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停演,音樂人辦線上音樂會成自救新招
2020年03月30日14:14

  原標題:全球停演,音樂人辦線上音樂會成自救新招

  在美國公告牌每天持續更新的音樂類演出“取消和延期”榜單中,1月至2月份的清單顯示的大多還都是亞洲地區相關消息。如今翻看到3月,大家熟悉的很多明星、樂隊的名字陸續出現在“演出取消”名單中,全球音樂演出市場,因新冠疫情而帶來的經濟損失目前已無法預估,各地政府也紛紛出台相應政策和措施準備對眾多因疫情而失業的人員予以扶持。不過好在音樂無論在何地,本身就具備能撫慰人情緒的功能,眼下正處在居家隔離的音樂人們,都紛紛轉向線上,在不同組織舉行的慈善項目中,正通過直播演出為需要幫助的人們籌集善款。

  北京時間3月30日更新的“iHeart”慈善客廳音樂會上,埃爾頓·約翰做主持,    瑪麗亞·凱莉、碧梨、卡妹、萌德等眾多歌手參加了這次線上音樂會。
  北京時間3月30日更新的“iHeart”慈善客廳音樂會上,埃爾頓·約翰做主持,   瑪麗亞·凱莉、碧梨、卡妹、萌德等眾多歌手參加了這次線上音樂會。
  

  取消:3月中旬3天內取消60個演出項目

  全球音樂演出大範圍取消從 3月初開始,3月4日,原定於3月20日-22日在邁阿密舉行的第22屆超級音樂節(Ultra Music Festival)官方宣佈將延期,這是美國第一個因新冠肺炎而取消的音樂節。兩天之後,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也宣佈取消演出,這是這個平均有超40萬人次聚集的大型科技藝術音樂盛會34年來的首次“缺席”。緊接著,原計劃在10月9日和16日的週末舉行的科切拉音樂節通知延期。此時,全球的音樂演出市場已如多米諾骨牌一樣開啟了前所未有的“ 停 演 ”連鎖反應。

  這其中包括各大明星歌手的巡演計劃:北京時間3月13日,艾薇兒在社交平台發文確認將取消“Head Above Water”歐洲巡演,而在 3 月初,她已取消了原定 4 月和5月的亞洲巡演計劃。北美最大的演唱會公司及場地營運商Live Nation 和 AEG 娛樂集團也宣佈,暫停至 4月的所有大型巡演,受到影響的歌手包括“碧梨”比 莉 · 艾 利 什 、波 茲 · 馬龍、克里斯·斯台普頓等,由於 3 月通常是演出淡季,公司將會於 4 月初重新進行形勢評估,期望 5月至6月的演出能恢復。明星歌手中,也不乏因身體抱恙而調整的演出,如席琳·Dion患感冒,雖新冠肺炎試劑檢測為陰性,但為公關安全著想,她也通過官網宣佈 “Courage World Tour” 世界巡演,3月24日-4月27日間北美地區的14場演出延期,已購票者可以保留原先的門票。

  除了美國,歐洲等地的音樂演出也同步大範圍按下“暫停鍵”,麥當娜原定本月10日和11日在巴黎大雷克斯劇院的“X 夫人之旅”演唱會宣佈取消。音樂節方面,作為已經舉辦了50年的老牌戶外音樂節格拉斯頓伯里(Glastonbury)音樂節也宣佈取消,今年本是該音樂節50年的慶典演出,演出陣容幾近“豪華”——保羅·麥卡特尼、“ 黴黴 ”泰勒·斯威夫特 、肯德里克·拉馬爾領銜,另外還有拉娜·德雷、“啪姐”杜阿·利帕等,音樂節官方宣佈門票可順延至明年使用,同時也接受觀眾退款。

  而亞洲的演出影響則更早,早在2月,日本男子偶像組合嵐ARASHI 就宣佈取消將於2020年4月在北京鳥巢舉行的演唱會。防彈少年團也在同月取消了原定4月舉行的多場演出。新京報記者從美國公告牌持續更新的演出取消榜單中發現,3月10日-13日這段時間是“取消延期 ”的高峰階段 ,僅在這期間取消和延期的演出項目多達60項,幾乎每一小時就有一場演出活動被取消,目前取消的音樂演出仍在更新中。

早在2月,日本男子偶像組合嵐ARASHI 宣佈取消4月在北京鳥巢舉行的演唱會。
早在2月,日本男子偶像組合嵐ARASHI 宣佈取消4月在北京鳥巢舉行的演唱會。

  損失:就業機會將比去年下降69%

  據英國音樂家聯盟(The Musicians’Union)數據顯示,由於新冠肺炎導致的巡演取消和演唱會延期,英國音樂家已經損失了大約1400萬英鎊的收入。該組織對其35000名成員進行了調查,超過4000人回覆他們工作受影響的程度達到90%,就業機會比去年下降了69%。為了支持其成員,總部設在倫敦的音樂家聯盟當地時間 3月23日發起了100萬英鎊的“新冠肺炎困難基金 ”,為財政困難的音樂家提供捐贈。

  現場音樂業務的前景低迷從股市上也能反映出來,截至3月18日中午,Live Nation的股價下跌高達 33%,股價從前一天的收盤價33.92美元跌至21.70美元的低點,這是自2016年6月以來Live Nation 首次低於22美元的價格。股票市場不一定反映一家公司的價值和潛力,但在整個北美和歐洲與疫情進行曠日持久的鬥爭中,股價的大幅下跌可能會影響一家公司籌集資本或進行股票收購的能力,並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回到之前的高點。

  對於音樂從業者來說,要面臨的還有演出取消保險的“尷尬”。據瞭解,部分比較有影響力的藝人會買巡演取消保險,但這種保單價格不菲,保險理賠率約占3%-4%,例如一百萬美元的保單可能賠3萬美元,但儘管購買了此險種,藝人和經紀公司因演出取消而面臨很大損失後,目前幾乎所有保險公司都明確表示“沒有義務進行相關賠付 ”。據瞭解 ,在發生非典SARS和超級病毒MERS之後,一些保險公司就在保單上直接把嚴重流行病排除在理賠範圍外,還有些公司雖然沒有明確表示,但卻直接聲稱最新的新冠肺炎不在理賠範圍內。基於此情況,大部分歌手和演出公司都選擇了延期演出,因為至少推遲還有希望能通過“ 日後再銷售 ”等營銷方案保住部分前期花掉的成本,而取消演出意味著直接負債。

  應對:用在線音樂會開啟募捐資助

特洛耶·希文、奈爾·霍蘭、OneRepublic樂隊主唱瑞恩·泰德等歌手紛紛開啟在線直播音樂會。
特洛耶·希文、奈爾·霍蘭、OneRepublic樂隊主唱瑞恩·泰德等歌手紛紛開啟在線直播音樂會。

  當地時間3月20日,英國財政大臣Rishi Sunak宣佈了一項經濟救助計劃,如果人們因疫情暴發而無法工作,政府將支付80%的工資,每月最高2500英鎊。根據英國音樂(UK Music)的數據,這些措施僅適用於僱傭員工,而不適用於自由職業者或自營職業者,後者約占英國音樂行業的72%,因此呼籲財政援助成為業內最迫切的聲音。

  美國國會目前正在考慮一項數十億美元的緊急援助計劃,以緩解新冠肺炎對整個經濟的影響,美國唱片學院正敦促國會議員在救援計劃中考慮音樂表演工作者。唱片學院主席兼臨時首席執行官小哈維·梅森在此前發給美國眾議院議長的一封信中詳細闡述了這些擔憂:“我敦促國會要保護我們國家的音樂家 、表演者 、歌曲作者和錄音室專業人員。”小梅森解釋說,這些專業人士通常是自由職業者和獨立承包商,他們沒有帶薪休假或醫療保健等福利,也沒有資格享受失業福利。當地時間3月23日,德國音樂版權管理組織(GEMA)也推出了一項4000萬歐元的緊急援助計劃,以幫助其組織成員應對抗疫期間的經濟困難。

  除了宏觀的財政援助,音樂人之間呈現出的更多是“互幫互助”,許多有影響力的歌手正在通過各種方式為經濟困難的藝術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如美國歌手Rihanna 、Justin·比伯 、Lady Gaga、歌手希亞拉和她的丈夫拉塞爾·威爾遜、防彈少年團成員SUGA及粉絲等都用不同的形式捐贈了善款和抗疫物資,更多的音樂人則選擇了共享自己的資源,如“戳爺”特洛耶·希文就在自己的直播中表示,想用製作新歌MV的錢,向有經濟困難的自由職業藝術家徵集他們的作品, 以此方式幫助他們渡過經濟難關。

  令人感動的是,音樂人們在這個大家共同面對困難的時期,還是選擇用音樂分享一 切美好 ,“ 線上演唱會”開始在這個時間段層出不窮。最早一批進行線上直播的歌手裡,包括英國酷玩樂隊主唱克里斯·馬汀,3月中旬,他率先成為了世界衛生組織和全球公民公益組織合作計劃“Together At Home”的演出發起者,旨在至4月末,為全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籌集6.75億美元善款。隨後,約 翰·傳 奇(John Legend)成為了接棒克里斯·馬汀的表演者,並將下一場音樂會傳遞給“斷眉”查理·普斯。截至目前,說唱歌手Common 、Hozier、OneRepublic樂隊、“萌德”肖恩·蒙德茲等音樂人都陸續參與到該計劃中來。而在另一個名為“iHeart”客廳音樂會的線上項目中,埃爾頓 · 約翰 、瑪麗亞 · 凱莉 、Backstreet Boys 、碧梨等參與了直播演出,致敬抗疫一線工作者 ,同時Justin ·比伯等人也在家中開啟了系列線上音樂會。

  新京報記者 劉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