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路易斯聯儲:美國私人債務現狀一瞥
2020年03月30日17:55

  原標題:聖路易斯聯儲:美國私人債務現狀一瞥 來源:智堡

  什麼是私人債務?

  如果您或您的父母曾經從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借錢來購買商品或服務,就說明您已經參與了信貸市場。這個市場存在的意義在於,個人可以從貸方借錢進行消費(例如電視),對自己進行投資(例如通過培訓或大學教育)或對企業進行投資。信貸市場在匹配儲蓄人與借款人方面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如果沒有信貸市場,那麼只有擁有財富的人才能進行投資。

  當個人和企業借入資金時,他們就會積累債務。債務的三種最常見形式分別是債券,貸款和其他證券化債務。

  債券:公司或政府機構可以通過在債券市場上出售債券來借錢。例如,當聯邦政府出售美國儲蓄債券時,政府立即收到款項(債券價格),並承諾在數月或數年後向債券持有人付款。也就是說,政府是在借錢,而購買債券的個人或實體是在向美國政府提供借款。然後,債券購買者(貸方)將債券作為資產持有,直到債券的賣方將債務與利息一起償還為止。

  貸款:當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將錢借給個人或企業時,借款人承諾償還帶利息的貸款額。

  其他證券化債務:當金融機構擁有貸款和債券時,它們可以在信貸市場上將其出售給其他人。他們甚至可以將各種貸款和債券捆綁在一起,並作為“證券化債務”基金出售。例如,從事抵押貸款業務的銀行通常把回收按揭支付的權力出售給政府住房機構,而這些機構反過來又創建了債券,其付款由相關抵押的支付保證。此類證券稱為抵押擔保證券,或MBS。

  債務通常分為兩種:公共債務和私人債務。公共債務是國家,州和地方政府的債務。私人債務是由家庭,企業和非營利組織,這些也被稱為私人非金融實體,所欠下的債務。私人非金融債務不包括政府或銀行等金融公司的借款。

  衡量私人債務趨勢

  圖1顯示了一段時間內私人債務占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比。GDP可以衡量一個國家在特定年份生產的所有新的和最終的商品和服務的價值,同時也表示這個國家的收入。因此,圖1衡量了美國私人債務除以美國能還清債務的收入。

  註:包括家庭,非營利組織和非金融企業。季調後的季度數據。灰色條表示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認定的經濟衰退。

  自1950年代以來,私人債務總額占GDP的比例一直在持續增長:1980年代初已超過100%;債務的加速累積導致了2007年開始的金融危機,當時的債務占比的峰值曾超過170%。然後到2019年降至150%以下。為什麼私人債務在GDP中所占比例增加了?一個重要因素是信息技術。計算機的加入讓跟蹤信貸的使用以及評估借款人還清貸款的可能性變得越來越容易。

  私人債務vs公共債務

  媒體經常討論不斷增加的美國國債,美國國債被定義為聯邦政府的公共債務和其他債務。為了償還公共債務,政府必須通過向公民徵稅來增加收入。為了償還私人債務,家庭和企業可以用收入或者出售現有資產來償還貸方。通常,出售資產是不可取的,尤其是那些能產生收入的資產,例如用於上班通勤的汽車或容納企業的建築。

  在2019年第一季度末,公共貸款和債務證券總計占GDP的100%,而聯邦債務總計超過18萬億美元,占公共債務的86%(見表1)。州和地方政府貢獻了賸餘的14%。同樣在該季度,私人貸款和債務證券總計占GDP的148%,企業和家庭各自承擔了私人債務負擔的一半。

  在討論公共債務時,媒體經常問到債務規模是否太大了,以及這樣規模的債務會何時以什麼樣的方式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少有媒體關注私人債務,即使私人債務處於更高水平,並且同樣可能對經濟造成損害。例如抵押債務,這是大蕭條的根本原因。在大蕭條爆發之前,越來越多的房主停止支付抵押貸款,許多人拖欠貸款並失去了住房(見下文)。

  抵押市場的麻煩很快蔓延到其他市場:許多銀行倒閉了,倖存下來的銀行將所有的貸款都視為風險更大的項目,而不願提供貸款。因此,需要政策製定者採取行動。大蕭條開始時,美聯儲採取了“果斷行動”,向銀行發放低利率的短期貸款,以向破產的銀行和保險公司提供緊急流動性,同時美聯儲鼓勵貸款,並確保金融體系的正常運轉。

  私人債務部門

  住房按揭

  從2000年代初到2008年,隨著越來越多的個人和家庭成為房主,按揭債務從占GDP的45%急劇增加到70%以上(圖2)。當時,放貸標準已經降低,並允許有更高風險的貸款——也就是向不太可能擁有收入或償還債務能力的人提供貸款。

  事實證明,其中許多人最終無力負擔房屋費用,導致違約並喪失抵押品贖回權。房價的普遍下跌也使許多人無力或不願償還房屋抵押貸款,這使這些抵押貸款擔保的債務證券面臨風險。由於許多金融公司都持有抵押擔保證券MBS,因此這些公司的償付能力也受到了威脅,它們經常拒絕向彼此或向非金融企業提供貸款。這種行為最終引發了2007-09年的大衰退。

註:季調後的季度數據。灰色條表示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認定的經濟衰退。
註:季調後的季度數據。灰色條表示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認定的經濟衰退。

  關於後續的抵押貸款風險,與大蕭條之前相比,對房地產市場危機的擔憂有所減少:自2009年以來抵押貸款一直在穩定地下降,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下降到了GDP的50%以下(圖2)。而對於研究人員認為可能導致危機的私人債務風險的討論,請參見框內的插頁。

  譯者註:(圖片翻譯)私人債務的告警標誌?

  個人的私人債務部門:大蕭條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住房抵押貸款市場中的高風險債務過多,並由此引發了金融危機。當前,汽車和學生貸款市場已經有了顯著增長,如果拖欠率繼續增長,這可能使經濟處於危險之中。

  私人債務總計:國家經濟研究局在2012年發佈了一份報告,聲稱私人債務水平比貨幣水平,貿易失衡或公共債務水平更能預測“危機”水平的衰退。從曆史平均水平來看,它已從大蕭條時期的高位明顯下降,此後一直保持平穩(見圖1)。

  私人債務總額的突然增加:在2002-07的五年期間,私人債務占GDP的比例增加了18個百分點,而研究表明,五年內突然增加超過GDP的15%的水平就很可能即將發生金融危機。目前,企業債務已增至曆史新高(見圖4),但私人債務總額並未像大蕭條前那樣增加(見圖1)。

  私人和公共債務合併:一項研究表明,大量的公共和私人債務合併可能對經濟增長產生負面影響。具體而言,這表明如果公共債務超過GDP的100%,而私人債務超過137%,則極有可能阻礙經濟增長。當前,公共債務占GDP的100%,私人債務占GDP的148%(見表1)。

  信貸消費

  消費信貸包括許多形式的非抵押債務,例如信用卡,汽車貸款,學生貸款以及用於購買消費品和服務的其他信貸。自1980年代初以來,消費信貸已從GDP的13%增長到GDP的19%以上(圖3)。儘管與私人債務的整體水平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為148%)還很小,但任何信貸市場的失敗都可能對經濟的其他部分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抵押貸款市場就是這種情況。

註:季調後的季度數據。灰色條表示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認定的經濟衰退。
註:季調後的季度數據。灰色條表示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認定的經濟衰退。

  在1990年代中期,消費信貸激增的大部分原因(圖3)是在人們日常交易中越來越多地使用信用卡。但是,兩個潛在需要擔憂的領域是汽車貸款和學校貸款市場。在過去的10年里,學生貸款債務增加了一倍以上,而汽車貸款的拖欠率(未償還或延遲償還的貸款百分比)已升至201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商業債務

  公司和企業借入資金來投資建築和設備以生產商品和提供服務。通常,企業傾向於在經濟擴張期間增加債務以幫助企業發展(圖4)。然後,當經濟衰退襲來之時,他們傾向於減少債務並削減投資,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違約(不償還欠款)。目前,企業債務創曆史新高,占GDP的74%(圖4),到2019年末,僅企業債務就接近10萬億美元。

註:季調後的季度數據。灰色條表示國家經濟研究局認定的經濟衰退。
註:季調後的季度數據。灰色條表示國家經濟研究局認定的經濟衰退。

  結論

  媒體非常關注公共債務和它是否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而對私人債務(家庭和企業的債務)的關注則少得多。但是,私人債務目前比公共債務更龐大,而且通常面臨更大的未償風險。儘管所有債務的水平都達到曆史相對較高的位置,但目前的私人債務總額仍然低於大蕭條時期。也就是說,私人債務並沒有像大衰退前那樣急劇增加。但是汽車和學生貸款的債務近年來一直在增加,某種程度上這可以被認為是對經濟的一個警告信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