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佩瓊李隼母子的乒乓情 金牌教練險些被"計劃掉"
2020年03月30日18:38

  葉佩瓊兄弟姐妹共十五個,她排行十三,由於下面兩個妹妹夭折,她就成了最小的一個。葉佩瓊自幼生性好動,和哥哥們一起騎車、打乒乓球,甚至騎馬都嚐試過。他的七哥在老宅子裡擺上了一個乒乓球檯,哥兒幾個就打上了,並“以球會友”,成了“乒乓球友之家”。

  險些被“計劃掉”的兒子

  參加完在北京舉行的第26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後,葉佩瓊退役,她先任國家乒乓球隊男女橫板組長,後任女隊教練。由於我倆是大齡結婚,佩瓊很快就懷上了孩子。第27屆世乒賽前的一個星期六,佩瓊回家後,情緒有些不安:“閆領隊找我談話了,考慮到女隊青黃不接的情況,問我能不能再頂一屆?我當時就急了,你怎麼早不說啊,我都懷孕兩個月了!”我一聽此言腦袋也“轟”了一下,我們兩個都是國家培養多年的體育工作者,國家真的需要,我們只有“服從組織決定”,把這個尚未出生的娃娃“計劃”掉啦。好在這次談話後,就沒了下文,這才有了50年後的“金牌教練”李隼。

  後來葉佩瓊和分配在北京任教的邱鍾惠對調,擔任了北京女隊教練,在第3屆全運會時,她帶出了一隊橫直兼備、打法多樣的隊伍,奪得了女團、女單前二名,女雙第二的成績。回家時,她樂得屁顛屁顛地舉著一張A4大小的紅獎狀,得意地說:“先農壇慶功會上是北京市長第一個給我頒的獎!”

  這時候,我奉命去科威特援外。國際乒聯非洲副主席埃封卡亞和當時中國乒協主席徐寅生說:“我們非洲也要開展女子乒乓球運動啊,請你給我們派個女子教練來。”徐寅生痛快地答應了他的要求:“我一定派一個最好的女教練來!”於是葉佩瓊就成了我國派出的第一個女性乒乓球援外教練。

  考過賽艇第一的乒乓金牌教練

  出國前,葉佩瓊把兒子李隼送進了鐵道兵乒乓球隊,把女兒李雋送到什刹海體校。那些年,我們家成了“三國(中國、科威特、尼日利亞)四方”狀態,我倆通信都要通過外交部信使隊傳遞,通一封信有時要兩個月,問答老“對不上點兒”。

  李隼在鐵道兵隊乒乓名宿刁文元的指導下,進步也很快。在第3屆全軍運動會上,他擊敗了當時的全國冠軍李宇翔和亞洲青年冠軍李鵬,在團體賽中和施之皓等隊友配合,打了全軍團體冠軍,立了功,提了干。時值軍隊大裁軍,鐵道兵奉命全體轉業,李隼年齡小,可又是個幹部,給安置辦出了難題。最後,根據“哪兒來的回哪兒去”的原則,他被分配到北京市西城區體委,從掃地、刷油漆、看旱冰場幹起。由於工作踏實,李隼被水上項目的老教練相中,選送到武漢體育學院學習皮劃賽艇,在“流體力學”考試中,他以乒乓球的旋轉為參考,考了個全班第一名。畢業回京後,他為北京市建立了一個水上運動隊,並把一個乒乓球淘汰的大個子女運動員培養成全國賽艇第三名。

  後來提倡“專業歸口”,李隼又回到了乒乓球項目上。這時北京乒乓球隊退役運動員都出國了,沒教練,西城體委主任要帶他去南方下海辦公司,媽媽問他:“你是要事業還是要金錢?”李隼斬釘截鐵地說:“我要事業!”我們看他態度堅決,就跟他說:“教練是個苦差事,要當教練起碼要當成我們這樣!”然後讓他進了北京乒乓球隊。

  在國乒成立50週年慶典上,葉佩瓊和李隼、李雋都獲得了獎項。

  中國乒乓球隊有個每年集中訓練一批年輕運動員的傳統,天寒地凍,不能回家過年。這是個很艱苦的活兒,但他每次都去,趕著和來講課的張燮林等老教練“侃天”,像海綿吸水一樣學習乒乓球的訓練技藝,老的訓練傳統和絕活就這樣點點滴滴流入他的心田。這時候,他帶北京青年男隊,男隊打全國第二;帶女隊,女隊打了全國冠軍。他的表現引起了國乒老教練們的注意,巴塞隆拿奧運會後,國家隊調整班子,他帶著張怡寧調入國乒一隊。後來他帶出了王楠、張怡寧、李曉霞三個“大滿貫”運動員,成為國家隊的“金牌教練”。

  |本文選自:2020年第4期《乒乓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