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能夠負擔得起如此規模空前的財政和貨幣刺激嗎?
2020年03月30日02:59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世界主要經濟體陸續宣佈推出的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是和平時期史無前例的重大全球政策事件。

  僅今年一年,美國財政支出和貸款的增幅就將超過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超過2008年和2009年聯邦赤字的增幅。儘管這可能不如12年前金融危機後亞洲國家實施的金融刺激規模大,但多數大型經濟體的政府債務與GDP之比可能會上升10-20個百分點。

  央行注資的影響同樣巨大。例如,美聯儲可能會通過購買美國國債來為該國的部分財政刺激提供資金。最重要的是,它的資產負債表將通過購買抵押債券和打包的私人貸款資產而增長。如果美聯儲今年的資產負債表從2019年底的4.2萬億美元再增加2萬億至3萬億美元,也不足為奇。

  這與金融危機後整個10年的累計增長相似。那些聲稱央行在處理這場危機時將無關緊要的人大錯特錯。

  然而,許多投資者(以及一些政策製定者私下裡)懷疑,美國和其它多數大型經濟體的這種程度的刺激是否“負擔得起”,以及它是否會導致政府債務危機和隨後的通脹上升。

  如果上述任何一個問題的答案是“是”,市場可能會對政府應對即將到來的衰退的能力失去信心。造成的結果也將非常可怕的。

  幸運的是,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

  財政刺激的資金來源主要有三種。政府可以出售幾乎無限數量的短期國庫券。在預算赤字意外激增的情況下,這通常是第一選擇。

  稍晚些時候,財政部可能會增加向公眾出售較長期國債。與此同時,央行可能還會增加從公眾手中購買政府債券的規模,只要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繼續擴大,聯邦赤字實際上就會“貨幣化”。

  考慮到目前的經濟狀況,公共債務上升的部分可能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出現在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上。即使沒有正式定義為“直升機撒錢”,這些行動也可能阻止長期利率的立即上升。如果主要央行效仿日本央行正式實施收益率曲線控製,情況尤其會如此。

  好消息是,與允許長期利率上升相比,這種財政和貨幣刺激的組合可能會對經濟活動產生更大的“乘數”效應。

  此外,長期債務利率仍遠低於名義國內生產總值的可能增長率。其結果是,政府債務不太可能以不可控製的方式上升,即使央行有一天將債務出售給公眾,最終也會提高債券收益率,增加債務融資成本。

  壞消息是,如果通脹開始上升,這種形式的融資可能是危險的。我們發現,在金融危機期間,央行貨幣的增加不會直接導致這種結果。但如今,市場中存在著複雜的供求效應,它們合在一起可能導致通脹上升。

  例如,如果在消費者同時接受巨額政府轉移支付的情況下,供應繼續受到限製,那麼總需求可能會以通脹的方式上升。在這種情況下,消除或迅速扭轉財政注資將是重要的。

  幸運的是,世界經濟有三個有利因素:

  首先,此次危機發生之際,通脹預期完全穩定在或低於央行的通脹目標。

  其次,低油價會有助於抑製通貨膨脹。這兩點都為刺激措施帶來的暫時性通脹影響留有更大的迴旋餘地——如果出現這種情況的話。

  第三,大規模的應對疫情的刺激措施不需要像金融危機後那樣長期存在。

  目前,更重要的工作是防止全球經濟蕭條。

  (本文作者:Gavyn Davies,前高盛合夥人,千萬富翁,2001年至2004年擔任BBC董事長。編譯:新浪美股 林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