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病毒+萬惡的戰爭 東京承辦奧運會的曲折路
2020年03月29日10:09

  圖說: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 全體育圖

  本週,國際奧委會宣佈,原定於2020年7月舉行的東京奧運會推遲至2021年。東京奧運“沒有B計劃”的說法堅持了很久,但在全球新冠肺炎感染人數不斷上升的壓力下,終於讓位於生命的尊嚴。東京奧運因此成為現代奧林匹克124年歷史上,首屆延期舉行的奧運會。

  大難當前,萬千艱險都會記掛心頭。得知奧運延期,日本國內就有聲音回應:這是東京奧運的命運。80年前,國際奧委會也曾因為一屆東京奧運會的存廢,瞻前顧後,騰挪立場。而那一次侵擾全世界的,不是致命的病毒,而是萬惡的戰爭。

  戰爭讓奧運消失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奧運會,日本三級跳運動員織田干雄以15.21米打破當時的奧運紀錄,獲得日本歷史上首枚奧運會金牌。但主辦方沒有準備日本國旗,只能從現場的日本觀眾手中借來國旗。日本早有於西方強國之外主宰世界的野心,現代體育是國家文明的基石與標誌之一,因此對承辦奧運會日本表現出濃厚興趣。日本首次提出申辦的是1940年奧運會,並承諾負擔參賽選手每人50萬日元的旅費,同時尋求用西伯利亞鐵路打通歐亞兩大洲間的障礙。奧運主會場選址在今天東京世田穀區的高爾夫球場一帶,並計劃將附近的明治神宮外圍擴充形成新的體育會場。對將東西方文化融合在一起的奧運會,現代奧林匹克運動奠基人顧拜旦也非常期待。他說:“日本的使命比任何其他國家都重要。”

  圖說:1912年,日本首次參加奧運會 資料圖

  但1937年日本全面侵華,取消東京奧運會的動議甚囂塵上。一年後在埃及召開的國際奧委會會議上,中國代表罷黜日本奧運承辦資格的提議並未被採納。國際奧委會先是將1940年東京奧運移至9月下旬舉行。之後,時任奧委會主席拉祖爾收到日方的正式信函,信中提出放棄承辦1940年奧運會,希望承辦權延後至1944年。此時的日本政府,已露出侵略者的猙獰嘴臉,在他們眼裡,用來建造奧運場館的鋼鐵,應該直接拿去鍛造武器。讀完信,拉祖爾只說了一句:“這是正確的一步。”

  國際奧委會隨即做出調整,將1940年奧運會授予申辦時得分第二的赫爾辛基。但一年後,二戰爆發,德國入侵芬蘭。1940年奧運會徹底消失。此後的1944年奧運會也因為戰爭被扼殺。日本再次迎來奧運聖火,要等到二戰結束後的1964年。

  日本重新被評價

  那是日本第一次以和平的方式,特別是通過舉辦奧運會的方式,讓世界對其重新評價。1964年以前,全世界還沒有一條高速鐵路。當年10月10日,東京奧運會開幕。此前的10月1日,“新幹線”、也就是世界上第一條高鐵,在日本東京至大阪的鐵道上通車。此後,這項鐵路技術在法國、德國等歐美國家鋪展開來。日本證明了高鐵能為鋼鐵、房地產等工業帶來巨大提升,也迎來戰後的經濟騰飛。

  圖說:1964年東京奧運會開幕式 資料圖

  舉辦奧運會還改變了東京的市貌。二戰後留下的大量軍用土地、皇室及貴族的土地,此時開放給了民間。東京在這些土地上建成奧運場館,如東京代代木體育館、運動員村等。

  說到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如今的日本老人一定會提到彩電、抽水馬桶,還有西餐。為了觀看奧運比賽的電視轉播,大量普通日本家庭購買了彩電。在東京奧運會前,大部分日本人需要去公共廁所,奧運會前後,東京基本解決了家中的抽水馬桶。另外,上萬名外國運動員來到日本後,西餐的需求增大,奧運會後,西餐也開始進入普通日本市民生活中。今天,日本擁有歐洲之外最多的米芝蓮西餐館。

  圖說:1964年,日本奧運新幹線通車 資料圖

  那屆奧運會開幕式上,點燃奧運主火炬的是來自早稻田大學的19歲學生阪井義則,他出生的那天,原子彈在廣島爆炸。在生靈曾遭塗炭的土地上,象徵和平的奧林匹克火焰熊熊燃起,沒有比此刻更能撫慰和激勵全世界人民守護安寧生活的了。顧拜旦的話音再度在人們耳邊響起:“奧運會重要的不是勝利,而是參與;生活的本質不是索取,而是奮鬥。”

  疫情過後的新生

  時隔半個多世紀,東京又一次站上奧林匹克運動的版圖。奧運會作為世界上規模最大、輻射面最廣的社會活動,始終觸動著人們為了夢想而奮鬥。如果說前兩次奧運會經曆,拷問東京的是戰爭前後的人性,紛爭還是互利,那麼這一次,面對突如其來的超級病毒,人類認識到命運共同體的堅強——這背後,正是奧林匹克運動曾經的創傷,帶給東京新的感悟。

  圖說:今年3月20日,東京奧運會聖火抵達日本 新華社圖

  在宮城縣迎接奧林匹克聖火的儀式上,大風兩次將引燃用的火種燈吹滅。最後組委會只能用金屬棒捆綁布條的古老方式點燃火炬台。任何大難面前,人類總能從先人的經驗中找到依託,頑強前行。

  面對新冠病毒的挑戰,日本奧組會多次提到“完整”的概念,在無法保證參賽人員和觀眾健康的情況下,將2020東京奧運延期,是唯一的選擇。延期,實際是開啟了對新冠病毒的一場戰爭。只有先擊退病毒,才能重啟東京奧運。投入這場戰爭的,是全體運動員,更是全體日本人民,在自己熟悉的城市,在熟悉的生活一角,他們表現得非常勇敢。

  圖說:2020奧運會主賽場:東京國立競技場 網絡圖

  離開春假還有三週,為控製病毒傳播,日本公立中小學提前停課放假。當大人們紛紛急著趕回家給孩子做午飯時,一家居酒屋的老闆安田宗一郎推出100日元一份的盒飯,為父母們解憂。日本的盒飯平均價格在450日元,100日元,肯定是虧本買賣,但令安田沒有想到的是,許多市民送來免費的大米、蔬菜還有剛打撈上來的魚,他們告訴這位好心人:“我們不會做,但可以提供食材。”

  生活的本質不是索取,而是奮鬥。奧林匹克創始人的感悟,東京奧運的主人感同身受。就讓我們期待,明年的奧運會,聖火在東京新國立競技場點燃的那刻。那是東京在1940年奧運後的反省,1964年奧運後的蛻變,在2020年奧運後的新生。(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金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