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琛發:避疫不掃墓,提倡複興家祭
2020年03月30日07:02

原標題:王琛發:避疫不掃墓,提倡複興家祭

王琛發 殯葬手記

共同轉化危機為傳統文化生機:

避疫不掃墓,提倡複興家祭

王琛發 |文

遇到疫災非常時間,能權宜不掃墓,才是符合清明節傳統。過清明是祈望子孫繁衍欣欣向榮,不是自己不珍惜父母養育的身體,還要帶孩子受難。但慎終追遠的孝道不可廢、華人要對得起祖先,以家道家人互相支援承先繼後,更不可滅。因此這時迫得不能掃墓,才是盡孝;同時,因此也就更應設想如何堅持慎終追遠,此時更應自覺與提倡重視堅持清明家祭的傳統。不管你的信仰有別,你可以從自己信仰出發,選擇為死者祈禱。如果是無神論者,“敬如在”是一種情懷,將死者的音容活在心中,投射在當下的感觸,由紀念與懷念而勉勵未來,也是人間有情的體現。

也得注意,如果太傾向只主張清明節不要掃墓,這是從公共利益和個人的自我保障出發,可以滿足了功能或功利的需要,可是精神上就會缺少感應清明傳統的歷史使命感,也沒有文化的延續感覺。缺乏精神上的需要,而完全考慮避災,就可能少掉民族自信與延續文化認同的承擔。所以,根據這個局勢,清明不掃墓,是為了保護家族與社會延續,對得起祖宗。但是不能因此不祭祖,以免一旦開了先例,有些人心中沒了底線,他家曆代家風和價值觀傳承也就會斷了根。

清明掃墓固然不應忽略。但是現在南洋,很多人是為了方便,才會選清明前十天內的星期日。這就不一定完全是為了傳統,本來也有權宜擇日的成份。故此,如果有機會展延到清明正日,或在之後真正清明節氣期間,同時不應忘記家中的家庭祭祀,甚至可以為了繼續避開可能未結束的疫情,那才是真正符合原來清明節的意義與傳統精神。因此,推遲在4月4日到19日掃墓,特別是那時遇到任何非常時期不能上墳,也別忘了根據古人的“遙祭”與“式墓”傳統,清明當日家裡遙祭,其實更加符合中華祖先過去的清明傳統。

首先得理解,華人的清明習俗的內容其實是淵源自《黃帝內經》重視人體配合氣候的天人合一思想,最基本是人身要配合氣候選擇最適當的飲食與保健活動,接受環境氛圍熏陶影響情誌,保障健康和傳宗接代。所以,不同節氣做不同的事,春天鳥語花香的高峰期,空氣和氣候最適當是結合親友一起上山掃墓。如此提倡孝道,傳播價值觀,是結合古代醫療保健,向祖先保證子孫昌盛,是可以靠實際行動產生實際效果,久了大家認為不忘祖先有功德可以保平安。由此看,祖先居住在亞熱帶和溫帶的生命知識,他們的想法可說不離以上最基礎的天人合一。以《清明上河圖》為例,顯示清明節各種旅遊文化活動,都是表述著生生不息而配合出遊“踏青”不忘感恩先人;中元節秋收祭祖時天氣影響空氣濕氣與細菌轉化,不會山上掃墓,而選擇“分衣施食”安排老弱者準備應付秋冬,就是人事要配合天道。現在看,孝親敬老都是古代智慧,滿足社會穩定。

馬來西亞雖不是溫帶,根據馬六甲1795年《建造祀壇功德碑》,在那之前的60多年,華人已經有集體清明祭祀之舉,還是延續著原來的價值觀與效果。所以這傳統很寶貴,有其理由。因為這淵源於各地先民歃血為盟維續彼此生死道義,開拓新土地之同時堅持對祖先慎終追遠價值觀,尤其社團年年清明節舉辦集體“春祭”,祭祀原鄉祖先和開拓過程死難先人,不讓一切開發本土無名英雄成為孤魂野鬼,是延續我們的祖先文化記憶,也是證明華人曆代參與當地歷史的歸屬感,鞏固華人是這片土地開拓者的主權意識。何況,上山掃墓祭祀自己先人,也為其他先人插香,有助大家自信自己是好人,又教育後人學會不忘本。不忘本的人,可以讓他人和他人安心相處,有助多元和諧。

而且,古人身在外地或要事,清明節不能祭掃先塋,也會感應著故鄉祖先墳塋,內心充滿誠敬,這就是式墓,等於親自到墳墓前祭掃。我們先輩清明節在家拜曆代祖先,就是這道理。正如宋朝陸遊的《示兒》詩提到“家祭無忘告乃翁”,中華民族祭祀先人都是帶著後輩親力親為,示範給兒女和孫輩何為“人不在,心中的印象與孝道不能變”,完成孝道文化傳承。所以,若在非常時期,不一定需要到達現場,卻少有會放棄家庭祭祀。何地都儘量維持清明正日的家祭傳統,讓後輩懂得清明節的意義,慎終追遠,不忘本。

馬來西亞華人社會現在習慣常有“清明前十日,清明後十日”掃墓習慣,主要還是過去老輩維護社會安定的權宜,為了協調各自人群山上和睦,死者無恩怨。演變至今,現在人是要盡孝道又想自己時間方便,所以現在人不該糾結在還沒到清明應不應該掃墓。

1860年檳城《廣東省暨汀州眾信士新建梹嶼福德祠並義塚塚涼亭碑記》就是歷史見證,碑文出現拉律戰爭前後各衝突方一起捐款,說要“聯類聚之眾心”,“展同心之歡愉,慰旅魂之零落”是互相認同的理想,又明確規定各館祭祀先人必須錯開時間:“每逢清明之日則義興館,前期一日或兩日,則海山館,前期三日或四日,則寧陽館。凡各府州縣及各族姓,便隨訂期,同祭分祭,總不離清明前十日之後十日者”。這樣的精神保證戰後最終言歸於好,發展至今。

現代科技支援下,互聯網掃墓也是個替代方案,關鍵在它只能代替後人無法親力親為而不願改變的誠敬,就像我們立了神主遙祭那沒見過面也不忘感恩的曆代祖先,可是應注意是其實質的操作方式是如何設計的,是否能讓所有老小親友投入與互動。要知道,掃墓是一種家庭的乃至社會成員互動的行為,有社會教育也有生命教育的意義,由此潛移默化出一家人或一群體相濡以沫的感情。過去以來,以節日和墓園/祠堂為時空,以儀式投射感情與凝聚人心,油然建立起“家國親人”的感覺,若是通過互聯網替代,卻少了集體互動的觸景生情,僅由一二個成年人上網,或者拜託墓園執行獻花和打掃整理,是難於辦到的。尤其少了青少年兒童,就難以一代接一代由參與而體證而傳承。

現在為了盡孝道而想要方便親友聚會時間,甚至有先適應工作假期而不一定要堅持清明時節,常有追隨“清明前十天”的,可是按照更老的傳統,應該也不是問題。反而,出發點是否以“誠”為基礎才是重要,清明節當天在家祭祖,應該是更合理的。因此,在真正清明時節之前提前靈活時間,或者展延時間到真正清明時節,都不見得違背先人傳統。

相反,清明節是帶有保健理由的節日,又是要告慰祖先一代比一代日子好,如果遇上疫情未過,即使是清明時節也不該上墓。不理兒孫苦難就是對祖先不敬。為照顧家人與子孫健康安全,為社會共同為結束疫情積功德,是會更符合清明告慰祖先的意義。

王琛發

簡介:現任中國閩南師範大學“閩江學者”講座教授,嘉應學院客家研究院“廣東省海外名師”特聘教授,越南國家人文社科大學中國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以學者出任馬來西亞私營墓園商會會長,也是馬來西亞道教學院董事會主席兼道理書院院長。2019年,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中國教育部邀請出席北京舉辦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擔任主題演講人之一。

(完,歡迎轉載,請獲授權並標明出處!)

聲明:殯葬手記所有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否則後果自負!

原標題:《王琛發:共同轉化危機為傳統文化生機:避疫不掃墓,提倡複興家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