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爾:北美小巴黎的夜與晝
2020年03月29日16:25

2020/3/27第4個夢 序。

“二媛,春天到了,蒙特利爾現在很美,疫情結束之後,等你來。”想像著好朋友Maggie姐姐在日落之前給我發微信:她的窗外,夕陽慢慢靠近遠處的皇家山,一抹斜陽親吻著這片土地上每一株綴滿水滴的樹。

蒙特利爾的春日,萬物複蘇,夜與晝都迷人。北美的小巴黎,有法語區獨特的浪漫氣息,有歐洲老城的神秘氣質。這裏的每一個角落都值得被探索,街頭的每一個藝人、每一座雕塑、每一片塗鴉,都洋溢著創作者的靈感和熱情。這裏又恰好有足夠的文藝選項,讓你感受城市里的藝術情調。不管是路上,還是博物館,或是街邊美食,都能讓你體驗春之明媚。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遊吟詩人“萊昂納德·科恩”在《讚美詩》中的這句歌詞曾經給了多少人力量。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就是蒙特利爾人。科恩用他性感粗糲的嗓音在歌中低吟著:“如果你需要一個伴侶,牽住我的手吧;我會站在你面前,因為我是你的男人”。也許,只有蒙特利爾這座略帶悲情的城市,才能讓他有這樣的靈感。

回憶把我拉回了那個只駐足了48小時,卻不想匆匆說再見的蒙特利爾城。

萊昂納德·科恩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生於這座城

“我沒有想要萬水千山走遍,我只是想去看你一眼,然後道別。”2016年11月10日,這是一個讓世界無法忘懷的日子。就在這一天,萊昂納德·科恩去世了,終年八十二歲。上帝把他的禮物收回了天堂,音樂世界失去了一位巨人,科恩的故鄉蒙特利爾失去了一位國寶級的人物。

萊昂納德·科恩是加拿大演員、詩人、歌手、作曲家、藝術家,早年以詩歌和小說在文壇成名,後投身音樂創作。放眼歌壇之中,能稱得上詩人的寥寥無幾,然而科恩的創作卻能夠突破不同藝術形式之間隱晦的界限,他的詩與歌,渾然一體。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上沒有比科恩更加男性的聲音了,也沒有比科恩更加傷感深邃的歌吟。

萊昂納德·科恩出生於蒙特利爾,他曾將巡演開遍了世界各地,也在美國定居過一段時間,但是科恩說:“只有蒙特利爾,能給我家的感覺。”誕生了科恩的蒙特利爾,是浸潤著天才靈感的藝術之都。

科恩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懷著這個問題,我走進了蒙特利爾現代藝術博物館(Montreal Museum of Modern Art ),這裏正在舉辦一場“萊昂納德·科恩——萬物皆有裂痕”特別展覽,展覽名稱取自於科恩1992年的歌曲《Anthem》中的一句:“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進來的地方。”這也是我曾經寫在微信簽名上的一句話。

蒙特利爾現代藝術博物館正是著名的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的舉辦地。在這座魁北克著名的藝術地標,人們看到了來自10個國家40位藝術家的20件作品,共同紀念這位傳奇歌者。伴隨著沉浸式的展覽,你可以從科恩的一生中找到答案。在黑暗中循著光影走入展廳,就像走進了這位詩人內心深處的靈魂世界。科恩的目光中有著看透虛無的平靜,就像他的詩歌與音樂,讓人感到寒冷又擁擠。

在一個三面都是螢幕的展廳里,我和其他看展的人們一起安靜地坐在地上。螢幕上是科恩從年輕到遲暮之年的影像記錄,有悲歡離合,有喜悅重生,半小時卻走過了他的一生。在鏡頭裡,他低吟輕唱著動人的歌曲,就算你對這個男人瞭解甚少,你也會在這樣的氣氛中感動流涕,我也默默流下了眼淚。也許只有在蒙特利爾這樣的搖籃裡,才能誕生出科恩這樣孤獨寂寥的男低音,如此紳士多情的搖滾音樂,以及如此自由與孤寂的靈魂。

城市塗鴉從“舊世界”到“新世界”的救贖

從歐洲到北美,從“舊世界”到“新世界”,塗鴉是去觀察和體會一座城市包容性和社會文化的絕佳地點。塗鴉的靈魂依然在街頭、在民間。在那裡,它才保有最持久的生命力和戰鬥力。蒙特利爾一直有著“北美小巴黎”之稱,街邊的塗鴉將這個有著350多年歷史的老蒙特利爾城映襯得格外迷人。這裏的塗鴉色彩鮮亮,畫面豐富,它們出現在居民小區、街道旁、房屋院牆上、高速公路和橋底、建築工地、廢棄的車間廠房……

“當我一個人穿行在城市里,整個城市像是屬於我一個人的。”蒙特利爾的塗鴉老將Blek le Rat如是說,30多年來,這個孤獨的夜行人隱秘地穿梭在城市中,“當我在晚上完成一件塗鴉之後,我會在第二天白天回去看,看街上人們對我的圖像的反應。有時候一呆就是好幾個小時,甚至對我作品最不經意的匆匆一瞥都會讓我高興好久。”這些青年們在自己的舞台——牆壁、隧道、橋洞等地方,無聲地用美麗的圖畫來表達作為這個城市一分子的所思、所想、所欲、所求。塗鴉成為他們參與城市的一種方式。

走在蒙特利爾大街上,就像遊曆於璀璨的藝術長廊,每天都有各式的畫作默默地出現在我眼角的餘光中,或撲面而來擋住去路,叫人不正視都不行。這座城市還有兩幅巨大的萊昂納德·科恩塗鴉,屹立在高高的建築上,他就像一個城市的引路人,給人們希望與力量。一個城市如果能對塗鴉有所包容,那麼這座城就是感性的,無疑,蒙特利爾感性十足。

舊碼頭昔日老城的頹廢之美

作為旅人,如果只感受了一個陌生城市的夜是不夠的,一定要體味到這個陌生城市的晝。每次旅行,我都有早起的習慣,換上健身衣,打開google地圖,圍著陌生城市晨跑,可以看到一個城市剛剛甦醒的樣子,這對於我來說是一種獨特的回憶。

蒙特利爾的清晨,聖勞倫斯湖,水波不興。標著舊港碼頭的地方看不到碼頭應有的繁忙,只有幾艘小船停泊。蒙特利爾有世界最大的內湖港口,聖勞倫斯湖邊的舊碼頭,是昔日蒙特利爾的繁華地段,也是蒙特利爾建城的根本。水手們在這裏卸下從歐洲大陸運來的貨品,裝走新大陸的皮貨土產。從碼頭對面舊市場的建築規模與外飾不難想像它當年的繁華與氣度。

碼頭邊的水手教堂是遠航的水手們出發之前祈求保佑、禱祝平安的地方,教堂頂上張開雙臂的上帝給揚帆與歸 航的海上遊子幾多信心與慰籍。高高的上帝雕像不複昔日的金光燦爛,但他巍然的身影與張開的雙臂,與靜靜的湖水、冷落的碼頭、絢爛的紅楓共同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片。

原以為清晨的碼頭訪客很少,沒想到有很多人和我一樣貪愛舊碼頭的頹廢之美。一位勤奮的攝影師帶著他的模特,一對年輕的俊男靚女,在廢棄的廠房、鏽蝕的碼頭邊,拍攝一組組唯美的畫面。他們的浪漫與甜蜜,和小橋、流水、落葉、教堂一體成為人們眼中的風景。街上的行人陸陸續續地多起來,城市活潑地開始了新的一天。

皇家山城市之巔也是城市之源

遊覽一座設計結合自然的城市,當然不能錯過一座城市的製高點。建立於1870年的皇家山(Mount Royal)是蒙特利爾最高的山峰,整個地區占地101公頃。想要俯瞰蒙特利爾的全城景色,當然不可錯過這座迷人的城市綠洲。

皇家山公園的名字Mount Royal,是蒙特利爾名字的源起。這座城市中的小森林是曾設計過紐約中央公園的著名景觀設計師弗雷德里克·勞·奧姆斯特德的作品。大師的設計保留了皇家山最自然的風貌。全園滿覆綠樹,小鳥啾啾,調皮的鬆鼠跳躍其間,親近自然的氛圍讓這裏成為蒙特利爾人運動和散步的樂園。

皇家山的四季風情各異,淡妝濃抹總相宜。春夏時節鬱鬱蔥蔥,綠意掩映,而到了秋季,這裏又成為蒙特利爾著名的網紅賞楓勝地。不論什麼季節到來,皇家山都有不虛此行的驚喜等待你的邂逅。

St-Viateur Bagel Shop蒙特利爾人最愛的網紅貝果店

這座以輕鬆簡單的方式尋求生活歡樂真諦的城市,讓每一個生活在這裏的人都有平和的面貌,這隨意舒適也感染著來到蒙特利爾的旅人。

來到了號稱有世界上最棒貝果的蒙特利爾,一定要去一家名叫“St-Viateur”的貝果店,這家店在這座城市存在了六十多年,二十四小時營業,手工製作現烤現賣。顧客從英國查爾斯王子到歌星名流,到每個從世界各地趕來的你和我。你經常能見到當地人把新鮮出爐的貝果打包帶走。對於吃貨而言,這裏簡直就像是個“貝果博物館”。你可以親眼見證廚師豪邁地用手揉麵糰,把它放在熱水中,再灑上芝麻或罌粟籽,然後用燃木烤箱烹製,在蜂蜜水裡浸泡麵糰是它風味獨特的秘密。

傳統的貝果分為表面灑滿白芝麻“白貝果sesame”的和黑色罌粟籽的“黑貝果Poppy”,現在還多出來了一些新奇的口味,如果是第一次,一定要嚐嚐白芝麻貝果。比起直接啃,配上店裡出售的小包裝奶油奶酪真的很值得。除了塗奶油奶酪的吃法,還可以配上熏三文魚和其他各種口味的夾餡,這是當地人的吃法兒。

這些無不將古老的記憶慢慢的從腦海中勾勒出來。

在St-Viateur店外遇到了搬家多年又來買貝果的老太太,激動得在店外讓人幫她拍照,老太太說這是她們家族多年的傳統。後來看她不只買了好幾袋貝果還有文化衫和品牌布袋,看來這家店早就深深烙進了當地人的生活。

還有個關於貝果的小故事:有位蒙特利爾宇航員上太空之前,一想到六個月吃不上貝果,直接帶了3個去太空站。很多蒙特利爾當地人都會選擇貝果作為早午餐,一手持貝果,一手端著杯拿鐵,在微風拂動的清晨開啟美好的一天。

Crew Cafe穿越到19世紀喝杯咖啡

如果一個城市擁有很多咖啡廳,那這個城市就是小資的。作為一枚咖啡控,來到蒙特利爾必然要去泡個咖啡廳。Crew Cafe,這家開在前加拿大皇家銀行大樓里的咖啡館,從門頭到店內都很富麗堂皇。內部五十英呎高的彩繪穹頂結構以及銅質吊燈和遍佈的大理石裝飾,彷彿在穿越回了19世紀喝咖啡。

這裏的特點是提供完善的辦公空間,非常適合網絡遊民。咖啡店裡有很多電源插座,還有適合辦公高度的木質長桌,甚至還有會議室提供預定。當然,如果你僅僅想小憩休閑喝杯咖啡,也有適合和朋友消磨時間的舒適沙發座位區。咖啡豆來自本地烘豆商Saint-Henri品牌,咖啡出品可以說相當不錯了。用咖啡搭配一塊招牌藍莓司康,給你最好的消遣時光!

費爾蒙伊麗莎白女王酒店約翰·列儂下榻的酒店

在預訂一家酒店時,我一般更關心它的枕頭的柔軟度、或是自助早餐里是否有我喜歡的點心,而不是這個酒店是否參與過哪些政治抗議活動。但如果這家酒店曾經接待過大名鼎鼎的約翰·列儂和大野洋子,那一切就都不一樣了。是的,我們說的正是費爾蒙伊麗莎白女王酒店(Fairmont The Queen Elizabeth)。這是一家有故事的古董酒店,我在蒙特利爾的兩天兩夜都住在這裏。

時光倒回1969年6月,由於約翰·列儂和他的妻子大野洋子的下榻,這家坐落於蒙特利爾的酒店親自見證和參與到一場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事件中。在酒店的1742號套房裡,他們上演了一場標誌性的行為藝術:“床上和平運動”(Bed-In for Peace)。兩人連續躺在床上整整一週的時間,並邀請世界各國的記者們前來,聽他們講述自己對於和平的理解。1742號套房還見證了一首著名的反戰歌曲的誕生:《給和平一個機會》。

在這之後,費爾蒙伊麗莎白女王酒店便以1742號套房而聞名,許多旅行家、世界名流都曾專程前來入住。套房內的臥室本身並不大,窗戶上貼著約翰·列儂的標誌性抗議貼畫,以還原當時的場景。在臥室之外的生活區,牆上印著《給和平一個機會》的歌詞,並掛著一些裝裱好的塗鴉繪畫作品:它們的內容大多來自這對夫妻曾訪問倫敦、紐約、巴黎、新德里、東京等地時曾發表過的言論或口號。櫥櫃里放著紀念床的照片、錄像帶、藝術品和歷史物品,還有《給和平一個機會》的黑膠唱片。

你可以戴上耳機,靜靜聆聽《給和平一個機會》。無論是否喜歡列儂,你都不得不承認,這首歌的旋律,已經超越了對於這次事件甚至是約翰·列儂這個人本身的討論,至今仍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迴響,當然,也包括這間著名的套房。費爾蒙酒店很適合城市旅行者到訪打卡,酒店與蒙特利爾地下城相連,暖心的酒店設施和傳奇的歷史印記帶給我別樣的居住體驗。

“旅行讓我能望得遼遠,想得細密,理解人生的遺憾,與這世界的好處。”寫完這篇文章,我給Maggie姐姐回了微信:“人生永遠有告別,但我們永遠有期待。蒙特利爾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