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支“國家隊”為支援湖北醫療隊撐起皮膚安全的終極防線
2020年03月31日17:21

原標題:這支“國家隊”為支援湖北醫療隊撐起皮膚安全的終極防線

皮損不止是天使的印記,更有可能是所有醫療團隊感染新冠病毒的高危時刻。

1月25日,大年初一清晨,四川第一批援湖北醫療隊奔赴武漢,向最危險的地方逆行。

在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只有1.5公里的武漢紅十字會醫院,醫生們每天要"全副武裝"工作6個小時左右,有時甚至8個小時以上。長期佩戴口罩、護目鏡等防護裝備,機械性的摩擦,讓她們的容顏發生了一些變化,臉上出現很多壓痕甚至糜爛,這被人們稱為"天使的印記"、"最美的戰損"。

不美觀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更糟糕的是,一旦皮膚屏障受損,病毒就有可能通過傷口入侵到體內,醫護人員將面臨更高的感染危險。

然而整個四川支援湖北醫療隊1463人,從出川到返川,全程做到了"零感染",沒有一人因為皮膚損傷問題拖疫情的後腿。而為他們提供修復方案的,是隸屬於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西南中心的成都八大處醫療美容醫院——作為醫療專技服務的國家隊,他們在大後方,為前線築起堅實後盾。

湖北有川人援助,川人也必須有人為他們撐起後盾

支援湖北不久的一天,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羅鳳鳴教授憂心忡忡。

"羅教授找到我說,很多隊員的鼻樑上已經出現壓痕、皮損,這勢必會增加感染的風險,要引起重視。"四川第一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隊長劉成說。此問題不容小覷,壓力性皮損及過敏等症狀,會導致糜爛,造成病毒入侵風險,讓整個醫療隊出現安全隱患。

為此,醫療隊在全隊展開詳細調研。數據顯示,27.5%的隊員出現壓力性皮損,接觸性皮炎11.6%,皮膚瘙癢/乾燥/脫皮的更達到74.9%。而最嚴重中的皮膚糜爛,接近20%。與此同時,遠在成都的八大處醫療美容醫院執行院長唐勇,不經意間刷新聞,瞭解到前線醫療隊遭遇皮膚問題,感覺自己應該盡力做點什麼。

"17年前我們參過抗擊非典病毒,看著這些年輕的孩子,感同身受。"唐勇說。

非典疫情蔓延期間,作為中國唯一公立三甲的整形機構——素有整形國家隊之稱的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醫院被徵用為治療非典的定點醫院,過去的經驗讓具備很強防患意識的唐勇意識到,皮損問題會增加感染的風險。他立即做出決定,要求皮膚科製定針對支援湖北醫療隊皮損的護理方案。

疫情初始,八大處已經捐獻了庫存一半的口罩,積極參與各級醫療協會組織物資調配,自身物資已經出現短缺。彼時,四川已向湖北派駐1200多名醫務人員,即使拉出八大處的所有庫存,也無法滿足這麼多人的需要。唐勇找到醫院幾個負責人,商討聯合四川省醫學會繼續向前線捐獻皮損護理藥品的建議,醫院全體通過該項建議,他們希望讓身處一線的醫護人員知道:"湖北有你,你們有我。"

"疫情期間,物流斷檔,我們聯繫到四川葆麗娜等多個廠家,通過多種途徑緊急湊齊了藥品。"唐勇說。這批藥品分別為3種乳(軟)膏、2種生長因子、2種修復敷料,共計9359支/瓶/盒。其中生長因子需要在2-8℃的避光環境總儲存,為此八大處協調了一大批冰袋與多層保溫箱層層套封確保物資功效。3月初,這批護理藥品完好無損的運輸到隊員們手中,能夠應對一線團隊在三個月內可能出現的一切皮膚問題。天道酬勤,這批藥品在最應急的時刻到達了前線,並確保了每一個人的安全。

後疫情期間出現"口罩臉"等皮膚症狀,這些建議你同樣適用

接近兩個月的武漢一線戰役工作,在近日迎來曙光。方艙醫院"關門大吉"、定點醫院一個個恢復正常運行,前線的醫療隊們也陸續返回家鄉。劉成隊長說,圓滿結束工作之時,大多數隊員面部的各種症狀也已基本痊癒,"當時我也出現臉部皮損,用藥三天后就好了。"

儘管疫情已經逐漸退散,支援湖北團隊順利回川,但是按照目前專家給出的結論,社會大眾戴口罩的時間一直要延續到四月底,而戴口罩過敏,已經成為一種社會普遍現象,網絡上甚至出現了"口罩臉"的話題討論,普通大眾如何應對這種問題?如果出現皮損問題又應該採取怎樣的措施保護好自己?為此,記者採訪了參與製定方案的八大處皮膚科主任嚴蕾醫生,希望能夠助力後疫期間的管理防控。

Q:出現的皮損、皮炎、糜爛等問題,是怎麼引起的?

嚴蕾:1.長時間佩戴防護用具,壓力作用下靜脈回流不暢,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皮膚彈力降低,導致紅斑和壓痕;2.醫護佩戴防護用具,比較嚴密,會出現皮膚機械性地摩擦受損,出現糜爛,易繼發感染;3、口罩內高濕度+高溫度環境容易造成皮膚過度水合,影響屏障功能,滋生細菌;4、少部分人對口罩的金屬夾、橡膠帶等材料敏感,再加上出汗多,溫度高,導致接觸性皮炎;

Q:採用的修復方案是什麼?

嚴蕾:針對單純壓力性皮損,可採用醫用修復霜劑或敷料,為皮膚提供一層保護膜,減輕皮膚與防護用具間直接接觸產生的過敏反應。針對已經出現的皮疹,在排除感染後,短期採用弱效激素軟膏,進行抗炎抗過敏,同時外用敷料進行修復,盡快恢復皮膚正常結構和功能。針對因為經常打手消引起皮膚瘙癢、乾燥、脫皮的情況,直接塗上保濕霜,加強皮膚潤澤就可以,如果瘙癢嚴重,影響睡眠,還需短期使用弱激素軟膏止癢。

最嚴重的是皮膚糜爛和潰瘍,我們會按照創面的大小,深淺及有無合併感染,進行分類處理。針對較淺的糜爛,局部洗必泰消毒後,外用重組人表皮生長因子凝膠。針對較深及較大的創面,清創碘伏消毒後,洗必泰脫碘,先外噴堿性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再塗抹重組人表皮生長因子凝膠,保持局部創面濕潤,促進傷口癒合。如果有感染情況,還需要做抗感染處理。

Q:這些方法是否適用於普通大眾?

嚴蕾:春季本就屬於皮膚問題高發期,加之近期大家頻繁戴口罩,極易出現皮膚過敏及不適,網絡上已經出現了各種"口罩臉"的話題。我們的這套方案適用於所有的普通大眾,如果大家還不清楚如何應對,我們將在4月3日在成都八大處微信公眾號上開展《整對了嗎?拯救口罩臉抗疫皮膚科普直播》屆時可以更直觀的瞭解防護方案。另外如果在此期間出現更為嚴重的皮膚問題,可入院進行面診,我們將繼續服務於社會,做好醫療專技國家隊的擔當,確保群眾的疫情防護工作順利進行。

(原題為《獨家揭秘|支援湖北醫療隊危險時刻,這支“國家隊”為他們撐起皮膚安全的終極防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