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張豐:從明天起,對地鐵上的手機外放說不
2020年03月31日21:29

原標題:夜讀|張豐:從明天起,對地鐵上的手機外放說不

從明天開始,如果你在地鐵上大聲喧嘩、吃東西或者把手機外放聲音搞得很大,你就違規了。這不是愚人節玩笑。《城市軌道交通客運組織與服務管理辦法》將於4月1日正式實施。

該管理辦法最受關注的是第五章“乘客行為規範”:扒門、強行上下車、隨地吐痰、手機外放、大聲喧嘩、進食、帶寵物(導盲犬、警犬除外)等,都在禁止之列。

總體的原則是,在乘車的時候,儘量不要影響別人。比如,你實在餓得要低血糖了,從包里拿出一塊巧克力,偷偷放進嘴裡,相信不會有人舉報,但是如果是你沒來得及吃早飯,在車廂里吃包子喝豆漿,恐怕就惹人厭煩了。

大都市的生活,核心要義在於巧妙把握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城市聚集了大量陌生人,人們必須互相尊重,否則就會陷入無休止的爭議。但是,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事實上,由於不同文化背景和生活習慣,人們對到底什麼樣的距離才是合適的,也有不同的看法。

這讓我想起在日本生活過的日子。日本社會生活的核心是“儘量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在地鐵站和人撞在一起,首先鞠躬道歉準沒錯。日本電車里還有一個“潛規則”,就是不準打電話。有一次我的手機突然震動,準備接的時候,就看到了陪同我的日本朋友製止的目光。

一些技術手段,也保證了日本社會中人與人的距離感。日本產的手機,拍照的聲音無法取消,如果你拍照,就會哢嚓一聲暴露出來。我有一次看到一個拄著拐的男孩和他的漂亮女友,忍不住偷拍一張發在朋友圈後也被朋友告誡馬上刪除。不事先告知別人就拍照,就是不文明。

相比之下,我們的距離感就沒那麼清晰。當然,國情不同、文化不同,這其實沒有什麼可比性。但這或許說明,我們對人與人之間的“界限感”看得還沒那麼重。

不過,“界限感”在都市生活中,還真是不可或缺的。近年來,因為發生在地鐵里的爭執事件時有發生。因為,相當多的城市才剛進入“地鐵時代”沒幾年,整個社會的“乘車規範”還不那麼明確。

比如,隨地吐痰大家都反感,但是,“大聲喧嘩”,多大聲音才算“大聲”呢?手機外放更是常見,但也有很多人認為外放屬於個人自由,別人管不著。

一些爭議,總要經過廣泛討論,共識才會形成,公共道德才能得到建立。《城市軌道交通客運組織與服務管理辦法》的推出,也是重要的一步。它讓人們有成文的規定可以參照,成為了一種“最強烈的呼籲”。

疫情期間我只有一次乘坐地鐵的經曆。當時,因為要看書,口罩沒有戴規範,鼻孔露在了外面。一個車廂工作人員正好路過,提醒我口罩要戴好,我馬上就照做了。當時,我也注意到其他乘客投向我的目光。

這種嚴厲的目光,就是由公共道德帶來的約束力。從明天開始,我們應該有充足的底氣對地鐵上的外放說不。讓所有乘客自覺自願遵守的公共道德準則,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