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實體書店在外賣平台上線 買書幾十分鍾內可送達
2020年03月30日06:21

  來源:工人日報

  部分實體書店在外賣平台上線,買書如點餐,幾十分鍾內可送達——

  當外賣平台賣起“精神食糧”

  打開手機里的外賣平台App,搜索想找的書店,把想買的書加進“購物車”結算,幾十分鍾後,外賣小哥就會把書送到顧客手裡。

  疫情之下,實體書店面臨著眾多困難,但改變正在發生。近日,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部分實體書店進駐外賣平台,外賣小哥的配送箱里,除了飯菜、生鮮、藥品,還增加了“精神食糧”。

  3月25日,記者體驗了一次外賣平台購書。進入美團App首頁的“外賣”專區,在搜索框輸入“書店”,可看到新華書店、中信書店等北京市內的實體書店。

  這些店舖圖標的右上角幾乎都標有綠色的“新店”二字,月銷售量大多為1或0。除了幾十或上百種書籍,有的店舖內還售賣各種文具和文創產品。

  一番挑選後,11時25分,記者在碼字人書店下單。這家4.2公里之外的書店,59元起送,配送費9元。特殊時期,外賣平台使用“無接觸安心送”,頁面顯示“騎手體溫36.4攝氏度,配送箱已消毒”。

  11時58分,外賣小哥比預估時間早22分鍾送達。記者從碼字人書店瞭解到,這是該店在美團上線近2周以來接到的第一單。不過,外賣小哥小常告訴記者,他以前也送過書,只是次數比較少。

  3月初,北京市與美團達成協議,首批72家北京市實體書店進駐美團外賣平台,其中既有新華書店、涵芬樓書店等老字號,也有特色鮮明的小眾書坊、碼字人書店等。美團平台則對書店免收入場費,每單只收取4%的技術服務費和4元的配送服務費。

  此前,成都就有言幾又書店聯合餓了麼平台提供的外賣送書服務。而在上海等城市,也有部分書店開始在外賣平台上線。

  線下客流少,線上找出口

  “現在店裡一天來的人是個位數,收入上銳減,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碼字人書店創始人李蘇皖告訴記者。該書店主營戲劇、電影、詩歌類書籍,還有圖書借閱和自習室等服務。

  該書店2月10日復工,除了基本的消殺和登記測溫,對借閱的書籍還需每本都放進消毒櫃。進店需提前打電話預約,限製客流。“雖然其實也沒什麼客流好限製的。”李蘇皖苦笑道,“但還是需要打電話,因為我們得去小區門口接。”

  2月底,在做餐飲的朋友建議下,李蘇皖著手在美團平台申請開店。後來,有相關部門打來電話組織相關事宜。3月13日,店舖正式上線。

  目前,多數書店在外賣平台上架的書籍數量比較有限。碼字人書店有1萬多種書籍,但每一種書的副本量很少。李蘇皖說,他們會在外賣平台上架更大眾化的中學生讀物、繪本、熱門書以及具有書店特色的書籍,“我們會參考餐飲店裡的數量,來確定上多少書。”

  北京市的相關調研表明,受疫情影響,8成線下書店難以開業。此前,單向街書店營業額下滑80%、公開求助眾籌的消息一度引人關注。

  今年,北京市對實體書店的資金扶持較往年提前啟動。2月中旬開始組織項目資金申報工作,預計全年扶持資金為1億元。3月19日,今年北京首批獲扶持的168家實體書店名單開始公示。

  書店行業加深思考

  目前,在美團App首頁並無書店外賣的直接入口。李蘇皖告訴記者,在後台每上架一本書,都需要十幾分鍾時間,不算方便。這些問題,他們會通過微信群反饋給美團技術人員,“平台的完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許多讀者認為,實體書店的價格太高,還不如在網店買。鍾書閣書店相關負責人表示,通常是很著急的時候才會外賣買書,不算剛需,這作為一種新的消費習慣,被人們接受還需要一段時間。

  “急送的需求是有的,但是發生頻率的確很低。”李蘇皖說。她期待外賣平台能產生給線下書店“引流”的作用,尤其是吸引方圓幾公里內的社區居民。

  然而,就目前情況而言,除了現金流等老生常談的問題,實體書店“線下業務不能開展,線上轉化很難”的問題在疫情之下浮出水面。建投書局、中信書店等嚐試直播“帶貨”,碼字人書店也舉辦了幾場直播活動,有超過1萬名讀者收看,但實際轉化還不明顯。

  “疫情讓行業有了更多思考,很多事情是之前沒有想過的。”李蘇皖說。各種新渠道她都願意去探索,例如開微店、開抖音、籌備淘寶店等。

  李蘇皖認為,疫情過後,實體書店可能會走出不同的道路。“這要看你的初心是什麼,我一直覺得實體書店更美好、更有價值,線下的體驗是虛擬世界不能比擬的。”

  吳麗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