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蔓延致使國家戰略儲備不足,全美多州醫療物資短缺
2020年03月31日19:59

原標題:疫情蔓延致使國家戰略儲備不足,全美多州醫療物資短缺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全國範圍內的迅速蔓延,各州正努力填補關鍵醫療設備的缺口。各州政府稱,聯邦政府仍未完全滿足他們的物資需求,數以百萬計的口罩和呼吸機尚未就位。

預算之爭暴露美醫療物資短缺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3月29日報導,3位消息人士透露稱,2月5日,全球疫情暴發,當時美國國內只有不到12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當天,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阿紮爾(Alex Azar)要求白宮行政管理與預算局向衛生部提供20億美元的資金,用以補充聯邦政府國家戰略儲備庫中的緊急醫療設備物資,如口罩與呼吸機,這些物資正日益枯竭。

對此,行政管理與預算局的官員則指責阿紮爾曾繞過白宮就此事遊說美國國會,籌措補充庫存所需的資金,因為此事應由白宮負責,阿紮爾對該官員的指控予以否認,兩人隨後就此在白宮情報室里“爆發了一場口水戰”。

值得注意的是,當白宮於數週後向國會提交了預算補充申請時,衛生部請求的20億美元資金被削減至僅5億美元。白宮行政管理與預算局則在29日對此解釋稱,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7日通過了價值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其中,白宮已經為衛生部要求補充的國家戰略儲備爭取到了160億美元的資金,“這比衛生和公眾服務部要求的20億美元還要多。”

《華盛頓郵報》刊文指出,圍繞資金的糾紛暴露出美國正面臨醫療物資短缺,疫情當前,由於各州政府迫切地想從國家戰略儲備中獲取醫療物資,這已使得該儲備庫存緊張不堪。此外,多位聯邦政府、州政府乃至醫療專家均向媒體表示,國家戰略儲備庫本身就“問題重重”,它多年來還一直遭受著資金不足、權限變動、供應分配混亂以及缺乏透明度等問題的困擾。

資料顯示,為應對恐怖主義襲擊而,聯邦政府在20世紀90年代末建立了國家戰略儲備庫,該設施最初的目標是為了抵禦化學、生物、放射以及核威脅,例如該儲備庫在全美1300多個設施內存放了神經毒劑的解毒劑,以便一旦發生生化武器襲擊,各州可以迅速獲得這些解毒劑。在此後的幾十年間,國家戰略儲備庫的任務目標已經逐步擴大到了應對自然災害和傳染病威脅。

對於許多州的政府官員和醫護人員來講,國家戰略儲備庫的秘密倉庫已經使得他們自己感到日益灰心,因為他們自己難以購買,甚至是只是找到關鍵的醫療設備,來應對席捲全美的新冠肺炎疫情,與此同時,他們所急需的口罩、藥品、呼吸機和其他醫療物資正靜靜地躺在國家戰略儲備庫的某處秘密倉庫里。

曾擔任國家戰略儲備庫主任12年之久,並在2020年1月退休的格雷格·布瑞爾(Greg Burel)向媒體表示,儘管國家戰略儲備庫擴大了物資供應規模以實現其目標,但是該儲備庫最初的設計和目前的資金並不足以應對像新冠肺炎這樣如此嚴重的全國性流行病。

國家戰略儲備難以應對疫情

《華盛頓郵報》報導稱,自從美國於1月21日報告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以來的兩個多月裡,各州對於口罩、呼吸機、護目鏡、手套和防護服的緊急需求已經將國家戰略儲備庫壓得喘不過氣來。與此同時,許多州政府的官員還表示,他們不理解各州獲得物資的多寡是由何種標準決定的。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3月23日報導,在科羅拉多州,聯邦政府送來的物資供給只能維持大約一整天。俄亥俄州政府官員則表示,儘管聯邦政府已經把戰略儲備庫里所有的東西都送到了醫院,但是這些東西數量並不多,用“小盒子”就裝得下,甚至不需要用卡車拉。

伊利諾伊州州長普利茲克(J.B. Pritzker)則表示,他一直在通過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和其他州爭奪醫療物資。密歇根州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指出,聯邦政府每天提供給該州一家醫院的物資根本不夠用一天,僅可勉強支撐該醫院的一次輪班。

對此,特朗普多次警告各州不要抱怨他們收到了多少物資,他還建議副總統彭斯不要給那些對聯邦政府抗疫措施持批評態度的州長打電話。彭斯則在26日指出,國家戰略儲備庫已經為各州運送了900萬個N95口罩和2000萬個醫用口罩以及“數以百萬計”的手套、防護服和防護面罩。

《華盛頓郵報》刊文稱,除了動用國家戰略儲備庫,特朗普已於27日正式啟動《國防生產法》,徵用企業資源抗擊新冠病毒疫情。特朗普已要求通用汽車公司生產數萬台治療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所需呼吸機。

不過,特朗普和彭斯也敦促全美各州自行從市場上購買醫療物資。CNN報導稱,特朗普在19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強調,州長們應該為調配醫療物資做“大量的工作”,“我們聯邦政府官員不是物流公司員工。”

然而,多個州政府的官員批評稱,特朗普與彭斯的建議並不現實。維珍尼亞州、馬里蘭州以及華盛頓特區的政府均表示它們從聯邦政府處收到的醫療物資不足以應對疫情,為此,它們不得不在市場上搶在其他州下手前買下醫療物資。

“在現在這種全國性危機時刻還允許自由市場決定醫療物資的價格與數目多寡絕對不是美國為應對疫情而應該做的。”維珍尼亞州州長諾沙姆(Ralph Northam)說道,“這就是我們為何需要聯邦政府出台全國性的應對措施。”

與此同時,醫療行業從業人員也對各州州長對聯邦政府的批評表示讚同,如在新罕布殊爾州中部經營兩家醫院的湖區醫療保健公司(Lakes Regional HealthCare)總裁凱文·多諾萬(Kevin Donovan)指出,該公司已經沒有辦法在私人市場上通過供應商購買醫療防護設備了,“我們訂了,但沒有錢支付,因為生產口罩和其他緊急防護裝備的公司要求貨到付款。”

多諾萬還表示,由於已經取消了很多可以賺錢的手術,所以他的醫院和其他許多醫院一樣正面領現金不足的難題。

“除了國家戰略儲備庫,我還真的不知道還可以從哪裡獲得這些醫療物資了。”多諾萬說道。

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CDC)前代理主任理查德·貝瑟(Richard Besser)則向媒體表示,雖然聯邦政府預設的應對措施足以應對多重緊急情況,但是所謂多重緊急狀況並不意味著全美50個州和華盛頓特區同時發生緊急事件,而這正是美國正在遭遇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