系阿拉伯馬,包括:AA 阿拉比納(AA Alabina)獲國家次冠軍母馬頭銜、AA阿色麗(AA Aseele)獲加利利阿拉伯馬節初級組冠軍、奧姆涅特-阿爾-阿雲(Omniet Al Ayun )獲以色列國家次冠軍母駒等。

  啟程赴美

  美國知名裁判、育馬人和純種馬代理商雷蒙德-瑪再(Raymond Mazzei)是一個波蘭血系阿拉伯馬權威專家。他經常考察波蘭的馬場。瑪再在波蘭時注意到拉希卜的小駒子,雖然那時他們還特別小。

  “我想我需要看看它們的父親,因為那些小駒子都太出色了”瑪再回憶。2003年他最終成行來到以色列,有機會見到了拉希卜。瑪再說:“雖然我本人一直青眯波蘭系的阿拉伯馬,但是發自內心的,我被拉希卜征服了,我一下子把血系問題拋到一邊。我已經認識了他的小駒子,現在我意識到我正在研究的不僅是馬,還是一個重要現象。”

  一年以後,瑪再又來到以色列,這次他是隨裁判團來的。正是他們這個裁判團最終給了拉希卜第三次以色列國家冠軍的頭銜。比賽結束後,他向愛瑞拉馬場的經理珊提出一個令人興奮的建議——讓拉希卜去美國,去他自己經營管理的馬場配種。由於這個合同,愛瑞拉馬場不得不終止了拉希卜去弗里奧索農場(Furioso Farms)和弗爾麗塔馬場(Ferlita Arabians)的協議。2005年夏天拉希卜飛赴美國加利弗尼亞,為2006和2007兩個配種季作準備。

  在美國,拉希卜與那裡最好的波蘭系純血和半血阿拉伯母馬交配。瑪再還專門挑選了一些直埃及系母馬和拉希卜配種。他們打算生出小駒子後再用最好的波蘭系公馬配,目的是試著育出不僅在美國,而且在巴黎和亞琛都有競爭力的好馬。

  提到拉希卜是“自然的奇蹟”,瑪再這樣說道:“拉希卜是目前存活著的最重要的純血阿拉伯種公馬。”在美國期間,拉希卜只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埃及系阿拉伯馬展上表演了一次。就是這次,它獲得了2006年埃及系阿拉伯馬展最高級次冠軍種公馬頭銜,冠軍是它的兒子阿爾-拉哈卜。

  2008年2月,拉希卜完成了它在加利弗尼亞的使命,然後再次回到了波蘭的米恰羅馬場。

  與埃及的歷史性交換

  到這裏,拉希卜的傳奇故事迎來了一個完整的輪迴。最初關注拉希卜的埃及知名育馬人納賽爾-馬瑞在上次造訪愛瑞拉馬場11年之後,又來到了以色列。這次他是隨高級裁判組來執裁2007年以色列阿拉伯馬國家錦標賽的。這次的比賽中,8個國家冠軍中有4個是拉希卜的後代。

  馬瑞回憶到“。。。我都為我自己感到驕傲。。。”,那就是他在拉希卜只有3個月大時沒把它看走眼。這次與拉希卜相遇後,馬瑞冒出把拉希卜的血統和他自己的阿爾-巴德亞(Al Badeia)血統結合起來的想法。沒過多久,馬瑞在巴西當裁判期間,他收到了一封來自珊的電子郵件,珊問到他知不知道哪兒有愛瑞拉馬場能租借的種公馬。

  珊回憶道:“馬瑞博士回覆我,他問我們是否對他的公馬——阿斯福(Asfour)的兒子塞米昂-沙拉夫(Simeon Sharav)感興趣?當我說可以時,他又問我能否讓拉希卜到埃及呆上六個月?可以讓拉希卜配他自己的和其他一些慕名配種的母馬。我欣然同意,這次合作不到24小時就談成了。”

  這次合作成為了歷史上一次重要的里程碑,因為這是首次埃及和以色列育馬人用交換的模式租借種公馬。作為協議的一部分,阿爾-瑪拉姆(Al Maraam),拉希卜同父異母的兄弟,也將從2010年8月至2011年3月到達阿爾-巴德亞馬場。

  馬瑞提到第二次見到拉希卜的情景時,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那是在開羅國際機場,那天拉希卜到了,要和我們一起呆上一個配種期。”他回憶說,“我看到他由我的經理納賽爾-阿尤卜(Nasr Ayoub)牽著走出來。那一瞬間,我的心中充滿了敬意。他看上去特別吸引人,很紳士,很優雅,也很有王者風範。”

  “我給了它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趕緊把它帶到農場,帶到它新的、剛剛粉刷過的馬廄,在那裡它能看到農場的花園和游泳池。而且我也能從我臥室的窗戶看到它,看它享用這個美麗的大花園。他的側面就是我的兩個主要的種公馬——法立德-阿爾巴德亞 (Farid Albadeia )和瑪格德-阿爾巴德亞(Magd Albadeia)——他們三個是個有趣的組合。我非常慶幸有機會讓他們一起呆在我的農場里。”

  “要說我對拉希卜多麼有信心,那就是我用它把我所有的16匹母馬都給配了。他們來自不同的血系,但我相信拉希卜肯定能在她們身上展現自己基因的能力。到目前為止,已經有4匹小公馬和4匹小母馬出生了,三匹小母馬都超級棒,第四匹也非常好。小公駒中,兩匹是一流的,另外兩個也不錯。作為育馬人,我還能提什麼更多要求呢?這些小馬駒都長得特別像它的父親,身材非常好,有著另人驚豔的脖子,角度標準的肩膀和俊美的小方頭,以及流暢的步伐和與生俱來的氣質。他們都很自信,並且帶有阿拉伯馬天生高貴的神情。在描述這些小駒子時,我就好像在描述拉希卜他自己一樣,是它為我們做了這些貢獻。”

  又回家了

  2009年4月,拉希卜最終回到它的家——以色列愛瑞拉阿拉伯馬馬場。又一次,王者歸來。它也可以再一次被以色列的阿拉伯馬育馬人所使用,他們馬不停蹄地開始利用這一機會。

  “拉希卜一直這麼多年都在世界各地輾轉遊曆,該讓它好好在家歇歇了。”珊說,“另外,馬場中還有好幾匹母馬,有是在這兒繁育的,有的是買來的,也都等著拉希卜呢。我們一直想念拉希卜,讓它回家的感覺真好。”

  在阿拉伯語中,“拉希卜”是火焰的意思。拉希卜在不到13歲的年紀,就已將這團火焰和它的光芒照在了四個不同的大洲。希望它的火焰能夠一直閃亮下去,照耀阿拉伯馬繁育之路。

  (文章內容來源於:阿拉伯馬傳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