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月說財經:華爾街正沿著唯一的路線圖救市
2020年03月31日16:29

  原創 馨蘭似月 人弗財經

  上週末我撰寫了《 瘋狂之後的華爾街騎虎難下》一文,分析認為華爾街當前只有救市這一條路線圖,不然美國的金融危機將會轉向經濟危機,同時華爾街也將沉沒,而本週一美國金融市場的表現進一步驗證了我的這個判斷。

  一、美財政部提供的佐證

  在騎虎難下一文中,我的分析認為,美國的2.2萬億美元刺激計劃難以支持美國經濟停擺2個月以上。而3月30日美國財長努欽表示:如果小企業的資金耗盡,將向國會要求提供更多資金;現有的援助法案能幫助美國度過接下來的8-12周;預計股市絕對會反彈。

  美財長的初步預估說明,即便在美國經濟當前未能完全停擺的前提下,美國的2.2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最多隻能維持3個月,超過這個期限美國的一批企業就會發生債務違約,那麼美國的信用違約現象就會擴散,企債市場與銀行體系就會出現嚴重問題。

  努欽的發言佐證了我關於美國援助法案只能維持2個多月的分析,這說明美國至少要在今年6月之前徹底控製住疫情,不然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就是大概率事件。

  二、美國的財赤

  有的人會說,如果援助資金不足,美國接著推出新的援助法案就可以了。但這顯然是行不通的,如果美國繼續嚴重放大財赤與美債規模,美國的信用將會下降,這對美國金融市場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此次經濟援助法案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援助計劃,總規模可能達到2.4萬億美元,占2019年GDP比例11.3%。按國際正常標準,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超過3%既為超過警戒線,而國債餘額占GDP的比重超過60%既為超過警戒線。目前美國的各項赤字指標都已經嚴重超標,如果繼續擴大財赤,那對於美國經濟的未來發展會帶來沉重負擔。

  關鍵問題在於,美國財赤擴大與美聯儲的基礎貨幣的釋放並不是投入到實體經濟當中,不是擴大企業再生產與提升技術創新,而是為了挽救美國金融市場的泡沫,所以美國此次的救市只是一個以新泡沫代替舊泡沫的過程,只是一個債務高速滾雪球的過程,這無益於解決美國的金融危機,從中長期來看,反而是在進一步放大危機。而從全球來看,美國也正在不斷將這一債務危機轉嫁到全球各經濟體的頭上。

  美國經濟走到當前這種地步,主要就是依靠美元的貨幣遊戲在支撐,但飲鴆止渴終有極限。所以美國當前的經濟與金融安危全維繫在美元霸權之上,一旦美元霸權滑落或美元信用滑落,也是美國大廈將傾之時。

  三、華爾街的救市動作

  美財長昨夜直接喊話說美股要上漲,而美聯儲則更加激進,由於美聯儲近日以來瘋狂購買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導致交易所追加保證金,造成美聯儲的對手盤短線大量爆倉,進而引發了美國一些業內人士強烈的抗議。

  救市發展到這般境地,美國所謂的自由市場已經徹底被扒光了。據CNBC報導,美聯儲可能會降低購買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激進程度。但我預計美聯儲不會停止腳步,我之前曾分析過,目前華爾街的救市是華山一條路,是生死存亡之時,美聯儲必然會配合華爾街來收拾這副爛攤子,因為他們原本就是一個鼻孔出氣的。

  而美國三大股指週一也大幅上漲,道指漲690.70點,漲幅3.19%;納指漲3.62%;標普500指數漲3.35%。同時帶動歐股普遍收漲。

  美國股市無視美國確診數據的飆升,無視美國經濟可能衰退的趨勢,充分反映貨幣效應,更嚴格地說反映了華爾街的根本利益,美國金融市場走到今天,令我們基本上看清了這一輪華爾街向全球轉嫁債務危機的全貌,這就是一場徹底的以美鈔為主角的大戲,無處不在彰顯著美元的霸權色彩。

  而在上週末的分析文章中,我也詳細地分析了華爾街將會守住美元彙率,因為美元不能過快貶值,不然國際資本就會撤離美國,美國的金融市場就會出現美股、美債與美元的三殺局面,因此華爾街在本週一明顯干預了彙率市場,導致美元彙率大幅大幅反彈,阻止了美元的連續性大跌趨勢,為華爾街救市創造前提條件。這一系列的市場動作都佐證了我關於華爾街救市路線的分析。

  四、G20的合作

  週一,G20公佈了貿易和投資部長會議公報,二十國集團確認針對疫情採取的緊急措施將是必要、有針對性、透明和暫時的,同時將避免相關政策對國際貿易造成不必要的障礙或對全球供應鏈產生破壞性影響。二十國集團承諾將即將採取的任何與貿易有關措施通知世貿組織,同時相關國家將繼續共同努力營造一個自由、公平、非歧視、透明、可預測和穩定的貿易和投資環境,並承諾保持市場開放。

  在三週前的美國救市路線圖中,我曾判斷過,美國的獨立救市是不會成功的,G7聯手也不可能成功,美國最後還是要走到G20的桌面上來,只有如此才能緩解問題,事實也是如此。

  G20救市的背景顯然給了美歐日市場以多頭支持,令這些市場開始走穩。G20的合作再次說明,全球的經濟勢力已經走向新平衡,以中國為代表的國際經濟新生力量已經無法阻擋,並將在未來全球的新工業革命中逐漸成為主角,同時也意味著西方發達國家的綜合實力在萎縮,因此從曆史的大格局來看,這個世界的方向盤在轉向。

  五、華爾街救市的路線圖

  華爾街與美聯儲當前從干預彙市下手,先穩定美元預期,然後拉高股市恢復市場信心,由美聯儲提供巨額貨幣增量支持,無限量買入國債與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等,為市場提供流動性,這令美聯儲已經喪失了基本職能,而徹底成為了華爾街剪全球羊毛的貨幣工具。

  問題是美國金融市場逐步穩定之後,美聯儲嚴重超發的貨幣又會產生更大的金融泡沫,這隻會讓美國金融這艘用紙幣建造起來的航母更快地沉沒。曆史告訴我們,在嚴重的信用危機面前,沒有不沉的政府,沒有不沉的經濟體。即便華爾街的金融資本能夠利用美元泡沫玩出曆史性的大戲,但當今世界的本質是利益驅動,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任由別人一次再一次地掏走自己口袋中的金幣。

  所以在這一輪金融風暴之後,在全球衛安情況好轉之後,全球對美國的反擊就會相繼而來,我可以提前做出兩個判斷,一、非美國際貿易聯盟的快速構建,二、國際貨幣支付體系將有新突破。而這兩大變革必然會帶來美國與非美國家之間的矛盾激化,除非美國自動放棄逆全球化,自願縮減美元國際占比,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因此金融風暴之後的美國可能會更加極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