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之全球疫情觀察:伊朗,逃出雲天還是群體免疫?
2020年03月31日21:25

原標題:南財快評之全球疫情觀察:伊朗,逃出雲天還是群體免疫?

三月底,伊朗的新冠肺炎日確診病例又升到了兩千多,原本十多天的下降疫情拐點再次落空。伊朗本是新冠肺炎疫情較嚴重的國家,疫情防控成功與否不僅關係到整個中東地區公共衛生系統安全,也關係到全球疫情防控的最終勝利。疫情發生後,伊朗政府得到了中國政府鼎力相助,但要取得疫情防控完全勝利依然任重道遠。另一個方面看來,伊朗雖然確診病例人數爬升,但是病死率卻在下降,粗病死率已經落到了6%的區間。伊朗準確的感染率目前未可知,但是數據上的一升一降某種程度上也說明了伊朗防疫加強重症治療的作用,有國際公共衛生學者因此認為伊朗希望發揮國家規模大,年輕人口多的優勢,不做聲的運用群體免疫力策略。不管怎麼說,伊朗目前的措施可能是發展中國傢俱有典範的防疫措施,未來發展中大國更可能走上伊朗防疫的方式,非常值得關注。

一、形勢依然嚴峻、防控終現曙光

伊朗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持續攀升。2月19日,伊朗政府首次確認國內出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2名患者來自什葉派宗教中心庫姆,均在死亡後確診。隨後幾天,疫情在以庫姆為中心的多個省份爆發。截止3月30日,伊朗累計確診病例41495例,死亡2757例,累計治癒13911例,現有重症病例3511例,死亡率達6.64%。

伊朗疫情防控現曙光。2月底,伊朗政府已經採取多項措施阻止疫情進一步擴散,例如關閉學校、取消藝術文化活動,此外還在全國範圍內指定了至少230家定點醫院來治療新冠肺炎患者。3月3日,伊朗全國範圍內的“防疫戰”正式打響,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下令,要求軍隊協助政府衛生部門防控新冠肺炎傳播,伊朗整體進入備戰狀態。3月5日,伊朗啟動了國家動員計劃。根據該計劃,疑似感染者將到醫療機構接受檢測,檢測結果為陽性的病例將被居家隔離,並收到藥物和使用說明。3月26日,伊朗新冠肺炎疫情管理全國委員會宣佈,到4月3日伊朗新年假期結束之前,該國將實施“社交疏遠計劃”,以阻斷新冠病毒的傳播鏈條。3月24日,伊朗總統魯哈尼表示,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和死亡人數正在減少,證明政府採取的措施取得重要成效。3月29日,伊朗衛生部副部長哈利其表示,在伊朗31個省份中,有13個省份疫情情況有所好轉。

二、內外多重因素導致伊朗成為重災區

長期製裁導致伊朗檢測能力等不足。美國的長期製裁不僅嚴重限製了伊朗購買西方國家生產的醫療器械和藥品,還限製了疫情當下急需防控物資的進口,如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等,影響伊朗對病患的檢測、治療和防護工作。美方自退出伊核協定以來,恢復了對伊朗的製裁,尤其是掐斷了伊朗海上出口石油的通道。伊朗的經濟主要依靠石油經濟,因此經濟發展受到重創。加上美方在其他領域也對伊朗進行了製裁,如禁止一些民用物資和軍用物資進入伊朗,特別是醫藥方面,此前美伊關係正常的時候,每年伊朗要從美方進口8億美元的藥品,但是因為製裁,這個數目降為2000萬美元,導致伊朗國內的藥物價格飛漲。不少國際機構和企業曾準備向伊朗提供資金及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但由於美國的製裁以及反洗錢監督機構對伊朗實施的新製裁,使伊朗無法正常與這些機構進行資金往來。

宗教因素增加防控難度。伊朗宣佈確診第一例新冠病毒病例後,伊朗政府下令關閉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庫姆的聖壇和清真寺,但該市的神職人員抵製了數天。甚至在伊朗當局取消了原定於3月初舉行的為期三天的宗教節日後,庫姆居民仍然拒絕遵守省長安全委員會關閉聖壇的命令。一些宗教強硬派人士反對在庫姆進行全面消毒,他們認為庫姆的聖寺原本就是“治癒之地”。直到3月17日,庫姆多所聖寺最終被暫時關閉。

防控意識淡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80%的德黑蘭居民對新冠肺炎有所瞭解,68%的人認為不會感染這種疾病。同時數據顯示,30%的人沒有採取任何防護措施。所以,伊朗國家電視台主持人曾在電視直播節目中突然跪下,懇請大家儘量待在家裡,以防止新冠病毒進一步傳播。另外,伊朗人的文化傳統不太接受長期呆在家裡不去,讓他們放棄聚會、去咖啡館、水煙館等地方,是很難的,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防控難度。

三、中國經驗助力伊朗疫情防控

伊朗積極借鑒中國“四早”經驗,啟動國家動員計劃。根據該計劃,30萬個疫情排查小組從疫情嚴重的地區開始,根據民眾的個人信息進行逐一問詢,疑似感染者將到醫療機構接受檢測,檢測結果為陽性的病例將被居家隔離,並收到藥物和使用說明。該計劃旨在儘早發現疑似患者,並進行隔離治療,緩解醫院的接診壓力。截止3月29日,伊朗國家動員計劃已經完成超過6000萬民眾的疫情排查工作。

建設方艙醫院,提高收治能力。為應對確診病例持續增長,加大對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的收治能力,在中國專家建議下,伊朗政府也開始了方艙醫院的建設工作。疫情嚴重的多個省份宣佈徵用展覽中心、停工工廠等場地建設臨時“方艙醫院”。方艙醫院的建立極大地緩解了伊朗收治能力不足的矛盾。3月26日,伊朗總統魯哈尼表示,由於國家的良好規劃,伊在全國範圍內準備了大量病床;目前武裝部隊準備的4000張病床、各地醫院準備的1.3萬張病床尚未被使用;與此同時,伊已經培訓了10000名新護士,以減輕一線護士的工作壓力。

中國援助幫助伊朗提升檢測能力。2月29日,我國紅十字會誌願專家團隊剛抵達伊朗時,伊朗可做核酸檢測的實驗室只有3家,每日檢測能力為200次左右。到3月13日,能做檢測的網絡實驗室已達到30家,每日檢測能力已達約6000次。雖然伊朗自身的實驗室基礎水平較好,但不具備自己生產核酸試劑盒的能力,中國援助的6-7萬人份試劑盒與專家團隊幫助其迅速提升了檢測能力。3月30日,伊朗國防部宣佈其研發的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實現量產,產能將達到每週8萬份以上。據介紹,該試劑盒檢測所需時間為3小時。檢測能力的提升有助於進一步查明伊朗的實際感染人數,做好篩查、隔離與治療工作。

四、完全勝利依然任重道遠

伊朗抗疫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醫療資源的嚴重不足。由於設備短缺,已經有很多醫護人員感染。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伊朗將面對醫護人員大量短缺的局面。目前伊朗醫生建議大部分症狀不嚴重者回家隔離,但沒有能力對這些人全部進行核酸檢測,因此很多人未能計入確診數字。所以國際公共衛生學者認為伊朗是主動推動群體免疫力的建立,也並非沒有道理。

但是對伊朗防疫而言,目前的關鍵其實是防範院感加重。中國援伊專家團隊通過拜訪伊朗衛生部、多家醫療機構、研究院和社區醫院,發現醫護人員的防護裝備較為薄弱,在防護服和高等級口罩方面有較大缺口。另外,由於檢測能力有限,伊朗主要根據是否有呼吸困難、發熱咳嗽等症狀判斷是否可以出院,而不做核酸檢測,這在一定程度上埋下隱患。

美國製裁加重,伊朗經濟深陷危機。由於國際石油價格連續暴跌,伊朗的外彙收入已經大幅減少,再加上美國不斷強化對伊朗出口石油的封鎖,令伊朗經濟雪上加霜。由於美國的經濟製裁,伊朗當前的原油出口只有峰值時的十分之一。Kpler的數據顯示,伊朗今年2月的石油出口已經降至24.8萬桶/日,比1月的25.4萬桶/日還要低。而在2018年5月美方恢複製裁前,伊朗原油出口一度高達250萬桶/日。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由於受到美國更嚴厲製裁的影響,伊朗經濟2019/2020年度經濟預計將收縮9.5%,高於此前預計的6%。嚴峻的經濟形勢為伊朗的疫情防控埋上陰影。

防控經驗匱乏。中國駐伊朗前大使華黎明表示,伊朗在歷史上極少經曆大規模疫情,該國的傳染病報告、監測和跟蹤系統並不健全,沒有成熟的應對方法和經驗。所以,儘管伊朗的醫療水平在中東地區整體上還不錯,但應對如此突如其來的大規模傳染病仍舊壓力重重。

(馬漢智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發展中國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