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會日期定了,中國軍團備戰要面臨這些挑戰
2020年03月31日11:45

  原標題:東京奧運會日期定了,中國軍團備戰要面臨這些挑戰

  2020東京奧運會延期決定公佈6天后,圍繞這場曆史變局首個謎題的答案終於浮出水面。北京時間30日晚,國際奧委會宣佈,東京奧運會將於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舉行。

  這一決定對於東京奧運會而言,絕非僅是刷新奧運聖火在日本國立競技場點燃時刻那般簡單。從現在開始,東京奧運會乃至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曆史都將進入前所未有又充滿挑戰的倒計時。

東京奧運會確定將於2021年7月23日開幕。圖片來源:東京奧運會官方微博
東京奧運會確定將於2021年7月23日開幕。圖片來源:東京奧運會官方微博

  環環相扣 奧運定檔僅是開始

  自東京奧運會確定延期至2021年起,“史無前例”便成為媒體報導的高頻詞。從宣佈推遲,到6天之內確定新日程,在這場始料未及的漩渦中,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正加速解決奧運延期所帶來的次生危機。

  此前,國際奧委會曾與32個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舉行電話會議,商討推遲後的東京奧運會資格等焦點問題。最終各方達成一致,已經獲得的奧運參賽資格保留至2021年,還未產生的奧運資格如何調整,各方將盡快給出答案。

  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隨著東京奧運會舉辦時間塵埃落定,包括世界田聯、世界羽聯和國際泳聯在內的諸多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都相繼表態,或延期原定於明年舉行的重大賽事、如田徑世錦賽、游泳世錦賽等,或將進一步商討奧運資格選拔的應對之策。

  國際泳聯第一時間發表聲明。

  針對此次新日程,國際奧委會也表示,這將有助於為其他國際體育賽事的日程變動造成最小的影響,並為資格賽舉辦提供充分的時間。只不過,這萬眾矚目的第三步則需要集國際體育的力量共同完成。

  形式待定 奧運資格充滿未知

  中國奧委會新聞發言人曾表示,中國已經在339個奧運會小項中獲得了161個小項資格,綜合往屆奧運會參賽情況和各項目競技實力,前期預計可獲得210個左右小項參賽資格,基本實現了“該拿的資格都拿到”的目標。

  不過與此同時,仍有不少運動員正在為站上奧運賽場付出努力。其中,既有實力超群者,對奧運資格勢在必得,只待選拔賽或積分週期塵埃落定;也有在積蓄力量衝擊奧運資格,為在東京舞台奮力一搏。不可否認的是,他們都不同程度受到諸多不確定因素的干擾。

資料圖:東京奧運會女足亞洲區預選賽B組最後一戰,中國女足1:1戰平澳州隊,名列奧預賽小組第二。圖為中國隊姚淩薇(紅,16號)在比賽中帶球。 中新社記者 陶社蘭 攝
資料圖:東京奧運會女足亞洲區預選賽B組最後一戰,中國女足1:1戰平澳州隊,名列奧預賽小組第二。圖為中國隊姚淩薇(紅,16號)在比賽中帶球。 中新社記者 陶社蘭 攝

  以中國女足為例,球隊與韓國女足的兩場奧運附加賽,原定於3月舉行。後又幾經更改,推遲至6月。不過,即使附加賽舉辦時間仍存變數,球隊的備戰步伐卻並未因此放慢。4月2日,中國女足將在在蘇州展開近一個月的集訓。而已命懸一線的中國男籃世界盃落選賽前景,更要隨之打上一個問號。

  常言道:“好事不怕慢”,儘管暫時還缺少明確的選拔時間和方式,確實給隊伍製定備戰計劃平添不少麻煩。但問題客觀存在,在奧運資格選拔方式更新之前,唯一能做的,也僅有堅定信念,做好自己,保持好狀態。

  週期調整 “4+1”並不簡單

  眾所周知,無論以單項角逐為主的國乒、跳水隊,還是參加集體項目的中國女排,“集訓”已經成為中國運動隊打磨技戰術、提升默契的重要訓練方式。當疫情來臨,訓練有素又強有力的後勤保障,也讓訓練館成為運動員們的“避風港”。

資料圖:中國女排鎖定東京奧運會入場券。中新社記者 湯彥俊 攝
資料圖:中國女排鎖定東京奧運會入場券。中新社記者 湯彥俊 攝

  儘管不必過多擔憂因疫情降低訓練質量,但當東京奧運週期由4年延長至5年,如何應對並無前車之鑒的全新局面科學備戰?即便強如跳水、國乒這樣的夢之隊,這同樣也是待解的難題。

  而所有問題的癥結似乎只有一個,那便是“未知”。中國乒協主席劉國梁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就坦言,奧運備戰是按照“四年一屆”的週期來的,目前“4+1”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有很多變數和未知的東西。

  奧運會延期,原有的計劃被迫脫離預設軌道,這是所有運動員都面臨的困擾。但挑戰亦是機遇,應變原本就是賽場內外不變的課題,備戰奧運不是守株待兔,直面挑戰、補足短板才是鑄就一名優秀運動員、一支勇猛之師的應有之義。

資料圖:中國跳水隊進行隊內測驗 富田 攝
資料圖:中國跳水隊進行隊內測驗 富田 攝

  賽事取消 選手狀態如何保證

  儘管東京奧運會已經確定新的日程,各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也正緊急製定新的賽曆。但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缺乏高級別賽事仍是運動員和代表隊需要面對的冰冷現實。

  受疫情影響近期賽事相繼取消,影響的不僅是運動員的收入,缺少真槍實彈般的競爭氛圍,選手如何保持競技狀態同樣引起外界擔憂。中國游泳協會、中國跳水協會主席周繼紅曾說:“長時間訓練,運動員沒有設定一個目標的話,思想容易疲勞。”

  特殊時期當行特殊之法。一個月前,一場“特殊”的中國跳水冠軍賽在北京展開角逐。沒有觀眾、媒體,比賽通過網絡直播的形式呈現在全國觀眾面前,這是中國跳水隊在疫情面前取得的又一次突破。

資料圖:中國游泳協會、中國跳水協會主席周繼紅。
資料圖:中國游泳協會、中國跳水協會主席周繼紅。

  不止跳水隊,射擊隊舉行虛擬比賽,運動員在大屏幕上與對手競爭;國乒在海外集訓期間上演“性別大戰”;中國田徑協會鼓勵各省市區田徑訓練基地舉辦比賽……各協會在備戰過程中的花樣百出,也成為提高運動員競技水平的保障。

  沉澱心態 摒棄負面情緒

  近日,美國女排主教練凱拉里曾透露,得知東京奧運會延期後,許多美國女排的隊員們既感到如釋重負,也感到難過。的確,面對延長一年所衍生出的諸多未知因素,時刻處於緊繃狀態的運動員難免會出現情緒上的波動。

  正如跳水奧運冠軍吳敏霞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說的那樣:“隨著年齡增長,依然要在訓練中再多堅持一年,這份艱難只有運動員自己最清楚。”一旦選擇繼續堅守,要付出的又豈止是汗水和時間那般簡單。

  尤其是對於職業生涯步入暮年的老將而言,漫長職業生涯積累的傷病和倦怠,也並非咬緊牙關就能挺過。從昔日中國體壇領軍人、37歲的林丹,再到32歲的馬龍、31歲的蘇炳添們……每個人都在和時間抗爭,在與自己的作戰中堅守著。

  如此變局之下,難保每個運動員都可以從容應對。此時,在關注競技狀態的同時也密切聚焦心理波動,幫助他們及時摒棄負面情緒,與訓練同樣重要。

  作者:王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