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里”盼幸福回歸:八成商舖復工,有線上模式的更能熬
2020年03月30日07:25

原標題:“幸福里”盼幸福回歸:八成商舖復工,有線上模式的更能熬

尹慧璿 設計

【編者按】

2020年3月,春回大地,被疫情“冰封”的沿街店舖紛紛複蘇。

南京西路、大學路、田子坊、七寶老街……用創意轉化危機、靠互助走過寒冬,沒有比在小馬路上拚搏著的店家更期待春天的。

自上海宣佈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響應等級下降以來,澎湃新聞記者走訪了這些網紅路上的熱門店,見證了煙火氣漸漸回歸日常。3月末的幸福路旁,兩株櫻花盛開,有路人駐足留影。數步之外的幸福里,手持咖啡的市民不時信步而出。

受疫情影響,作為開放園區的幸福里與上海其他商圈一樣,遭遇了人流量下降的困境。精品書店幸福集薈的負責人楊樂介紹,2月10日復工後,最初兩天圖書區一整天下來只有兩三名客人光顧。

隨著防控形式逐漸向好,前期被抑製的消費需求陸續釋放。目前,承擔著“社區會客廳”角色的幸福里已經有8成商舖復工。三月接近尾聲,市場複蘇跡象愈發明顯。

加強衛生消毒

27日下午,書店內已有不少人在餐飲區落座消費。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記者 楊帆 攝

3月27日是週五,下午人流量仍然不多,一名女士和女兒正拿著跳繩在幸福里主幹道上閑逛,因為剛運動完畢,兩人都摘下了口罩。她們就居住在附近,女士介紹,出門主要是想陪女兒跳跳繩,走到這裏更多是習慣,今天也沒有要買的東西,但這裏特別適合散心,以前週末她也會帶家裡人在這裏遛彎。

幸福里坐落於長寧區番禺路381號,因緊鄰幸福路得名。改造前,這裏曾是上海橡膠製品研究所封閉的廠區。幸福里體量並不大,占地 5908 平方米,於2016年2月更新為商辦綜合的文創園區,連接東西門的主幹道僅百餘米。

淺灰色地磚鋪就的主幹道兩側分佈了43家不同類型的商舖,包括了主流咖啡館、酒吧、蛋糕店、健身房,搭配棱角分明的冷色建築裝飾,整個園區顯得新潮且活力十足。每逢週末,除了來“打卡”的遊客,不少附近居民會攜家帶口來此享受閑適的下午時光,不少店舖門口的靠椅往往一座難求。疫情下,幸福集薈書店開闢線上銷售,推出“免疫計劃”。 視頻拍攝:張呈君 剪輯:曾茵子(02:17)幸福集薈坐落在幸福里最西側入口處,一幢有著寬大透明玻璃櫥窗的建築里。這裏集圖書、服裝、餐飲和文創產品銷售於一體,頗受附近居民青睞。

走進建築,首先需要接受體溫測量,每名客人都要全程佩戴口罩,負責人楊樂介紹,書店每隔兩個小時會進行一次消毒,如果員工進入辦公區域,也會登記個人信息並測溫戴口罩。

事實上,在復工前,楊樂介紹,街道就曾與每家商舖進行溝通,瞭解各家復工日期,並強調了衛生防疫措施,為的是讓前來光顧的市民更加安心。

在幸福集薈隔壁,UPPER-CUT理髮店僅提供瓶裝飲用水,並保毛巾、圍布等“一客一用”,並對理髮工具用後消毒。負責人鄭非介紹,過去顧客來理髮就要提前預約,在此基礎上,他們進行了一定的限流,保證店裡3-4位理髮師每天的服務人次在4人左右,減少人群聚集。

一些餐飲店目前僅提供外賣服務。

線上模式受追捧

幸福集薈作為附近最大的社區書店,通過定期邀請作者開辦講座、解析劇本等多元化的運營方式,吸引了一大批忠實顧客。

27日下午,一位在“電影人”區閱讀的女士等來了自己的朋友,兩人對於書店裡的人流量表示驚訝,她們說,相比前幾天,咖啡區的客人明顯增多,可能與疫情形勢越來越好有關。以往她們也會在幸福集薈相約,喝點東西,看看新書。

事實上,對於主打創意、休閑的文化園區,根據節日、季節和特定節點,幸福里會舉辦諸如露天電影、市集、表演、cosplay等眾多不同類型的文化活動,不同的元素在這裏得到尊重和發展,保證了顧客黏性。

但疫情讓書店賴以依靠的人流量銳減。

結合自身特色,書店決定開闢線上銷售途徑,推出了“免疫計劃”,即不見面書店模式,具體來說,就是在微信群裡通過不定期的分享定製書單,舉辦線上讀書沙龍的活動。目前,幸福集薈已經整理8期書單,並邀請錢佳楠、顧湘等文化創作者,與讀者進行主題分享。

楊樂介紹,書單分享等線上活動帶來的收益微薄,對於幸福集薈而言,線上模式更多的是特殊時期的嚐試,目前,餐飲區和服裝、文創產品區已經營業,但顧客線下進店,體驗陳列、氛圍並消費才是實體書店經營的最主要模式。

但對於輕飲食店而言,線上銷售比重和意義早已大過線下。

一家輕食店店員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因為擔心在外賣平台的評分以及排名會受到影響,他們在疫情期間都沒有停業,“線下確實很多熟客都選擇呆在家裡,也不點外賣了,所以生意受到了影響,但是關門給我們帶來的損失更大。”

這位店員介紹,疫情期間,食材供應鏈受影響較小,固定使用的生鮮平台僅僅縮短了配送時間,減少了SKU(即Stock Keeping Unit,存貨單元),但總體日常所需的原材料供應無虞。

園區內的市民。

期盼更大力度扶持

在幸福里主幹道兩側,目前仍有一家主題健身房和一家烘焙俱樂部處於關門狀態,根據附近店員提供的消息,這兩家店舖應該已經支撐不下去,沒能等到春天。

幸福里作為用文化創意產業反哺城市更新案例,給有沉穩的海派文化街區注入了不少文藝亮色。但往日依靠創新元素吸引線下客流的同時,如何在互聯網時代分到線上發展的一杯羹,也給目前處於困境的實體商舖敲響了警鍾。

不過,多數商家仍在等待幸福回歸。

據楊樂統計,往常書店月營業額在60萬元左右,但2月僅有7萬元,剛復工那幾天,圖書區就只有兩三名顧客,“連電費都沒法保證。”他介紹,書店主要開支為店舖租金和員工工資,“目前,總體生意大概恢復到疫情前的10-15%左右,特別是文創產品、餐飲和服裝,還不到之前的一成水平。”鄭非所在的UPPER CUT客流量則大概恢復到疫情前的三成水平。

楊樂介紹,社區運營方,上海幸福里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為整個幸福里的商舖提供了一個月租金減免的政策,這也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書店運營的壓力。此外,書店餐飲部分也受惠於上海疫情期間免徵餐飲增值稅的利好政策。但他作為書店負責人,希望政府能夠對文創類增值稅進行一定程度的減免。

根據澎湃新聞記者走訪,多家商戶均表示,為了渡過難關,均在日常運營開支上進行了節省,但沒有出現裁員。

此外,前述輕食店店員介紹,據她所知,近期至少有4人前來看店,希望能尋求在低租金期間盤下一間商舖,不少門店也希望能夠將租房合同在低價期續約,看好長期發展。(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