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獨角獸們能等到春天到來嗎?
2020年03月31日12:18

原標題:AI獨角獸們能等到春天到來嗎?

產業作者|銘瑄|一鳴網(ID:yimingtmt)原創內容

在產業互聯網的風口下,AI賽道迎來黃金髮展期,在巨頭們紛紛押注佈局的同時,資本順勢卡位,用熱錢堆出一個接一個的獨角獸。

2016年3月9日,整個科技界聚焦AlphaGo和李世石的圍棋大戰,最終,AlphaGo以4:1不僅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也將AI這個並不新的事物推向台前,開啟了屬於它的新紀元。雖然很快,AlphaGo淡出公眾視野,但另一端,資本卻快速的擠了進來。

在過去的三年內,僅在中國,截止去年8月底,註冊企業標註智能機器人、無人機、人臉識別、智能語音等關鍵詞的企業合計達到9453家。其中有14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AI公司,並快速在智能製造、科技金融、數字內容和新媒體、新零售、智能安防等18個應用領域快速鋪開,構建出一個助推經濟增長的全新底盤。

然而時至今日,市場所期待的真正的AI公司至今尚未誕生,就連那些估值超10億美元的獨角獸們也在進入2020年後集體遭遇擱淺困境,受疫情影響及高投入、高虧損等局面,獨角獸們如何熬過這個冬天呢?

AI獨角獸,集體擱淺

過去的2019年,對於AI獨角獸來說,是光環籠罩的一年,其中包括商湯、優必選、雲知聲、依圖科技、寒武紀、曠視及雲從等公司相繼傳出上市計劃。但進入2020年後,紛紛陷入擱淺狀態。

近期,有媒體報導稱AI四小龍之一的商湯科技推遲了今年在香港IPO至多融資7.5億美元的計劃,轉而尋求在私募市場融資5億美元至10億美元。對此,官方回應稱,“被”IPO,還“被”推遲了商湯並不曾有上市具體時間表!

另一家極負盛名的曠視科技早在去年正式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擬在香港主板上市,融資規模預計為10億美元。但去年11月,有消息表示曠視科技未通過港交所聆訊,但隨後該公司以“報導不實”作出回應。儘管如此,但在今年2月底,有媒體報導稱,港交所官網2月25日顯示,曠視科技IPO初始申請為失效狀態,隨後官方則表示上市進程仍在正常推進中,正在更新材料。但不可否認,曠視科技雖然背後有阿里、螞蟻金服等重量級資本支援,但IPO之路並不順暢。

同樣,去年傳出IPO消息的雲從科技、依圖科技、雲知聲也均未有進一步進展。同樣在去年9月,有媒體報導稱人工智能初創公司依圖科技針對外媒對其尋求科創板上市,官方對此回應表示,“我們重視資本市場,也在積極評估各種機會中,目前沒有明確計劃”。截止目前,關於其上市消息仍然停留在這份回應上。關於專注於智能語音技術的人工智能企業也早在去年7月雲知聲已經與中金公司簽訂上市輔導協議,擬在科創板上市,此後一直無新進展。

AI芯片公司寒武紀也在去年底傳出IPO傳聞,直到上週,上海證券交易所發佈公告,稱已受理中科寒武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寒武紀”)科創板上市申請,但目前看來,寒武紀依然虧損嚴重,後續IPO之路如何,依然是未知數。

上市遇阻的另一面,是資本市場對獨角獸們期待值的降低,傳統過於理想化的估值模式也正在加速破產,價值宏觀層面等等因素,AI獨角獸們在今年的資本市場也不會有太過出色的表現 。

獨角獸的集體困局,缺錢

當然,更為重要的是,AI獨角獸們紮堆上市,又集體擱淺,最重要的原因還在於缺錢!其中,曠視科技自2011年成立之後完成了4輪12次的融資,總計融資金額達到13.49億美元。其股東實力也相當雄厚,包括阿里巴巴、國新控股旗下公司、鴻海精密、陽光保險、SK、聯想創投、中銀集團等。

強勢資本及互聯網巨頭的資金加碼,也為曠視奠定了擴張的基礎,曠視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收入分別為6700萬元、3.132億元、14.269億元,復合增長率為358.8%。2019年上半年收入9.49億元,同比增加211.1%。但業務營收增長的另一面,營收規模並不大,主要也基於業務板塊的多元化以及營收基礎較低,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其業務板塊的逐漸擴張,面臨的競爭也會更加激烈。更關鍵的是,其虧損持續擴大,2016年、2017年及2018年,曠視分別虧損3.428億元、7.59億元及33.51億元。2019年上半年虧損52億元,同比增加613.3%。從基礎數據來看,投入收入嚴重失衡,若後續缺少資本補充,隱憂將加速顯現。

而根據寒武紀招股書數據,2017年-2019年,寒武紀營收分別為784.33萬元、1.17億元和4.44億;同期虧損金額分別為3.81億元、4104.65萬元、11.79億元,三年虧損超16億元,不僅如此,截至2019年12月31日,寒武紀累計未分配利潤為-8.55億元。顯然,巨大的投入也未給寒武紀帶來對等的回報。在融資方面,成立於2016年的寒武紀已經經曆了6輪融資,IPO前估值高達到222億元,投資者包括阿里巴巴、科大訊飛、中科院創投、國新等重量級企業和資本方。

除了目前公佈招股書的以上幾家,包括商湯、雲從科技、依圖科技、雲知聲等獨角獸們的情況也不會過於樂觀。而紮堆上市的背後,無疑是投入不及回報的尷尬局面,根據IT桔子統計數據顯示,IT桔子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25日,2019年人工智能公司融資筆數共400筆,相對2018年全年的739筆融資,降幅接近46%;從融資額度而言,2019年總融資額度也出現回落,從2018年的1240億元降至2019年的797億元,降幅達到36%,AI領域投融資逐漸恢復理性。

在這樣的背景下,面對巨大的資金投入壓力,AI獨角獸們如何活下去成為當下重要的命題,業務佈局大而全的公司也將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

場景難尋,競爭加劇:獨角獸如何過冬?

回歸到本質來看,在過去幾年的AI行業,資本市場瘋狂追逐,A獨角獸們也依託資本的力量賺取了眼球,但面對尷尬的盈利能力與技術落地能力,這一賽道暗藏的泡沫風險也漸漸浮出水面。 除了IPO的集體擱淺,裁員、估值縮水、戰線收緊、燒錢也將成為2020年AI行業避不開的話題。

2月26日,前後完成5輪融資,估值達30億美金的AI芯片獨角獸企業地平線屢陷裁員風波,同時,市場上也開始傳出地平線業務或將面臨調整的消息。而另一家掃地機器人企業科沃斯在過去一年利潤同比減少近七成,市值縮水超百億……

事實上,我們從這些獨角獸的營收面也不難看出,目前AI公司盈利、場景落地能力依然是最大的問題,市場調查報告顯示,目前只有6%的企業在採用AI技術方面進展順利,94%的企業在實施人工智能時遇到了種種障礙,難以實現落地應用及商業價值的轉化。

同時,目前來說,AI解決方案在現階段主要以賦能傳統行業為主,也即AI+,但場景往往具有碎片化、個性化屬性,這對AI企業來說,要實現解決方案從概念化向場景化落地,還有著至關重要的一步,也是商業化過程中最關鍵的一步,這必然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業內人士認為,在產業互聯網、數字經濟趨勢下,AI有著廣闊的發展前景,也是未來產業互聯網的核心基礎,但目前來說,行業仍然處於起步階段,面對較長的行業週期,要實現盈利必然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但AI都教授們如何撐到市場回報期呢?

更為被動的是,在激烈競爭的當下,一方面大額的資金投入未必能創造出對等的收益,另一方面,減少投入又充滿掉隊的風險。據寒武紀招股書顯示,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的研發投入分別為2986.19萬元、2.4億元、5.43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80.73%、205.18%、122.32%。而曠視科技2016年-2018年曠視研發投入分別為7820萬元、2.05億元、6.13億元。顯然,獨角獸們的燒錢遊戲不僅需要繼續,還需要更多的真金白銀。

在這一場無限的遊戲中,似乎至今我們仍難看到勝券在握的“玩家”, 這些所謂的獨角獸們,或許也很難逃脫成為AI產業崛起過程中的墊腳石的宿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