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穗合力 暖心返工路
2020年03月30日04:25

原標題:荊穗合力 暖心返工路

湖北籍員工返穗後受到熱情迎接。
楚娟
易紹芬

  3月19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佈通告,湖北省市縣疫情風險等級更新,明確除武漢市城區為高風險區外,其餘市縣均被列為低風險區,低風險區人員流動,僅查驗綠碼、測溫予以放行,同時鼓勵以員工自駕方式或用工單位“點對點”包車方式實施返程。隨後,廣東等多地也陸續與湖北實現健康碼互認互通。為保證湖北地區務工人員能有效返穗務工,更多次與湖北地區相關單位對接,實行“點對點、一站式”專車專列,暖心又惠民。

  自復工以來,花都區人社局持續發力,做好高鐵專列、大巴專車專線等“點對點、一站式”返崗服務工作。截至目前,已通過租車包車、到火車站、機場迎接等方式,接回來自四川、廣西、貴州、湖南、湖北等異地務工人員共48批次1400餘人,其中湖北籍返穗務工人員300餘人。近日,本報採訪了幾名乘坐專車返穗的湖北籍員工,聽他們講述自己的“返穗之路”。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蔡淩躍

  返穗女工楚娟:

  回來的路上我“歸心似箭”

  楚娟(化名)是廣州市喻絲圓實業有限公司的一名女工。家住湖北天門的她,3月23日上午坐上公司安排的小麵包車,與另外4名員工一同行進200公里到達荊州集合,終於坐上返回廣州花都的專線大巴。

  經曆人生“最緊張時候”

  1月17日,楚娟從廣州南站出發,坐上了回家的動車。車票價格約500元,但這張回家車票,卻是楚娟每年的盼頭。

  楚娟的丈夫在武漢與朋友合開餐飲店,孩子則在老家天門的鄉下由爺爺奶奶帶著。由於公司全體員工都住在集體宿舍,楚娟身邊有一群好朋友,其中不乏湖北老鄉。“我們公司的湖北籍員工就有七八十人,佔比很高。” 廣州市喻絲圓實業有限公司行政部經理郭從炎說。

  楚娟每月的收入加上丈夫餐飲店的盈利,家庭收入還算可以;由於孩子正在鄉下讀幼兒園,他們便有一個心願:今年要攢夠錢,爭取把孩子送到城里讀小學。

  可沒想到,從2020年農曆新年的第一天起,夫妻倆卻不得已斷了兩個月的“口糧”。1月20日,楚娟的丈夫關掉餐飲店匆匆趕回老家,隨後武漢宣佈實行交通管製;作為最臨近武漢的市區之一,很快天門也開始採取疫情防控措施:1月24日,天門市高鐵出入口、鐵路出入口關閉。

  “當時氣氛很緊張,幾乎能去抗疫一線的人都去了。路上會有人拿著大喇叭囑咐大家戴口罩、勤洗手,村口也設置了很多關卡,實行交通管控。”

  雖然大部分時間楚娟都待在家,但焦慮的陰霾卻越來越濃重:2月中旬,她丈夫的朋友在武漢感染了新冠肺炎,那是楚娟自覺“離病毒最近的一次”;其間楚娟83歲的外婆也年老去世,但由於交通管製,老人當天便被殯儀車帶走,老人的女兒們和孫輩均沒能見上老人最後一面。

  差點以為返工無望

  公司復工的時間也一再推遲,從起初的2月9日推遲到2月19日,隨後又推遲到3月11日。“一開始還覺得推遲挺好,至少能在家陪陪孩子,但等到3月份時我就慌了。”楚娟說。楚娟和丈夫由於兩個月都沒有收入,已經開始有些“捉襟見肘”。她給記者算了一下當時家裡五人的花銷:買菜一天差不多要花150元,再加上買水果和牛奶,一個月下來早就超過了六七千元,“我從未像當時那樣迫切想要去上班。”

  3月14日,天門已開始有序解封。但由於沒有車,加上高鐵尚未恢復,楚娟遲遲沒法回廣州復工。“後來有個朋友要開大卡車送妻子回廣州,我想花500元讓他送我回去,他可能覺得有點冒險就沒回覆我;想不到第二天我就收到公司的信息,說將有專車送我們回廣州。那個朋友還酸溜溜地說‘你們待遇真好’。”

  荊穗合力為返工護航

  “當時湖北當地的審批特別嚴格,為了能夠無縫對接、有序有效地讓務工人員返穗,花都人社局和荊州人社局溝通了許久。先是需要我們向花都區人社局出函,通過當地的包車備案手續,花都區兩天內就辦好手續;隨後對接荊州市,再由荊州市人社局、就業局分工合作,對擬前往廣州花都務工的146名務工人員進行登記,一個個經過嚴格體檢;我們也在每天的返鄉群裡報備行蹤軌跡,最終篩選出持‘綠碼’且完全符合外出務工條件的人選。”郭從炎說。

  很快郭從炎又面臨一個新的問題,由於“點對點”復工大巴的接運地點在荊州人社局門口,楚娟等5人則分散居住在仙桃、潛江、天門、洪湖等市,為了讓大家能順利返穗,郭從炎再次與公司董事長黃銘振先生商量,黃銘振告訴他:“費用我出,讓所有人都上車!”包車公司也非常主動向郭從炎提出,可以加派一輛八座小車負責接運這5名員工與荊州對接,“不能落下一個人!”

  3月23日天一亮,復工大巴準時到達荊州,而負責接送楚娟等5人的小車也從早上6時出發,直到下午5時,楚娟等人才到達荊州會合。經過測體溫和展示“綠碼”等流程,晚上6時,所有返穗務工人員悉數上車落座。

  目前,廣州市喻絲圓實業有限公司復工率已達到95%以上。“還有部分家住偏遠的湖北地區員工尚未返回,我們也在一直持續跟進。”郭從炎說,為了照顧湖北籍員工,公司會派專人對接他們上下班,並在日常加強宣傳,讓大家多給他們一些關愛。“之後我們還將對湖北籍員工進行免費的核酸試劑檢測,以保證復工復產順利進行。”

  鬆滋返穗女工易紹芬:

  能回廣州上班感覺很驚喜

  易紹芬來自湖北鬆滋市,她20世紀90年代就來到廣東打工,輾轉多個單位,十年前來到廣州市喻絲圓實業有限公司上班,目前在版房負責樣衣製作,已經是這裏的老員工了,易紹芬表示在這家公司找到了很強的歸屬感,尤其是在這次疫情期間,公司不僅沒有排斥湖北員工,還在復工條件許可後安排專車點對點將他們從老家接回來花都上班,這讓她心裡倍感溫暖。

  文/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蔡淩躍、程依倫

  易紹芬1月17日回到家鄉過年,由於突如其來的疫情,她也和大多數人一樣在家裡“宅”了兩個月。易紹芬住在村里有自家菜地可以自給自足,生活物資上雖然沒怎麼受影響,但她卻說心裡總是不踏實。“我在家裡一直關注新聞,心裡一直很糾結,擔心企業會不會因為疫情就開始裁員了,然後就沒收入了,但公司並沒有這麼做,還努力為我們聯繫專車回來復工,這給了我們很大的希望。”

  據瞭解,廣州市喻絲圓實業有限公司3月11日正式復工,並對於公司的湖北員工復工做了延後的安排,易紹芬表示,直到回穗復工專車落實的消息出來後她心裡才真正變得踏實,“那天知道消息後心裡特別驚喜,覺得終於可以回去廣州上班了。”

  易紹芬很感慨,公司為了安排他們復工做了很多努力,尤其對於像她一樣不在荊州市區的員工,公司還安排了一輛專車將他們從各地接到荊州與大家會合,統一乘坐大巴回來。“那些在其他地方打工的老鄉都很羨慕我,羨慕我們公司給員工安排得這麼周到,當時我真的覺得作為公司的一員很自豪。” 易紹芬說。

  易紹芬一家三口這些年都到外地去打工,她老公和兒子之前在深圳,目前還在老家等候復工通知;獨自先回廣東的易紹芬目前則安心回到工作崗位上班,每天自覺遵守公司復工規定,下班後獨自回到宿舍休息,並通過電話視頻和老公兒子交流在廣州的生活情況。“他們一直叮囑我要聽從公司安排,沒事儘量不要外出,我也很配合。”

  易紹芬自嘲是勞碌命,天生閑不下來,所以在家待久了之後回到工作崗位,她不僅找回了新鮮感,每天工作起來還特別有幹勁。“回來廣州後還是覺得上班好,我現在就是一心一意把工作做好。”對於公司為湖北員工所做的一切,易紹芬很是感激,“感謝政府、感謝公司,我心裡真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激。”

  以前一到週末就愛自己做飯的易紹芬,如今每天都去單位飯堂打包,嚴格遵守個人防護要求,她希望疫情早點過去,這樣她才可以在週末休息的時候出去買點麵粉,給自己和麵,做頓美味的包子。

  荊州夫婦回穗復工:

  與女兒在兩地共同打拚 盼疫情早結束見到孫女

  方英和李誌龍是一對來自湖北荊州的夫婦,在公司和粵鄂兩地有關部門的努力安排下,目前已回到位於廣州花都的公司順利復工,工作和生活正重新步入正軌。

  文/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蔡淩躍、程依倫

  與廣州“久別重逢”

  夫婦倆早年從家鄉雙雙來廣州打工,如今都是廣州市喻絲圓實業有限公司的老員工了,方英在公司的輔料倉上班,李誌龍則在成品倉,工作上兩人各有分工,生活中互相照顧,生活簡單而又有規律。

  今年臘月廿四,李誌龍夫婦買了車票回到荊州老家過年,隨後便碰上疫情暴發,於是今年過年兩口子只能留在村里的屋子,沒法出外與子女團聚;隨著疫情的發展,兩口子開始擔心起工作,擔心不知何時能返回廣州繼續上班。“最初我們也是因為老鄉介紹才知道這個機會的,來到廣州工作後很喜歡這裏,所以這兩個月待在家裡不能上班,肯定心裡還是很著急的,每天都關注著公司的通知。”方英說。

  李誌龍夫婦都表示很珍惜這份工作,而讓他們兩口子欣慰的,就是在復工前這段時間,公司經理一直在微信群裡對回鄉的湖北員工進行安撫,隨時將最新的復工動態告知大家,這讓他們感到自己也是被公司所珍惜的。“我們有個微信群,郭經理把今年回鄉的湖北員工都拉到群裡,為了讓我們順利回來上班,他忙前忙後聯繫了很多單位,也一直叮囑我們聽從當地政府安排,相信公司會幫助大家復工,給我們吃了定心丸。”

  在公司郭經理和花都、荊州兩地政府部門的共同努力下,這輛從湖北荊州開往廣州花都的復工專車終於在3月23日晚上啟程,24日中午將大家送回了久違的廣州。“車子還沒下高速我就看到了我們公司的廠房了,當時心裡別提多激動了。”方英說。

  大巴抵達廠區後,花都區政府、區人社局有關領導以及公司領導員工代表都已經在公司門口列隊歡迎這批“戰友”回歸,幫大家提行李、更換口罩、洗手消毒,更不停地噓寒問暖,李誌龍坦言,那一瞬間他真的特別激動。

  隔離病毒不隔離愛

  重回熟悉的工作崗位上,方英和李誌龍並沒有感到生疏,而是有一種“久別重逢”的親切感,“目前就是要繼續做好疫情防控和個人防護,工作上就是一心一意把本職工作做好。”方英說,兩口子在廣州平時出門次數也比較少,當下他們更是自覺住在公司的員工宿舍里,下班和週末都不外出,嚴格按照公司的相關防疫要求執行,既保證完成工作,又確保防護到位。

  回到廣州雖然心裡踏實了,但方英心裡也牽掛著在醫院上班的女兒。“我女兒在鬆滋那邊的醫院上班,這兩個月都在抗疫一線沒有回家,兩個孩子只能交由親家照看。”李誌龍說,大孫女今年7歲,小孫子今年2歲,在這次疫情中兩個孩子特別懂事,知道媽媽因為要抗擊新冠肺炎暫時不能回家,並沒有因此哭鬧,“他們在跟我們老兩口通視頻的時候也會說想我們呢。”老兩口也只能通過電話跟在抗疫一線的女兒相互打氣,雖然大家又回到了不同的城市打拚,但心卻是緊緊連在一起的。

  回顧在家的這兩個月,李誌龍滿是感激之情,不僅有來自公司領導和兩地政府的關懷,還有來自鄰里之間的照應。雖然不能去城里走親訪友採購物資,但住在村里的兩口子並沒有出現物資缺乏的情況,這很大程度得益於鄰里之間的互助。“春節前我們也囤了一些食物,很多鄰居自己在地裡種了蔬菜,到後來他們總是跟我說,需要什麼菜就自己去地裡摘,這讓我很感動。”不僅如此,方英說鄉親們還自發將自家種的蔬菜捐到城里進行支援,在疫情中這樣守望相助的事情實在有太多太多。

  李誌龍和方英都希望疫情早點結束,此前孫女還和他們約定,等放暑假了要來廣州看望老兩口,他們熱切盼望著那一天的到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