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歸紀:故事未了 侯活的歸返與救贖
2020年03月29日08:05

  蒸騰的暑氣刺激著城市的脈搏,肅穆的氛圍抑制著場館的喧囂。

  管理層與教練組的考察人員正在目不斜視地記錄著試訓數據,聞訊而來的球員也在交頭接耳地討論著眼前那道人影。

  洛杉磯湖人關於迪韋侯活的試訓活動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伴隨著訓練師出聲喊停,侯活停下腳步喘著粗氣,劇烈起伏的胸膛緊貼著已被熱汗浸透的訓練衫。儘管持續襲來的疲累感拉拽著他的雙腳,但他的眼眸卻好似明亮炬火,他環顧著四周,心潮澎湃如舊。

  侯活昨日剛抵達洛杉磯。

  在收到湖人的試訓邀請後,侯活特意提前一天趕往洛杉磯,下了飛機僅休息數小時就來到湖人訓練館自發進行訓練。此舉令湖人倍感驚訝,總經理羅勃-佩林卡、主教練弗蘭克-沃格爾與助教傑特等人都來到現場提前考察,在侯活結束了長達數小時的個人訓練後,他們雙方還進行了深入交流。

  忐忑的侯活迫切想讓湖人看到他的誠意。

  昔日滿地狼藉之時,正值巔峰的他決然逃離,而如今重振旗鼓之際,顛沛流離的他卻盼能歸返。侯活也知道,對湖人而言他在彼時所犯的過錯可謂於情不容,但他在歷經命運兜轉後已幡然醒悟,此時重返洛杉磯的他想要完成自我救贖,他需要湖人不計前嫌給他一個機會。

  臨近生涯尾聲卻連遭交易的侯活在休賽期擺脫了傷病困擾,此前多位目睹過侯活訓練狀態的業界人士都對其誇讚不已,四周減重25磅的他顯然做好了充分準備,而且他還願意放棄260萬美元的保障薪金與孟菲斯灰熊達成買斷,並尋求重返湖人的機會,哪怕湖人能提供給他的或許只是一份無保障的底薪合同。

  他即將邁入生涯第16個賽季,而現在他卻像是一名參加選秀試訓的新人,在湖人訓練館接受著球隊謹小慎微的考察。

  時值此際,湖人也需要侯活。新援德馬庫斯-卡辛斯剛遭遇了十字韌帶撕裂的嚴重傷病,球隊急需引進中鋒填補空缺,佩林卡隨後也跟侯活的經紀人查爾斯-布里斯科探討了雙方重新聯手的可能性。實際上,在卡辛斯因傷賽季報銷的前一週,佩林卡也有意無意地跟布里斯科聊過侯活的近況。

  佩林卡曾任湖人名宿高比拜仁的經紀人,對侯活來說,佩林卡的關注是他與湖人冰釋前嫌的積極訊號。於是,有意趁熱炒籃的侯活趕緊聯繫了舊友傑特,並由傑特牽線獲得試訓機會。

  此時,傑特正在場邊聚精會神地觀察著侯活的試訓表現,而安東尼-戴維斯、朗度與賈維爾-麥基等湖人球員也都在旁邊若有所思地打量著這位昔日聯盟第一中鋒。

  他們必須承認,侯活的試訓表現好得匪夷所思。

  他們猶豫片刻,隨後連環炮似的向侯活發問:“我們能相信你嗎?我們能相信你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嗎?我們能相信你願意幹髒活累活,並且防住像祖爾-艾比迪那樣的頂級中鋒嗎?”

  侯活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我願意為了球隊去做任何的事情。”

  侯活的鄭重承諾最終叩開了通往斯台普斯中心的那扇大門。

  他先向湖人表態稱自己願意接受無保障合同,而湖人也向他提供了一份無保障老將底薪,落筆簽約前,湖人辭嚴意正地告知侯活,但凡他有任何對球隊不利的舉動,球隊都會毫不猶豫地將他裁掉。

  順帶一提,侯活的生涯總薪金逾兩億美元,但湖人向他提供的是一份按日結算的無保障老將底薪合同,這份合同要想轉正還需等到賽季中期,這也就意味著把他裁掉對湖人來說近乎零成本。

  謹終慎始的湖人為這筆簽約加足了保險,反觀侯活卻沒有任何退路。

  而他也沒有打算為自己留出退路。

  他想要實現救贖,想要彌補缺憾,想要重拾起自己在洛杉磯遺失的時光。為此,他願意接受任何角色並為球隊傾其所有。

  曾經睥睨聯盟的魔獸現已歷經滄桑褪盡風華,回看來時路,他亦是唏噓不已。他感慨道:“你出海時所需改變的,既非風勢,也非海流,而是風帆。”

  他明白,他現在需要改變的是他自己。他既要挺直脊樑,也要放低姿態;既要解縛枷鎖,也要自我約束;既要剛強似鐵,也要謙遜如棉。所有人都在目不轉睛地盯著他,他似乎只能表現得像個完人。

  侯活焚膏繼晷地投身訓練,即使筋疲骨乏也毫無怨言。揮灑的熱汗浸透了厚實的地板,反復的投球轟擊著高懸的籃筐,他緊咬著牙關,掙脫傷病的綁縛,跨越歲數的鴻溝,拋卻自己彼時的傲慢不遜,追逐自己曾經的矢誌初心。

  旁觀的人都把他的變化看在眼裡,包括以前對他嗤之以鼻的高比。

  侯活不敢奢求高比的原諒。

  那年,高比獨扛紫金大旗奮不顧身拚到跟腱斷裂,而侯活卻在硝煙散盡後擇路遠走,罔顧斯台普斯滿地狼藉,任由紫金王朝破敗衰滅。儘管侯活現已邁步走上救贖之旅,可舊時的結豈能輕易地解。流淌著紫金血液的人,又要如何甘心放下。

  但是,陣發的痛楚讓人銘記苦恨,變遷的歲月卻能消彌恩怨。

  侯活虔誠救贖的模樣倒映入高比深沉冷峻的眼底,歲月的指針分秒跳動,湍流的時間恍如靜止,所有人都屏息等待著高比的表態。

  “我覺得他現在已經準備好了,他會竭盡所能幫助湖人取得成功的,我相信他能做到,希望他也能敦促自己不斷變得更好吧。”

  終歸,高比張口將過往的恩怨傾吐為溫良的寄願。

  流淌著紫金血液的人,終究還是甘心放下。

  侯活如釋重負,他歎慨道:“感謝你們願意接受我的回歸,我知道第二次機會難能可貴,所以我也將會竭己所能彌補第一次的無盡缺憾。我們,斯台普斯見。”

  斯台普斯見。

  兜轉多年,暮歸的魔獸重返故地。

  湖人新賽季媒體日召開——

  各路媒體不停閃爍的鏡頭全方位捕捉著摩拳擦掌的侯活,他站到鏡頭前言辭誠懇地說道:“我只想要盡我所能成為最好的隊友,成為最好的迪韋侯活。我不想要成為占士,我也不想要成為戴維斯,我只想做好我自己。能夠重返洛城現身在此,我真的非常高興。我現在的情緒尤為激動,能夠再度為湖人效力令我感激萬分。”

  湖人新賽季訓練營啟動——

  侯活訓練時的火熱狀態引得湖人將帥齊聲誇讚,他對此還是不矜不伐地說道:“我們要為彼此犧牲,並時刻保持謙遜。我們的工作就是讓彼此變得更加優秀,無論是出場15分鐘、10分鐘還是1分鐘,我都會做好充分的準備,只要我的名字被教練喊到,我就會全力以赴出場為球隊貢獻光熱。”

  即將開場的大戲井然有序地拉起層層幕布。

  站在幕布後面的侯活重新披戴上紫金球衣,延頸鶴望,視線熾烈,渴盼著即將上映的回歸戲碼。

  直到十月,侯活以客隊球員的身份在舊金山的大通中心迎來季前賽首戰,此後他又跟隨湖人參加中國賽,歷經近半月的時間才返回洛杉磯。

  洛杉磯的球迷都在翹首以盼。

  好似近鄉情怯,侯活難免忐忑。不勝其數的採訪話筒擺列在侯活面前,他反復說著自己的感恩戴德,反復說著自己的豁然憬悟,反復說著自己的蛻變重生。但他也知道,他現在那些說不完道不盡的承諾,決不能只是空口白話。

  他抬眼望向身前那條球員通道,通道的盡頭映照著球隊沉澱的榮光,也迴響著球迷縱聲的呐喊。

  他輕舒口氣,朝著通道的盡頭緩慢跑去。

  愈發刺眼的燈光籠罩視線,愈發響亮的歡呼環繞耳際。故人老去,容顏更改,但在此時此刻,一切恍然如昨。

  各路媒體的鏡頭以及湖人球迷的目光都爭先恐後捕捉著侯活的身影——

  拚搶籃板,飛撲偷球,躍身封籃,倒地救球。

  侯活無處不在、無所不為地為球隊幹盡髒活累活。魔獸早已不複當年之勇,近年飽受傷病困擾的他尚未刮淨軀體的鏽跡,他現在只有滿腔久違的熱血與全心救贖的意願。所有人都目睹著他的老邁與疲乏,但所有人也都能看到,他那老邁的身軀也能捨身肉搏,他那疲乏的腳步也能邁開奔跑。

  零落的掌聲逐漸變得密集,隨後響徹斯台普斯的穹頂。

  季前賽已如此,而常規賽更甚。

  儘管侯活只能擔任賈維爾-麥基的後備,但正如他先前所說的,他對此不會有半句怨言,他一直在不遺餘力地為球隊及球迷奉獻自己的一切。重新綻放燦爛笑容的他走到媒體鏡頭前,大聲喊道:“我正享受著重新成為湖人球員的分分秒秒!”

  常規賽前兩戰,侯活儼然成為球隊的後備工兵型,他兢兢業業地從小事做起,有條不紊地調試著自身的狀態。

  有心人總歸天不負。

  湖人在賽季第三戰坐鎮主場,出任後備的侯活狀態複蘇,8投8中彈無虛發攬獲16分10籃板4封籃,在場正負值高達+23,他還在末節連獻殘暴封籃後模仿起莫湯保搖手指的慶祝動作,令斯台普斯一片歡騰。

  這對侯活來說是一場尤為關鍵的翻身仗,而在打完這場翻身仗後,侯活沒有大搖大擺地狂歡慶祝,而是留在場館勤勉刻苦地加練投籃。

  對此,占士欣慰地說道:“這就是我們將他招致麾下的原因。儘管外界都在看衰他,但我們覺得可以給他一個機會,我們願意相信他,而他也沒有辜負我們。”

  正如占士所言,重返湖人的侯活沒有辜負球隊,沒有辜負隊友,沒有辜負球迷。

  他也沒有辜負自己。

  湖人一路高歌,魔獸夢歸舊時。

  剛回到洛杉磯的侯活稍為拘謹,他知道自己需要如履薄冰地贖其過錯,但球隊的寬容以待令他逐漸褪去窘迫與卑微,湖人舉隊都已接納了他的歸返。

  他憑藉自身的優異表現與勤勉態度在這支球隊迅速站穩了腳跟。

  他在剛回來時還試探性地說道:“何時享受樂趣,何時保持嚴肅,我現在需要把握好尺度。”

  而現在,重獲歸屬感的他一如當時少年。他在板凳席為麥基助威時高呼“卡里姆-阿卜杜勒-麥基”,他在球隊連奏凱歌后哼起曲調唱著“I Love LA”,他在接受採訪時嗅到異味還會打趣隊友“釋放尾氣”。

  大家也都樂於陪他嬉鬧到底,占士在他賽前熱身時會陪他歡欣尬舞,戴維斯在他搖晃手指時會取笑他缺乏創意,丹尼-格連在他命中三分時會調侃他為第一射手,甚至在他迎來34歲生日時,湖人啦啦隊也會群擁而上圍著他大唱生日歌。

  侯活大笑道:“我打球也快30年了,我從未像現在這麼快樂過。”

  他曾在奧蘭多獲封為第一中鋒,他也曾在休斯頓追求過快樂籃球,但兜轉過後歸返洛杉磯,褪盡風華的他才找到了最為純粹的快樂。

  高比把侯活的這趟歸途都看在了眼裡。

  “嘿,哥們兒,你表現得還不錯。”

  特意前往現場觀賽的高比向侯活打了聲招呼,侯活聞聲回首不禁錯愕,隨後驚喜若狂地上前與高比熱情相擁。

  度盡劫波故人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兩人身影倒映在斯台普斯明亮如鏡的地板,一段過往消散在悠遠歲月此去無返的時光。侯活仍在救贖,而高比已然寬諒。

  而後,湖人正式把侯活的合同轉正,全明星入樽大賽也邀請侯活回歸。至此,一切似乎都了無缺憾,侯活的救贖之旅只需等待結局的到來,毋論結局如何,他的這趟歸途都將成為一段佳話。

  但是侯活仍然期盼著最精彩的劇情與最圓滿的結局。

  他邀請高比前往入樽大賽為他助陣,他打算重新穿回那件超人鬥篷,由高比在入樽大賽現場為他傳球,助他完成一記跨越年歲重溫舊夢的入樽,而至於能否奪冠,對他而言已不重要。

  高比笑著答應了。

  可未曾料想,正當侯活滿懷憧憬地備戰入樽大賽時,高比墜機罹難的噩耗卻遽然襲來。

  侯活聞訊猶如霹靂轟頂,隨後伏首痛哭流涕。悲訊來得如此猝不及防,恍惚間彷彿世界顛倒,天地崩摧。

  “兄弟之間難免爭吵、打鬧乃至憎恨,但卻永遠都不會停止熱愛彼此。我愛你,我們都愛你,感謝你一直以來激勵著這個世界。我要奉獻出本賽季向你致以敬意。”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而侯活與高比尚有約定未履。

  芝加哥全明星入樽大賽如期而至。

  現場球迷的歡呼聲響遏行雲,侯活身披超人鬥篷,腳穿高比戰靴,胸前的超人標誌也赫然印著24號。他原想重溫年少高飛的舊夢,而此際卻只願追思一去不返的故人。

  奧蘭多的老隊友賈馬爾-尼爾遜站到籃板後方將皮球高高拋起,侯活助跑起跳淩空攬球直衝籃筐,淌動的歲月在此刻彷彿倒流般回溯著過往的記憶,恍惚之間,那道躥空而起的身影宛若舊時模樣。

  侯活半空懸停,思緒紛飛。

  若故事未了,那他仍將自我救贖,彌補缺憾。

  若缺憾難免,那他唯願哭得痛快,笑得酣暢。

  來吧!

  此時此刻籃筐已近在咫尺,所有的人也都在屏氣斂息!沸騰的熱血在胸腔翻湧,澎湃的巨力在右掌彙聚,只見侯活舉火燒天將球砸入籃筐,猶如列缺霹靂丘巒崩摧!

  電光石火間,侯活的耳際隱約聞聲響動,轟鳴的歡呼也未能掩住那聲輕柔的笑語。

  “嘿,哥們兒,你表現得還不錯。”

  (Tree)

  來源:NBA官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