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救市,為什麼又是貝萊德?
2020年03月31日00:01

  來源:人民幣交易與研究

  在美聯儲all in 所有工具平複金融市場的動盪時,一個熟悉的人物--拉里·芬克,這位掌握著七萬億美元資產的貝萊德首席執行官再度回到人們的視線。12年前金融危機發生時,也是他,成功幫助美聯儲全程處理了美國國際集團和貝爾斯登遺留下的資產。這一次,為什麼是他,還是他?

照片來源:華爾街日報
照片來源:華爾街日報

  對於貝萊德而言,美聯儲的任命反映了創始人拉里·芬克(Larry Fink)重返了十二年前他在金融危機期間扮演的顧問角色。那段時間,他與財政部長漢克·保爾森(Hank Paulson)之間煲的電話粥要比華爾街大型銀行的那些首席執行官們熱絡得多。他為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提供了一個強大的工具,可用來衡量災難中心資產的風險。這項安排將使貝萊德獲得數千萬美元的政府合同,而這些合同在很大程度上沒有經過招標程序就可以獲得。

  令貝萊德處於金融科技革命的前列,並鞏固了芬克在政治和金融交彙處地位的,就是提供此次交易的核心--貝萊德龐大的技術平台Aladdin。該系統將投資者與市場聯繫起來,確保投資組合持有正確的資產,並衡量全球股票,債券和衍生品,貨幣和私募股權中的風險。

  自金融危機以來,阿拉丁的影響力激增。如今,它已成為許多投資管理行業最大參與者的中樞神經系統。這也使的貝萊德從2008年一家有影響力的大型基金公司,成長為今天的一個龐然大物。 自那以來,該公司的資產翻了三倍,這主要歸功於芬克(Fink)在2009年決定收購巴克萊的投資管理業務所致,其中包括iShares,它珍貴的ETF業務現已成為貝萊德皇冠上的明珠。

  美聯儲的好夥伴--影子央行貝萊德

  美聯儲官員希望,他們可以通過動用300億美元的國債基金來吸收未來的損失,但鑒於美聯儲從未讓自己暴露於此類信貸風險,聘請外部管理人員也勢在必行。儘管許多金融集團都擁有資產管理或諮詢技能,但沒有一家擁有貝萊德那樣的綜合技能。另一方面,貝萊德在過去10年里打造了一家極具知名度的資產管理公司,他還利用2008年協助管理聯儲工具的經驗,讓該諮詢公司在其領域佔據了主導地位,為許多公共機構提供服務。

  正如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所指出的,貝萊德擁有“在二級市場大量購買所有相關類型的公司債券和公司債券的專業技能”。簡單地說,貝萊德的經驗和數據庫使其成為美聯儲的天然合作夥伴。

  也有質疑聲認為,美聯儲承諾投資ETF,這與貝萊德旗下ETF業務有直接利益衝突。貝萊德稱,其資產管理部門和諮詢部門之間有著嚴格的隔離。美聯儲官員指出,貝萊德的任務只是短期合約,因此很快就會進行評估。

  這一次,美聯儲一共委託貝萊德旗下的金融市場諮詢公司運營3個工具:

  代表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購買由多戶住房抵押貸款擔保的機構商業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美聯儲將決定哪些由聯邦國民抵押貸款協會(Fannie Mae, 簡稱﹕房利美)、聯邦住房貸款抵押公司(Freddie Mac, 簡稱﹕房地美)和Ginnie Mae擔保發行的證券可以購買。貝萊德將執行這些交易。

  貝萊德還將管理兩項大規模債券購買計劃,將負責一個由美聯儲支持的機製,從美國公司購買新的投資級債券。

  該公司還將監管另一個購買已經發行的投資級債券的工具。購買債券將是這一努力的重點。但該公司也可以選擇購買投資美國投資級債券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包括該公司自己的ETF。貝萊德是最大的債券ETF提供商。

  而美聯儲公佈消息的當天,投資者向貝萊德(BlackRock)管理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入了創紀錄的15億美元,這筆款項相當於這家資產管理巨頭將獲得約230萬美元的管理費用,這全都歸功於美聯儲。 雖然該公司將把投資於自家ETF所賺取的任何費用返還給美聯儲,但顯然,隨著投資者競相搶跑央行預期的購買量,大量流入ETF的交易表明,美聯儲在間接地塑造市場的同時,也使貝萊德受益。

  一位資產管理高管忿忿不平地表示:“這實在令人髮指。” 市場上可能有100-200名經理可以做這件事,但美聯儲卻選擇了貝萊德。”

  是的,貝萊德在ETF市場中的統治地位引發了人們對利益衝突的質疑。該基金集團的5,660億美元固定收益ETF約占全球總數的一半。美聯儲的購買可能會增加該公司ETF的資產,提高其流動性,甚至可能吸引新的投資者,因為他們對美聯儲就在他們身旁感到安心。

  長期專注於金融領域人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約翰·莫利(John Morley)表示,“我不知道還有其他什麼公司能在短時間內處理這類事情。” 他說,即使貝萊德沒有直接參與,鑒於其ETF的主導地位,它也會與美聯儲合作。

  自2008年危機爆發以來,該公司的金融市場諮詢部門已為250多個客戶提供過服務,其中還包括中央銀行、政府和監管機構。貝萊德首席運營官羅伯·戈德斯坦(Rob Goldstein)在上個月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說,金融市場諮詢業務具有“某些客戶需要的能力,而且在這個領域,沒有多少人可以提供這種能力。” 在過去的十年中,貝萊德從各種公共組織中僱用各類人士在其FMA部門任職。其中包括瑞士央行前行長菲利普·希爾德布蘭德(Philipp Hildebrand)是貝萊德的副主席。美聯儲前副主席斯坦利·費舍爾(Stanley Fischer)和前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是高級顧問。

  貝萊德聯合創始人芭芭拉·諾維克(Barbara Novick)上個月宣佈離開公司,多年來一直在華盛頓露面。在金融危機之後,她幫助貝萊德避免了“具有系統重要性”的標籤。而今天美聯儲的決定似乎具有諷刺意味:在危機時刻,美聯儲正在尋求貝萊德幫助,部分原因是它是如此重要。

  阿拉丁--資產管理界的黑匣子

  獲得美聯儲信任的原因之一,是貝萊德所擁有的科技利器--阿拉丁。這一所向披靡的風險管理利器,對於一些大型非金融公司而言,是如此重要。僅次於貝萊德的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先鋒(Vanguard)和道富環球投資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就是阿拉丁的用戶,按資產排名前十的保險公司中,有一半也是阿拉丁用戶,此外,還包括規模為15億美元的全球最大的日本政府養老基金。蘋果、微軟和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美國三大上市公司)也都依靠該系統管理其數千億美元的公司資金投資組合。

  然而,除貝萊德之外,外界對阿拉丁真正的影響力卻還是一無所知。貝萊德曾對外表示,公司旗下的總資產已不能完全反映客戶如何使用該系統。據公司一位前僱員透露,由於阿拉丁吸引了巨額資金,平台上的資產數已不再透露。在過去三年中,阿拉丁增加了許多新客戶,股票市場的價值增長了三分之一,債券市場的規模增長了13%。根據公司和公開文件顯示,如今,平台上的240個客戶中的三分之一就已經貢獻了21.6萬億的資產,僅這個數字就相當於全球股票和債券的10%。

  “阿拉丁已經成為市場的支柱,” Aperture Investors首席執行官,6000億美元投資集團AllianceBernstein的前負責人彼得·克勞斯(Peter Kraus)說。“它擁有龐大的曆史客戶群。” 阿拉丁通過加強與客戶的聯繫並實現收入多元化,推動了貝萊德無與倫比的增長。

  阿拉丁龐大的影響力引發了人們的擔憂,即它或貝萊德可能在遇到衝擊時(例如網絡攻擊,惡意代碼行或公司突發危機)成為阻礙金融體系穩定的瓶頸。 今年1月,英國監管機構金融行為監管局(Financial ConductAuthority)就表示,如果阿拉丁(Aladdin)這樣的大型投資組合和風險體系的失敗 “可能會造成嚴重的消費者傷害”,甚至“損害市場誠信”。

  BNY Mellon國際資產管理業務前負責人喬恩·利特爾(Jon Little)表示:“該行業正越來越依賴像阿拉丁這樣的少數參與者。” “但是,【監管者】似乎不願意直接監管或干預這些關鍵服務提供商。”

  貝萊德首席運營官羅布·戈德斯坦(Rob Goldstein)表示,阿拉丁的風險工具旨在支持而非取代投資組合經理。儘管阿拉丁沒有告訴資產管理公司買或賣的內容,但有人認為,如果全球大部分資產對阿拉丁放出的警告做出反應,則數萬億美元將對事件做出反應,例如爆發大流行或爆發戰爭。投資經理和資產所有者越依賴阿拉丁來衡量風險,他們對投資組合決策的責任就越小。

  1月份,規模達580億美元的美國養老基金洛杉磯縣僱員退休協會(Los Angeles CountyEmployees‘Retirement Association)突顯了這種擔憂。它引用了“集體思考”的潛力,因為它拒絕了阿拉丁的風險承受能力。“如果係統中存在任何弱點,那麼接近風險管理的寡頭壟斷將尤其危險,”資產管理規模達4760億美元的信安全球投資公司(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s)前首席執行官吉姆·麥考恩(Jim McCaughan)說。

  阿拉丁在知名公司中的關鍵作用也使其成為網絡犯罪的主要目標。風險投資公司Cyberhedge的創始人,前基金經理瑞恩·多德(Ryan Dodd)表示,貝萊德和阿拉丁誘使黑客成為攻擊目標,其中包括受到國家支持的黑客。他說:“它們提供了一個萬能鑰匙,可以解鎖成千上萬個其他高價值目標的帳戶,例如阿拉丁的用戶。” 阿拉丁的複雜性加劇了這些風險。開啟和關閉該系統可能需要花費數年時間,因為它通常需要替換一系列不同的系統,並且用戶必須扭曲其操作方式以適應Aladdin的模型。一位客戶(其業務在三年內過渡到了阿拉丁)將這一過程比喻為“在賽道上加速行駛時更換輪胎”。

  貝萊德首席運營官羅布·戈德斯坦(Rob Goldstein)表示,阿拉丁的風險工具旨在支持而不是替代投資組合經理,並補充說競爭對手的平台也提供了另一種選擇,從而否定了金融體系過分依賴阿拉丁的說法。戈德斯坦說,“儘管這是基礎設施的關鍵部分,但客戶在其內部工作中還是有許多關鍵基礎設施。” “我們生活在競爭異常激烈的環境中。”

  貝萊德在投資行業及其提供的業務中的主導地位規模導致了潛在的利益衝突。作為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是全球大多數上市公司(包括許多阿拉丁客戶)的最大股東之一。例如,貝萊德是桑坦德銀行的最大股東,桑坦德銀行的資產管理部門去年加入了該平台,而最近,彙豐銀行和瑞士信貸的主要股東也成為其客戶。這引起了競爭對手的關注,他們指責貝萊德作為主要投資者對這兩家公司施加影響力,從而說服他們選擇阿拉丁,但貝萊德拒絕了這一想法。

  在某些情況下,潛在的衝突是多層的。貝萊德是蘋果公司的第三大股東,對蘋果公司的股東投票有影響力,而基金經理聯合創始人蘇·瓦格納則是兩家公司的董事會成員。瓦格納女士還是瑞士再保險公司的董事會成員,瑞士再保險公司是阿拉丁的另一位客戶,瑞士再保險公司的前副董事長MathisCabiallavetta是貝萊德集團的董事會成員。使用阿拉丁的英傑華集團(Aviva)前首席執行官馬克·威爾遜(Mark Wilson)於2018年在貝萊德(BlackRock)董事會任職期間就職。該決定激怒了英國保險公司的股東,他們擔心英偉達的投資部門與貝萊德競爭時會造成利益衝突。六個月後,他離開了英傑華,並留在貝萊德的董事會。道富銀行在2018年以2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受基金經理歡迎的阿拉丁競爭對手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 。

  阿拉丁代表了資產,負債,債務和衍生品投資網絡,貝萊德於1988年成立後不久就開始為債券的投資組合進行簡單的分類帳。隨著其發展,貝萊德擴大了對某些客戶的使用範圍。第一家客戶是通用電氣公司,該公司在1994年出售了陷入困境的經紀公司基德·皮博迪(Kidder Peabody),但不確定如何在其資產負債表上為這些資產定價。一系列類似的一次性安排最終使貝萊德(BlackRock)於2000年將阿拉丁做為對外提供的產品。

  戈德斯坦說,“當我們給通用電氣的基德·皮博迪做業務時,那還是一台X光機。” “當我們有機會應對最近的[金融]危機時,那是一台核磁共振(MRI)機器。”

  阿拉丁系統擴展迅速。貝萊德2015年收購FutureAdvisor的交易催生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瑞銀(UBS)使用金融顧問平台的分支。貝萊德還為包括紐約梅隆銀行(BNY Mellon)在內的託管銀行提供了阿拉丁版本,以保護由貝萊德等基金集團管理的資產。去年,貝萊德(BlackRock)以 13億美元收購了私募股權技術平台eFront,將阿拉丁的業務擴展到流動性較小的資產上。,同時也阻製了競爭者的崛起。

  現在,投資變得越來越電子化,越來越依賴大數據。隨著處理信息的工具變得越來越複雜,投資者、基金經理和保險公司已經轉向更大的平台(例如Aladdin)來取代多個專業系統。

  阿拉丁的增長反映在貝萊德的資產負債表上。去年,由阿拉丁主導的技術收入達到9.74億美元,僅占公司總收入的7%,但是該公司增長最快的領域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師預測,這一收入將在未來六年內翻一番。

  芬克先生表示,他希望貝萊德的收入到2022年將有三分之一來自技術。這包括阿拉丁系統上的資金、以及客戶在平台上選擇資金的費用。該公司向投資貝萊德基金並簽約阿拉丁的機構提供折扣。阿拉丁的收入被固定在穩定的長期合同中,使貝萊德的收入從其資產收費中分散出來,資產收費在市場低迷時期有所下降。

  阿拉丁的統治地位吸引了更多的競爭。擁有30億美元資產的道富銀行(State Street)在2018年以2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基金管理人流行的平台Charles River。此後,它已簽下了四個新客戶,包括Lazard AssetManagement。總部位於哥本哈根的SimCorp的平台Dimension還贏得了包括世界銀行在內的一系列美國客戶,並且擁有穩定的歐洲用戶,例如Axa和UBS的投資部門。今年1月份,分析提供商MSCI 以1.9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專門從事私人資產數據的Burgiss Group的少數股權。

  到目前為止,儘管貝萊德的競爭對手提供了更便宜,更靈活的條款,卻幾乎沒有讓競爭對手屈服。迄今為止,只有一個大客戶公開背叛,即意大利基金公司先鋒公司(Pioneer)被法國企業Amundi撬走。

  “我們選擇我們完全能控製的軟件,”歐洲最大的投資集團Amundi的首席執行官Yves Perrier說。“我不想依賴競爭對手。”

  美聯儲面臨的問題是:這是一場阻止流動性枯竭的戰爭。白宮正允許美聯儲官員像2008年那樣靈活地試驗,然而,即便有了這種自由,美聯儲官員也面臨一個實際問題:在人力和技能方面,他們沒有所需的全部資源。

  目前,美國大約有價值1萬億美元的投資級公司債券面臨被降級的危險。事實上,汽車公司福特360億美元的債務已經變成了垃圾債。美聯儲表示,它將委託相關公司購買投資級信貸,以限製債券領域可能的損失。

  貝萊德的自我進化

  貝萊德去年收購了總部位於巴黎的eFront ,並將其與Aladdin結合在一起,該平台提供了盡職調查和投資組合計劃,績效和風險分析的技術。

  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貝萊德(BlackRock)最近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告訴投資者,該公司的絕大部分技術收入都來自阿拉丁(Aladdin)對機構的服務能力,該能力為投資管理技術樹立了標準。

  芬克說:“我們的長期戰略是為儘可能多的資產管理價值鏈提供技術,並使阿拉丁成為投資組合的語言。” “對阿拉丁和我們的技術能力的需求仍然很強勁,我們預計增長將通過向現有客戶擴展其能力,吸引新客戶,實現無機增長(包括eFront以及客戶自身擴展業務的增長)來推動。”

  芬克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補充說,對eFront的收購將支持其非流動性替代業務的增長,這筆交易使貝萊德得以在Aladdin系統中增加“可持續性保護套”。可持續投資仍然是資產經理的主要重點。

  “投資組合的語言越來越真實,我們致力於這一目標。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認為我們必須在Aladdin上增加可持續性的手段,並確保貝萊德的客戶和我們的投資者可以將可持續性視為未來的主要投資風險之一。” 芬克說。

  “我現在回頭再看eFront的收購,我甚至不知道如果沒有這些系統,我們如何能夠運作。我們多年來一直在與投資者討論需要更多流動性的需求,現在我們有技術可以幫助他們這樣做。”

  貝萊德的季度技術服務在2019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長35%,全年技術收入增長24%,達到9.74億美元,這是由於阿拉丁持續增長以及對其eFront收購的影響所致。

  美國交易所集團ICE已將其固定收益交易平台與貝萊德阿拉丁投資運營系統集成在一起,以提供買方自動投資組合交易協議。

  與阿拉丁的聯繫將使投資公司可以使用ICE債券投資組合參與拍賣,這是一種執行工具,使參與者可以拍賣一個或多個市場參與者的債券投資組合。

  投資組合可以包含任意數量的債券,可以是全部購買,全部出售或兩者結合。買方還可以參與兩種交易時段格式,即在市場上或在收盤時,交易者可以使用ICE Data Services的連續評估價格或日終評估。

  ICE Bonds總裁MarshallNicholson表示:“通過將此協議與我們的ICE數據服務的持續評估價格結合在一起,投資組合經理可以執行儘可能接近資產淨值的價格,從而大大減少基準的跟蹤誤差。”

  組合交易作為買方公司轉移大量信用風險的一種手段,近年來越來越受歡迎。該協議被人們普遍認為是一攬子交易或程序交易,已有一段時間了,但隨著全球債券市場的電子化和固定收益ETF的激增,投資組合交易已成為處理大型複雜交易的 有效方法。以及多方面的債券交易。

  流程過去非常手動,由許多電子錶格組成,並與交易對手來回交易以定價和執行單個債券,但是固定收益交易平台提供商 Tradeweb 和 MarketAxess 都根據購買需求推出了投資組合交易服務方面,可以更有效地在單個投資組合中交易多個債券。

  “將這種拍賣協議添加到ICE Bonds現有的詢價單和中央訂單簿協議中,將為交易者提供一種更有效的買賣一籃子債券的方法,這將補充我們創新,開放式架構解決方案ICE ETF Hub的工作流程。 支持ETF交易的主要市場。” Nicholson補充說。

  背景介紹

  2000年,芬克將自己的分析師團隊分離出來,組建了貝萊德解決方案公司(BlackRock Solutions),隨後開發出了一個名為“阿拉丁(Aladdin)”的風險管理系統。以下為來自知乎上的背景介紹。

  阿拉丁主要的五大功能:

  阿拉丁的強大之處,在於能夠為投資者的資產組合定製特定的風險情景。每個投資者都可以通過阿拉丁來針對各自投資組合中的特性來進行調整,包括模擬某種市場情況或曆史情景,以此得出在這些情況發生時投資組合的風險和收益變化。

  比如,投資者可以模擬“自然災害”、“英國脫歐”、“美聯儲加息”,甚至“朝核危機爆發”等情況下,投資組合會有什麼樣的表現。投資者若是持有新興市場債券,股票和貨幣資產,想要瞭解黃金價格上漲時會對自己持有的這些新興市場資產帶來什麼影響,就可以利用阿拉丁模擬黃金價格上漲的情況。

  阿拉丁基於其數據儲存中心裡大量可靠的曆史數據,將預測細化到每一天。它會根據數據分析統計結果,分析各種資產之間的相關性,通過蒙特卡洛法則,模擬金融市場可能出現的情況,並且為投資者的每一項資產,每一隻股票給出可能存在的風險情景,以及在風險情景下的走勢。例如,若是某一投資者持有大量債券,阿拉丁就會給出未來利率上升或下降時債券的走勢以及債券對手方破產時帶來的影響。

  不僅如此,阿拉丁還會根據模擬出的特定情景,給出資產組合中不同資產之間的相關性的變化,這十分有效地幫助基金經理未雨綢繆,在風險爆發前就進行組合優化構建,並在風險來臨時,及時地進行風險控製。

  根據經濟學人在2015年的報導,這個位於華盛頓州的數據中心,每天有6000台電腦日夜運作,替170多家銀行、保險公司、主權投資者等投資機構分析可能帶來損失的風險。

  根據阿拉丁官網的公開資料顯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全球有大約25000個機構投資者依靠阿拉丁平台作出投資決策,並由超過1000名開發人員對系統進行持續的強化。貝萊德運行了一個數據和分析倉庫,有著超過600名專家針對創建質量控製和分析進行研究,並涵蓋了不同資產類別的投資過程。

  可以說,“阿拉丁”是貝萊德倍受美國政府和全球金融機構追捧的“神燈”,也是貝萊德得以不斷加蓋樓層的“地基增強器”。(編輯:雨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