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0年前古人類大腦將為癡呆症治療提供重要線索
2020年03月30日08:56
1、這個被稱為“赫斯靈頓大腦”的古人類大腦保存非常完好,是2008年考古學家在英國約克郡附近的赫斯靈頓村一處泥坑中發現的。
1、這個被稱為“赫斯靈頓大腦”的古人類大腦保存非常完好,是2008年考古學家在英國約克郡附近的赫斯靈頓村一處泥坑中發現的。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30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古人類大腦——“赫斯靈頓大腦”,已有2600多年歷史,其屬於古代英國一位被斬首男性,科學家最新研究表明,赫斯靈斯頓大腦可能是人類治療癡呆症的關鍵所在。

  這個被稱為“赫斯靈頓大腦”的古人類大腦保存非常完好,是2008年考古學家在英國約克郡附近的赫斯靈頓村一處泥坑中發現的。考古學家認為,這種前所未有的大腦保存狀況歸咎於叫做“聚合體(aggregates)”的緊密摺疊蛋白質簇。

2、考古學家認為,這種前所未有的大腦保存狀況歸咎於叫做“聚合體(aggregates)”的緊密摺疊蛋白質簇。
2、考古學家認為,這種前所未有的大腦保存狀況歸咎於叫做“聚合體(aggregates)”的緊密摺疊蛋白質簇。

  這種緊密摺疊蛋白質簇可能保護大腦,避免發生分解。之前醫學界認為,錯誤摺疊蛋白質結構是導致阿爾茨海默症和類似疾病的原因。目前,研究人員希望理解致病蛋白質摺疊與促使大腦保存數千年的“聚合體”之間的差別,他們希望進一步分析有助於治療蛋白質摺疊導致認知能力下降的疾病,例如:癡呆症。

  研究報告作者、倫敦大學學院神經學家阿克塞爾·佩佐德(Axel Petzold)博士稱,眾所周知,大腦蛋白質中有許多突變可以促進摺疊結構形成,這些突變與人類疾病有關,這些發現對於蛋白質摺疊和聚集結構形成相關疾病具有重要意義。

  這位古英國男子大概是在公元前673-482年之間死亡,當時年僅30多歲,其大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保存完好的灰質結構。該大腦是在鐵器時代遺址一個被斬首頭骨中發現的,研究人員稱它具有彈性、豆腐狀結構。

3、這種緊密摺疊蛋白質簇可能保護大腦,避免發生分解。之前醫學界認為,錯誤摺疊蛋白質結構是導致阿爾茨海默症和類似疾病的原因。
3、這種緊密摺疊蛋白質簇可能保護大腦,避免發生分解。之前醫學界認為,錯誤摺疊蛋白質結構是導致阿爾茨海默症和類似疾病的原因。

  這位30多歲男性死者在被刀斬首前就已絞死,他的頭顱被砍下來就立即埋了起來,一些考古學家認為,他很可能是活人祭祀的受害者。曆經2600多年,這位男性死者身體其餘部分已找不到,與他的大腦不同,所有身體組織都已腐爛,但這是一個謎團,為什麼大腦組織能完整保存呢?眾所周知,大腦比身體其他部分分解得更快。

  然而,除了蛋白質摺疊之外,科學家還提出其他解釋理論,抑製自體溶解可能有助於保護大腦組織,自體溶解是指人類死亡之後身體組織通過自身的酶物質自我毀滅的過程。很可能是從大腦外側開始抑製自體溶解,某種酸性液體滲入大腦,並緩慢向內擴散。

  研究人員解釋稱,酸性化合物可能有助於大腦組織保存,某人死亡或者隨後埋葬方式取決於其大腦組織是否能長期保存下來。佩佐德稱,這位死者生前一定遭受了非常殘酷暴力的摧殘傷害,證據表明他在被斬首前頭部或者頸部曾遭受重擊。

4、這個被稱為“赫斯靈頓大腦”的古人類大腦保存非常完好,是2008年考古學家在英國約克郡附近的赫斯靈頓村一處泥坑中發現的。圖中黃色部分是“赫斯靈頓大腦”。
4、這個被稱為“赫斯靈頓大腦”的古人類大腦保存非常完好,是2008年考古學家在英國約克郡附近的赫斯靈頓村一處泥坑中發現的。圖中黃色部分是“赫斯靈頓大腦”。

  研究人員用1年的時間才使該大腦組織處於穩定狀態,隨後取出高密度摺疊蛋白質,並且發現它具有正常活性大腦組織的特徵。

  英國研究小組首次使用功能強大的顯微鏡對這個大腦結構進行詳細分析,用聚焦電子束掃瞄大腦組織,令人驚奇的是,大腦蛋白質恢復了正常活性特徵。這項研究報告發表在近期出版的《英國皇家學會界面雜誌》上。

  如果研究人員能夠從2600年前人類大腦樣本中找出這種獨特蛋白質摺疊方式,或將掌握治療癡呆症患者的重要線索。大腦聚合體的發現還將有助於治療阿爾茨海默症、亨廷頓氏症和帕金森氏綜合症等疾病。

  研究人員稱,與冰人和其他大多數保存完好的古代人類大腦不同,赫斯靈頓大腦沒有頭部毛髮、面部皮膚和其他軟組織的相關跡象。對頭骨膠骨蛋白放射性碳測定顯示死者生存年代為公元前673-482年之間,當前未發現使用丹寧酸或者人工保存技術。這個古代大腦組織在人體死亡後快速分解和自體溶解才完整保存下來,至今仍是一個未解謎團。

  沒有證據表明該男子在死亡時患有任何精神疾病,總而言之,在幾千年的自然環境中,室溫狀態是無法完好保存大腦蛋白質。

  佩佐德博士稱,不同於大腦蛋白質,DNA保存質量很差,無法進行可靠性測序。從史前人類大腦的獨特發現中獲得有關蛋白質穩定的研究數據顯示,保存完好的古人類大腦組織對於蛋白質標記研究、醫學、結構和功能蛋白質組學、生物醫學應用和考古學領域都具有重要作用。(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