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貿非常時刻:義烏跨境電商按暫停鍵 東莞加強失業預警
2020年03月30日13:01

  原標題:外貿非常時刻:義烏跨境電商按暫停鍵 東莞加強失業預警

  疫情的上半場和下半場,趙鵬的公司都趕上了。

  在國內疫情期間,義烏大型服飾製造商趙鵬旗下的多家工廠停工,數百家線下直營店營業額幾乎為零。在國內生產銷售端逐漸恢復時,海外疫情開始大規模暴發,歐美出現線下門店關閉潮。作為歐美多家知名運動品牌線下門店和多家大型商超的中國供應商,趙鵬被取消了4月底之後全部的訂單。

  同樣在義烏,受亞馬遜封倉、物流不暢等影響,義烏跨境電商群體被按下了暫停鍵。而在東莞,佔據東莞近四成出口額的歐美地區需求銳減,有外貿企業老闆“跑路”,部分企業暫停生產線或者招工計劃,東莞市人社局正加強失業監測和失業預警。與此同時,因工廠生產線因缺工導致產能不足,也有外貿公司不得不放棄海外訂單。

  疫情全球蔓延,中國外貿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刻?

  專家表示,外部需求急劇減少的趨勢在短期內不會逆轉,未來有不少企業會通過裁員等方式自救,政府政策的重點應轉向幫助企業穩定就業。義烏一企業主則建議,救助外貿企業的政策不能“撒胡椒面”,一定要精準。

  “疫情上半場下半場都趕上了,4月底之後訂單全取消”

  還未完全從國內疫情的衝擊中緩過來,趙鵬(化名)的公司又被海外疫情迎頭一擊。

  趙鵬是義烏一家大型服飾製造商,在國內疫情期間,他公司旗下的多家工廠停工,數百家家線下直營店營業額幾乎為零。與此同時,公司每個月還不得不支付超千萬元的成本。“每個月要支付2000多名員工的基本工資,還要還銀行利息,還有一些其他的基本支出。”趙鵬說。

  2月中旬開始,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的好轉,趙鵬的公司開始了期盼已久的復工,雖然這一過程是緩慢的——先是義烏市政府專門成立了近40個復工工作組,前往全國各地幫助公司員工返廠,同時積極幫助公司對接金融機構,降低在疫情期間的信貸利率和利息。接著公司又克服了產業鏈條不暢的問題,生產線終於逐漸恢復。與此同時,公司的線下直營店陸續開業,銷售公司生產的高檔內衣等產品。

  國內疫情防控仍未完全解除,國內線下門店的銷售情況並未明顯好轉。“3月本來是公司一年國內銷售最好的月份,尤其是婦女節當天,往年公司全國一天的銷售額在1200萬元上下。但今年婦女節當天銷售額只有215萬元,其中100多萬元的銷售還是店面導購通過微信等方式向老客戶推薦所得。也就是說,直營店實際銷售額只有100多萬元,是往年銷售額的十分之一。”趙鵬說。

  趙鵬以為,隨著國內疫情防控的好轉,艱難的日子即將熬過去了。“我們原來的判斷是,公司3個月的虧損期即將熬過去了,再過兩個月國內市場就可以恢復了,企業生產銷售的拐點即將來到。”

  但海外疫情的大規模暴發打破了趙鵬的預期。

  3月中旬前後,隨著歐美疫情形勢的嚴峻,阿迪達斯、耐克等多個知名運動服飾品牌宣佈關閉在歐美的多家門店。另據彭博社近期報導,美國零售業在一週內關閉超過47000個門店,至少有90個全國性零售商暫時處於虧損狀態。

  在海外關店潮中,萬里之外的中國供應商們也感受到了疫情衝擊波。

  作為阿迪達斯、彪馬、迪卡儂等國外多家知名運動服飾線下門店的供應商,趙鵬公司的產品銷往歐美20多個國家。此外,公司還為Costco、Lidl、KIK等歐美大型超市供貨。

  “我們供貨的歐美線下運動服飾店、大型商超基本上全部暫停營業了。”還未從國內疫情影響完全恢復過來,趙鵬開始收到海外客戶取消訂單的信息。“除了工廠目前正在生產的4月份的訂單,只要是已經定下的、沒有生產的訂單,或者客戶準備下的訂單,統統取消了。這些被取消的訂單基本上都是秋冬季的訂單,佔據了公司出口70%的訂單。可以說,公司在4月後基本就沒有訂單了。”而在3月24日接受新京報採訪前,趙鵬還剛接到客戶從美國打來的電話,對方要求正在生產的訂單也要停下來。

  “我們公司國內外業務各占一半,疫情的上半場、下半場,我們都趕上了。現在看,預計一季度公司虧損超5000萬。”趙鵬說。

  外貿訂單被取消是近期紡織行業共同的困境。趙鵬的公司還為數百家製衣廠供應原材料,他最近也開始陸續收到下遊工廠要求停止供貨的電話,“因為這些製衣廠近期都陸續收到歐美市場退單的通知。”

  趙鵬估計,歐美疫情要經過4到5個月才能得到有效控製。“在以外貿為主的製衣廠中,有80%的企業最多撐到4月底。估計4月開始會有不少企業開始停產或者裁員。”

  被按下暫停鍵的義烏跨境電商

  不只是歐美線下門店的中國供應商,歐美線上零售市場的中國供應商也明顯感受到了海外疫情的衝擊。

  3月17日,中國賣家收到亞馬遜“FBA非必要商品停止入庫”的郵件通知。郵件表示,為緩解生活必需品、醫療用品等物品的短缺,3月17日至4月5日,亞馬遜歐洲和美國站點的FBA倉庫(記者註:亞馬遜提供給賣家的倉庫)優先接受生活必需品和醫療用品,非生活必需品或醫療用品目前不能發往FBA倉庫。

  據Marketplace Pulse2019年6月發佈的研究,亞馬遜40%的暢銷商品來自於中國,亞馬遜的這一封倉郵件在中國賣家的微信群裡一下子激起了千層浪。

  “亞馬遜的這一規定意味著非生活必需品或者防疫物資,賣家就不能售賣了,等於我們在歐美亞馬遜的零售渠道一下子被按了暫停鍵。”孫勇(化名)是義烏跨境電商協會的成員,同時是義烏一家跨境電商公司的負責人。他的公司主要通過亞馬遜、eBay以及公司的網站,向歐美市場銷售服裝、帽子、鞋子等日用品,年營業額5億元左右。其中,亞馬遜的銷售單量佔據公司60%的訂單量。

  而在亞馬遜零售渠道被暫停前,包括孫勇在內的義烏跨境電商已被物流體系不暢困擾著。

  在國內疫情蔓延之時,歐美多家航空公司減少或者暫停往返中國的航線。隨著疫情在全球多個國家加速流行,多個國家以及部分城市採取封城乃至禁止外國人入境措施,中國和歐美航線的航班一再減少。

  據中國民航局近期消息,3月29日起,國內每家航空公司經營至任一國家的航線只能保留1條,且每條航線每週運營班次不得超過1班;外國每家航空公司經營至我國的航線只能保留1條,且每週運營班次不得超過1班。

  “在亞馬遜的銷售渠道被按下了暫停鍵後,歐美客戶在eBay和我們自己網站上還可以下訂單,但現在中國到歐美大部分的航班幾乎都停飛了,最初一天還有兩班,逐漸減為一天只有一班,再後來一週可能只發一班。”孫勇說,歐美客戶一般要求中國包裹在15天內到達,隨著航班的減少,包裹無法準時發送,不少訂單被取消。“有些包裹即使能發出去,物流費用也漲了很多,賣出去的包裹都是虧錢的。現在還出現的問題是,我們的包裹達到了歐美,那邊無人派送。”

  孫勇每天都要查看公司銷售業績的報表,“銷售數據每天都在往下走,訂單量下降了50%到60%。”

  在義烏,和孫勇面臨一樣困境的跨境電商並不在少數。

  作為“世界超市”,依託著名的義烏小商品城,義烏和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貿易往來。近年來,義烏市政府大力推進跨境電商的發展。2018年底,義烏外貿網商賬戶數超14萬戶,外貿網商密度居全國第二,每天有800多萬個包裹從義烏髮往全球各地。2019年1月,義烏正式開啟全面建設跨境電商綜試區,當年義烏全市實現電子商務交易額2768.92億元。其中,跨境電子商務交易額753.98億元,同比增長15.16%。

  “歐美市場是義烏跨境電商的重要市場,義烏很多跨境電商都面臨著和我們公司一樣的處境。估計80%以上的義烏跨境電商只能夠保住為數不多的單量,訂單量要下降2/3,未來幾個月都會比較艱難。”孫勇說。

  據義烏市政府2018年的數據,按交易額測算,義烏電商產業提供了9萬個直接就業崗位,產生了超過18萬個間接就業崗位。受國際訂單減少的影響,義烏部分跨境電商開始實行輪休製。“我們公司的員工基本是干三天休四天,或者說幹一天休一天。”義烏一跨境電商企業主徐先生表示。

  歐美出口量占四成的東莞:加強失業監測和失業預警

  在距離義烏1000多公里以外的東莞,已製定員工分流就業工作應急預案,加強失業監測和失業預警。

  據東莞市商務局向新京報提供的數據,東莞出口總額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名第四位,分別占全國的5%和全省的19.9%。其中,美國和歐盟是東莞位居前三的重要貿易夥伴,2019年出口美國占19.5%,出口歐盟占18.7%。

  受佔據東莞近四成出口額的歐美地區的疫情影響,東莞部分外貿企業暫時歇業或者招工計劃等。

  近期,泛達玩具老闆“跑路”一事引發關注。據東莞市茶山鎮人社分局3月23日發佈的公告,泛達玩具屬於港資企業,成立於1992年。受國內外疫情影響,泛達玩具的外貿訂單取消導致公司業務量驟減,資金鏈斷裂,無法維持正常經營、宣佈結業,並存在拖欠員工工資的情況。針對企業法人失聯的情況,人社分局第一時間在公司廠區內張貼欠薪逃匿公告。按照市相關政策,將由廠房出租方先行墊付企業員工的工資。

  也有外貿企業暫停了生產線和招工計劃。

  中國台灣商人林先生在東莞的一家工廠生產用於養殖業、運動場館的LED戶外燈具,出口到歐洲14個國家的產品佔據公司出口量的85%,出口到美國的產品佔據公司出口量近10%。在春節前,林先生工廠的流水線上的工人回老家過年。隨著國內疫情的發展,3月初工廠生產線開啟時,只有不到20%的員工返廠。“我一開始特別著急招正式員工的事情,但後來隨著海外疫情的發展,我們的海外訂單陸續被取消,加上物流不暢,很多海外訂單發不出去,我暫時也不敢招工了。”林先生說,目前公司也已經暫停了生產線,儘量減少損失。

  東莞市工商界一人士向新京報表示,歐美市場需求減少,加上國際物流嚴重受阻,東莞部分純外貿出口企業的生產線已暫停。“我最近瞭解到的消息是,有家做手提包電鍍飾品的外貿企業專門為國外高端手提包品牌的工廠做配貨,因海外訂單受影響,前幾天工廠的生產線已暫停。”

  東莞外貿企業是否進入艱難時刻?

  東莞市商務局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坦言,目前東莞的企業產能已基本得到恢復,國外疫情將不可避免影響東莞進出口企業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和海外訂單的穩定,對企業出口的訂單形成新的壓力。

  東莞市商務局還表示,按照往年規律,一二季度不僅是節日消費的旺季,也是外貿企業接單的高峰期。但目前多個國家對中國人和中國貨物採取入境管製措施,企業出國參展和國外客戶來莞洽談均受到限製,同時國內各類交易會已普遍暫停,這些都對企業開拓市場造成一定的影響。通過監測分析,全市規模以上重點企業受國際疫情影響較小,中小微企業受衝擊較大。

  “當前東莞外貿出口企業面臨的壓力不少,部分企業採取了收縮規模等方式應對危機,符合市場經濟的客觀規律。總體看,目前東莞的企業經營總體穩定。”東莞市商務局表示,將進一步密切監測企業的生產經營情況,因時因勢調整工作著力點和應對措施,著力提高幫扶困難企業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上述東莞市工商界人士也表示,疫情確實對東莞的外貿企業帶來的一定的影響,但這種影響具體有多大,現在還不好評估,這種影響有點被外界放大了。

  針對部分企業可能出現的裁員而帶來的失業問題,東莞市人社局向新京報表示,東莞已製定員工分流就業工作應急預案。加強失業監測和失業預警,建立市鎮村三級受影響企業監測工作平台。重點走訪出現集體停工事件或集體上訪等群體性事件的企業,建立台賬,定期跟蹤服務,化解風險。同時,人社局還在加強就業崗位的儲備。

  疫情下的B面:缺工的外貿企業不敢接訂單

  在部分外貿企業生產線暫停的同時,也有外貿企業因缺工不敢接單。

  何先生是義烏一家外貿公司的負責人,公司和20多家上遊工廠合作,長期為北美地區的全部沃爾瑪超市提供某一類別的無縫針織服裝。

  “我們公司受海外疫情影響不是特別大,因為公司客戶主要是大單量的批發客戶。這些客戶的採購週期至少在半年以上,甚至提前一年以上。比如現在3月份採購冬季或者聖誕節的商品,等到聖誕節的時候,也許疫情就過去了。”在何先生看來,此次疫情對客戶採購週期較長、進行批發銷售的中國供應商影響不大,而對依靠零售渠道銷售應季或者短期商品的中國供應商影響較大。

  在不少外貿企業主要受海外疫情影響時,何先生的公司和合作工廠仍在受國內疫情餘波的影響。

  “每逢過年,很多流水線工廠可能就不返廠了,工廠要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重新招工,產能才能恢復到百分之七八十。今年受疫情影響,更是招人難,加上復工時間晚,現在給我供貨的部分工廠復工率只有50%。”何先生說,合作工廠產能不足,產品交期跟不上,只能讓出一部分利潤作為優惠補償給客戶。

  除了給北美的沃爾瑪長期供貨,何先生的公司還為海外零售客戶供貨。“工廠產能跟不上,現在的一些零售訂單或者小額訂單我們就沒有辦法接了。我們的訂單量和往年同期相比少了10%到15%,主要來自這部分無法接單的零售客戶。”

  外貿企業自救:囤貨、轉向生產和銷售防疫物資

  義烏跨境電商孫勇決定再挺一挺。“兩三個月還能挺得過去,暫時還不打算裁員”。

  孫勇自己的工廠為公司的跨境零售提供貨源。“雖然訂單在減少,但沒有刻意調低工廠的產能,我們準備暫時先屯半年的貨。”不過,孫勇同時表示,當前決定是基於海外疫情在三個月內得到有效控製的判斷。雖然目前公司資金充裕,如果海外疫情大規模流行時間在半年以上,“一切就不好說了。”

  趙鵬公司的部分生產線也在緊鑼密鼓生產中——美國知名連鎖倉儲超市Costco仍在營業,這是趙鵬公司在歐美地區唯一一個沒有取消訂單的客戶。“等到Costco的訂單生產完以後,我們的生產線會繼續開工做庫存——如果不做庫存的話,每天公司1000多萬元的支出等於白白虧掉了。如果做庫存的話,這些基本支出還可以攤到庫存里,等待市場複蘇。”趙鵬說。

  不過,趙鵬將更多的希望寄託在口罩的海外訂單上。

  作為一家大型服飾製造企業,趙鵬的公司有一支具有較強實力的研發團隊,正好可以開發無縫技術的醫用口罩。“我們最近研發的一些N95口罩剛獲美國FDA等認證,投產的話,工廠一天可以生產60萬隻左右。”

  當前趙鵬在國內外的公司正在全力為海外的口罩訂單做準備。歐美的分公司正在和當地政府爭取口罩訂單,“其中,美國的一家公司正在競標當地市政府防疫物資的採購清單。一旦中標,都是1000萬隻級別的訂單。”而國內的生產線一邊在等待海外的訂單,一邊正在加緊對原有服裝生產線的員工進行培訓,新的口罩生產線開工在即。

  近期,趙鵬剛和董事會開會討論裁員事宜。“如果一直沒有穩定的訂單,誰也吃不消每月1000多萬的虧損。要是海外口罩訂單量上不來,我們準備裁掉30%的流水線工人。如果海外的口罩訂單上來了,公司就不裁員了。”

  像趙鵬這樣轉做防疫物資的外貿企業不在少數。

  “我到朋友圈一看,十幾家同行都開始生產口罩業務了——有原來生產小工具的企業、生產大功率電源的、還有生產各種電子產品的企業。”上述東莞一生產LED產品企業主林先生也開始經營口罩外貿業務,將採購的醫用口罩通過西班牙分公司供應當地的醫院。“銷售口罩必須質檢,現在部分公司的員工經過培訓轉為口罩的品檢,或者外派出去採購、跟單。”

  防疫物資能否成為中國外貿企業的稻草?

  據媒體3月中旬報導,亞馬遜已宣佈在其網站上屏蔽了口罩、洗手液和其他與新冠病毒相關產品的新品上架。eBay公司宣佈全面禁止銷售口罩和洗手液,以防止價格欺詐。此外,沃爾瑪和其他電子商務公司也在努力遏製第三方賣家對相關的防疫商品哄抬價格。

  “一夜之間幾乎下架了所有在售的防疫物資,在國外的電商平台審核銷售資質後,商品才能重新上架,並且價格會被嚴格管控。”賈先生說。

  而在趙鵬看來,轉做防疫物資是外貿企業自救的方式之一,但並不是每個企業有足夠的自救能力。“我們有能力研發符合歐美市場要求的醫用口罩,還有一支遍佈歐美的銷售網絡。有多少企業有這樣的能力?我相信沒有幾家企業有這樣的能力。”趙鵬說。

  救助企業的精準度

  據國家統計局最新公佈的數據,今年1-2月中國出口2.04萬億元人民幣,下降15.9%;貿易逆差425.9億元,而去年同期為順差2934.8億元。

  海外疫情帶來的衝擊倒灌,企業承壓明顯,出口形勢不容樂觀。自國內疫情發生以來,有關部門已出台了多項政策。

  “有關部門出台的很多政策都是有必要的,但是部分政策也要隨著形勢的變化進行及時的調整。”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姚枝仲認為,當下外貿企業面臨的問題是外部需求急劇減少,而且這一趨勢在短期內不會逆轉。在這一形勢下,此前出台的部分政策就失去了抓手。“比如現在企業的出口沒有了,沒有足夠的營業額,減稅降費等傳統的政策就難以有效發揮作用。”

  上述義烏企業主趙鵬持有類似的看法。“減稅降費這樣的政策對不少企業有幫助,但已不適應營業額已經在大幅下降的外貿企業。政策不能‘撒胡椒面’,一定要精準,要為不同類型的企業量身定做。”趙鵬建議,政策要重點關注中型企業的生存狀況。“疫情對大中型企業的影響遠遠大過對小微企業的影響。國家針對小微企業出台了很多的政策,很多小微企業能夠享受到的政策,反而最需要減成本的大中型企業得不到支持。”

  “現在中型外貿企業最難,卻不得不開工。為什麼?不開工,企業可能很快倒下去了。開工的話,企業還可以把支出成本攤到囤積的產品中。問題是,歐美的疫情可能要持續四五個月,這些企業如何撐下去?”趙鵬呼籲,一定要想辦法保住中型企業。“相對於小企業,中型企業有核心專利技術、有核心競爭力。國家用了十幾二十幾年市場經濟的洗禮,好不容易培養出來了一批企業和企業家。對企業來說,很多管理團隊經過多年的磨合才形成了當前的戰鬥力。如果這些企業在疫情中倒下去了,很難在短時間內再複製出這樣一批企業和企業家。”

  那麼,如何提高幫助企業的精準度?

  賽意企業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唐大傑在疫情期間一直跟蹤研究中國企業。在他看來,外貿企業的一個特點是信用記錄相對完整,銀行、海關對於外貿企業的業務、資金往來有規範的記錄。“在政府實施幫助政策時,可以利用這些數據甄別企業情況,實施有針對性的措施,比如增加授信額度,按比例增加貸款,直接給穩崗補助等。”

  姚枝仲呼籲,隨著外貿形勢的嚴峻,會有企業破產,或者裁員自救,失業問題會帶來一系列問題。因此,下一步政策的重點應是幫助企業穩定就業、減少破產,政府直接可以向在疫情期間留住就業人員的企業給與一定的補助,也可以通過企業向員工發放失業補助。

  除了給與企業就業補助,姚枝仲還建議,通過刺激內需減少外部需求疲軟帶來的負面影響。“一方面,要盡快解除疫情管控,讓人流、物流、企業動起來,消費才能被帶動起來。另一方面,要通過投資拉動內需,投資的方向和重點可以是新基建、通信技術領域的研發等。”

  新京報記者 侯潤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