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曝奧運明年7月23日開幕,他們的夢想還能成真嗎
2020年03月30日19:23

原標題:日媒曝奧運明年7月23日開幕,他們的夢想還能成真嗎

中新網3月30日電 據日本放送協會(NHK)30日晚間報導,日本東京都政府多位相關人士表示,國際奧委會與日本方面已經就延期後的東京奧運會日程達成一致,按新日程,東京奧運會將於2021年7月23日開幕。在奧運推遲消息宣佈6天后,東京奧運會終於迎來了新的開始。不過截至發稿時,這一消息並未獲得官方的證實。  ​

資料圖:當地時間3月23日,隨著原定於7月24日開幕的東京奧運會日益臨近,日本東京街頭隨處可見奧運元素。

  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4日曾召開電話會議,就新冠肺炎疫情造成2020年東京奧運會面臨不斷變化的形勢一事進行了討論。隨後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發佈聯合聲明,宣佈2020東京奧運會將改在2020年以後但不遲於2021年夏季舉行,同時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的名稱不變。

大事回顧:三次申辦失利後終獲成功 風波不斷

  2013年9月8日淩晨,經過國際奧委會委員投票,日本東京擊敗土耳其伊斯坦堡和西班牙馬德里,獲得2020年夏季奧運會舉辦權。這是繼1964年第18屆夏季奧運會後,東京第二次舉辦夏季奧運會。

  日本此次成功申辦終結了此前的三次失利,1988年和2008年奧運會申辦中,日本名古屋和大阪分別敗給當時的漢城和北京,在2016年奧運會的申辦過程中,日本東京最終輸給了巴西里約熱內盧。

  2015年9月1日,東京奧組委決定停止使用由佐野研二郎設計的2020年東京奧運會官方會徽。有消息指出,佐野當初提交的會徽審議資料擅自使用從網絡下載的他人攝影作品,涉嫌侵權。這也是繼放棄奧運主場館建設計劃後,日本在籌備奧運過程中的一個“大烏龍”。

  2016年4月25日,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組委會宣佈新會徽甄選結果,在四件最終候選作品中,以日本傳統顏色藍色的菱形組合構成的作品“組市鬆紋”當選。新會徽由3種不同類別的矩形組成,代表了不同的國家、文化和思維方式,傳遞出“多樣性集合”的信息。新會徽的出爐,也正式終結了前一版會徽的抄襲鬧劇。

“東京八分鍾”揭開“東京時間”,但沒想到是“加量版”

  2016年8月21日,里約奧運會閉幕式在馬拉卡納體育場進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扮演超級馬里奧亮相閉幕式。這場時長8分鍾的精彩“預演”,宣告著奧運正式進入東京時間,但那時候誰也沒能想到,這個“東京時間”竟然是一個“加量版”。

  2018年2月28日,東京奧運會吉祥物出爐。配有奧運會會徽圖案、富有未來感的機器人吉祥物方案當選。奧運會吉祥物主配色為藍和白,是能把傳統和未來融為一體的“溫故而知新”的角色設計,重視古風同時又具備最精尖的知識,擁有強烈的正義感,象徵著既要珍視傳統,又要與時俱進。殘奧會吉祥物則充滿粉色的櫻花氣息,具有強大的內心,熱愛自然。

  2018年7月22日,東京奧組委正式公佈奧運會和殘奧會吉祥物的名稱,分別為“Miraitowa”和“Someity”。前者寓意是希望美好未來永遠繼續下去。後者名字來自於一種流行的櫻花品種“somei yoshino(染井吉野櫻)”和英文詞組“so mighty(如此強大)”。

  2019年4月16日,東京奧組委公佈了開幕式和閉幕式的舉行時間及32個大項的比賽日程。其中,開幕式和閉幕式分別於2020年7月24日和8月9日在新國立競技場舉行,時間為晚上8時到11時。

  2019年7月24日,在東京奧運會倒計時一週年節點,東京奧運會獎牌亮相。金牌重約556克,銀牌重約550克,均創夏季奧運重量之最。就在今年2月17日,“United by Emotion”被宣佈成為東京2020奧運會殘奧會主題口號。

資料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聖火採集儀式限製了觀眾人數,只有100名受邀嘉賓才能參與這一傳統活動。

命運多舛的聖火之旅,背後折射無奈的延期

  3月12日,2020年東京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在希臘奧林匹亞赫拉神廟舉行,最高女祭司通過太陽光成功採集到火種並點燃聖火盆,宣告東京奧運聖火順利點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儀式現場限製了觀眾人數,只有100名受邀嘉賓參與這一傳統活動。而就在一天之後,出於對公眾健康的考慮,希臘奧委會宣佈終止2020年東京奧運聖火在該國境內的傳遞。

  3月20日,東京奧運會聖火終於抵達日本,在宮城縣進行展覽。但在歡迎儀式上,當工作人員將火種轉移到聖火盆時,由於當地突然颳起大風,聖火在交接過程中意外熄滅,直到30分鍾後聖火才被點燃。

  其實早在一月底二月初,就開始有人質疑在疫情的情況下東京奧運會是否能夠如期舉辦。國際奧委會資深委員迪克·龐德2月的一番爆料更讓東京奧運前景蒙上了一番不確定性。儘管日方多次申明堅持如期舉辦,但疫情的影響最終還是無法被忽視。

  當地時間3月23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終於“鬆口”,表示如果不能以完整的形式舉辦,那將不得不考慮延期。當日,國際奧委會官網發佈聲明,未來4周內將完成新冠肺炎疫情對東京奧運會影響的評估,屆時將作出決定,包括推遲奧運會的可能。也在這一天,加拿大奧委會和澳州奧委會相繼就東京奧運會發表聲明,表示無法如期參賽。

  最終,1天后的24日,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電話會議之後,國際奧委會和東京2020奧組委發佈聯合聲明,2020東京奧運會將改在2020年以後但不遲於2021年夏季舉行。

一年之後再戰,他們的希望之火是否仍在?

  東京奧運週期由4年史無前例地延長至5年,對職業生涯已至暮年的運動員而言無疑雪上加霜,不少耳熟能詳的中國名將或許都將受到衝擊。

  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就是兩屆奧運會羽毛球男單冠軍得主林丹。自東京積分週期開啟以來,林丹便再沒有取得拿得出手的成績。如今賽事陷入停滯,更像是給他的奧運夢判上“死緩”。而明年即將32歲的里約奧運會男單冠軍諶龍同樣面臨挑戰。

  國乒被譽為“夢之隊”,陣中有包括馬龍、丁寧在內的諸多老將。按原計劃,許昕和劉詩雯已經鎖定東京奧運會混雙和團體的參賽資格,馬龍、丁寧則具備爭奪單打和團體資格的實力。如果四人同時出現在奧運賽場,也就意味著國乒有4名30歲以上的球員出戰,這在球隊曆史上都極為罕見。

  作為中國短跑史上第一位晉級奧運會男子百米半決賽的選手,已經31歲的蘇炳添目標便是能夠站上東京奧運會賽場,最後一次衝擊男子百米決賽。2019年,他如願獲得東京奧運會的參賽資格,但在競爭尤為激烈的百米賽場,蘇炳添明年的前景並不樂觀。

  此外,諸如產後復出的媽媽級選手劉虹、即將37歲的中國舉重名將呂小軍、中國女排的“北長城”顏妮、中國跳水隊新一代跳板“女皇”施廷懋、“無冕之王”鞏立姣……每一個人都在與時間抗爭,把腳步加快,在汗水和淚水中堅守。(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