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女生代客祭奠,有人簽70年合同請她為丈夫兒子祭掃
2020年03月29日18:06

原標題:25歲女生代客祭奠,有人簽70年合同請她為丈夫兒子祭掃

拭碑、獻花、擺祭、鞠躬……下午一點多,25歲的李曉玉匆匆吃完午飯,趕到杭州濱江美女山公墓,開始為委託人祭掃親人。

她俯下身子,慢慢擦拭掉墓碑上的灰塵,擺上逝者生前愛吃的水果和燭台,然後手捧筆記本,將那些遠方的告白輕輕複誦……

此時的這個女孩,有著和年齡不相稱的成熟感。她的認真和真誠,讓整個祭掃過程莊重又細緻。

兩年多以前,電影《尋夢環遊記》上映,小男孩米格曆經千險,找回了那個差點被家族遺忘的親人,也讓不少人感悟到電影想講述的真諦:死亡不是真的逝去,遺忘才是永恒的消亡。

清明節就要到了。

這兩天,杭州陸續下起春雨。跟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因為疫情,杭州採取預約入園祭掃的方式,並提倡通過網絡平台“雲祭掃”。

相對於被人稱為代客祭掃者,李曉玉更願意把自己看成是傳達思念的人。

在送別一段段人生傳達一份份思念之後,這個女生有她自己對工作對生命的理解。

1

一部電影將她帶入行,父母起初不太能接受

儘管戴著口罩,眼前的李曉玉依然是漂亮的。

她有一雙很好看的眉毛。

每一次代客祭掃的時間大概在10到15分鍾,期間李曉玉和同事們會通過照片或視頻等形式將祭掃的全過程反饋給委託人。“要讓委託人體會到,代客祭掃不只是形式,而是傳達著一份思念與情感。”

李曉玉是個河南女生,她說自己步入殯葬行業,很大程度上是受《入殮師》這部電影的影響。讀高二那一年,堂姐到李曉玉家諮詢報大學專業選擇的問題。當時他們說起了殯葬專業,李曉玉聽到後比較好奇,後來就在網上搜索了一下這個行業的信息,無意中發現了電影《入殮師》。“我看完後覺得,入殮師真的非常了不起,當時就想,以後也想做這樣富有感情,又能幫助他人的工作。”

從那以後,李曉玉就決定報考殯葬管理專業。“一開始我父母不太能接受,我和他們聊了很多次,他們說不是不接受這個行業,是怕我是因為一時衝動輕易選擇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到時候可能會後悔。”

曾經,李曉玉也懷疑自己是不是太衝動了。但是一直到高考,將近兩年的時間,她依然想要嚐試一下,父母也許是看到了她的決心,最後尊重了李曉玉的選擇。

2

她專門買了一隻大風箏,

帶給那位喜歡風箏的爺爺

大學畢業後,李曉玉去了西安,走進“代客祭掃”的行業。

時至今日,她依舊清晰地記得,自己接到的第一個單子,是一位生前喜愛風箏的老爺爺。“老人的兒女長期在國外生活。老爺爺要落葉歸根,落葬的那天,我一直在幫忙辦手續,臨走前,我看到老人的墓碑上,放了一隻很大風箏,五彩繽紛,他的女兒告訴我,那是爺爺親手製作的風箏,現在就陪他一起飛走吧……”

這個細節,深深印在李曉玉的心中。

在老人一週年忌日前夕,家屬再次找到了李曉玉。“我們近期回國不太方便,能不能麻煩你代我們去祭掃?”

李曉玉答應了這個請求。

她清楚地記得,那一天下著雨。“我準備了鮮花,還專門買了一隻大風箏,帶到老人的墓碑前,一邊擦拭灰塵,一邊把兒女的話唸給爺爺聽,他在那邊應該能感受到……”

對待逝者的敬意,猶如對待生者的真誠。

祭掃完畢,李曉玉不禁淚目。

3

發去祭掃視頻,卻再也等不到那一頭的回應

2018年底,李曉玉離開西安,跟隨好朋友一起來到杭州。

初來杭州那會兒,代客祭掃量並不多。

她告訴記者,一般選擇代客祭掃的人大多通過電話預約,也有一些服務機構推出了網絡預約平台。

接受預約後,工作人員會按照委託人信息進行祭掃。“有時候我們會把祭掃的照片視頻發給委託人,有時候會直接用手機視頻的方式。”

祭掃的大多數時候,李曉玉專業而冷靜。

可有時候她也會止不住唏噓。

她跟記者講起了一個委託人的故事。

這是一個悲慘的家庭,女人的丈夫因為家庭遺傳性疾病中年早逝。沒過多久,他們的兒子也被查出患上了同一種病。“他才20多歲,還是個小夥子,媽媽哪裡接受得了這樣的打擊,拚了命想治好孩子的病。”

可惜到最後,兒子還是走了。

父子倆葬在一起。

後來,女人曾經來祭掃過幾次,但因為長期照顧家人,她也積勞成疾,身體羸弱。

“她找到我,說自己病了,希望我能代為祭掃,一口氣簽了70年的服務合同,每年清明和冬至,委託我代她來祭掃。”

李曉玉理解她,人間至愛,她一下子失去了兩個。那種痛,該是多痛徹心扉。

去年清明節,李曉玉代這位母親分別去祭掃了她的丈夫和兒子。她攝了照片和視頻,回來後在微信上給對方發了過去。“她一直對我們說謝謝。”

到了冬至,李曉玉又按照慣例去祭掃,回來後依舊把視頻和照片發了過去。“可是過了很長時間,她卻沒有任何回應,後來我才知道,她也因為病重過世了,這份反饋信息,再也沒法看見了。”

李曉玉瞬間淚崩。

“對於這個阿姨來說,可能是一家人團聚了吧,雖然人不在了,但畢竟對方將這份祭掃委託給我們了,我們會繼續做好。”

4

有朋友得知她的工作後疏遠了

但她說自己真的成了一個更好的人

臨近清明,李曉玉手上代客祭掃的單子增加了不少。“光美女山公墓,每天就有三四單委託。”

據不完全統計,這段時間,杭州市區一家20多人的殯葬禮儀團隊,每天接到的代客祭掃預約量為50多單,最高的一天突破100單。

每一次代客祭掃,真誠是李曉玉對自己的最基本要求。

她希望這個職業能夠幫助一些有困難的人完成心願。來杭州這一年多,因為人生地不熟,李曉玉把絕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工作上。“基本就是全勤,一週上班七天,有時候早上四五點就要到委託人家裡幫忙,有時候要忙一天,累了就申請調休。”

即使輪到真正的休息天,她也不會經常去逛街,“身邊有的朋友聽說我從事這一行,漸漸和我聯繫少了,現在一般就等到休息天,約上發小出門轉轉。”

她能理解朋友的疏遠,她同樣更理解自己的職業:存在即需求,終究是要有人來做的。

在經曆了風雨,送別了一段段的人生之後,現在的李曉玉愈發覺得,她每天做的事情都是有意義的。

生命是什麼呢?

25歲的李曉玉有她自己的理解:生命是經曆,是故事,是長情,更是牽掛和愛。“我覺得自己真的成了一個更好的人,就像當初選擇踏入這個行業時預想的那樣。”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吳崇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