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僅5家盈利,2020年全體影視股業績“走鋼絲”
2020年03月28日14:01

原標題:2019年僅5家盈利,2020年全體影視股業績“走鋼絲”

經曆過2018年的寒冬,2019年的重創,2020年的業績對於很多影視公司來說至關重要。

每經記者統計發現,已經發佈年報、業績預告或業績快報的18家影視公司,2019年大多數為虧損,僅有5家實現盈利。並且,華誼兄弟、唐德影視、長城影視等5家公司2018年~2019年已經連續兩年虧損,如果2020年仍無法扭虧為盈,退市將箭在弦上。

受疫情影響,備受衝擊的影視行業仍未完全恢復。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今年的疫情發展可能對影視行業的衝擊還會繼續,部分企業出現連續虧損的概率可能在2020年仍然無法扭轉。

5家影視公司連續兩年虧損

2020年或將面臨退市壓力

據Choice數據統計,截至目前,已經有18家公司交出2019年的業績快報或業績預告。數據顯示,有9家影視公司業績快報中淨利潤呈現虧損,共虧損超150億元;另有3家公司在業績預告中指出2019年預計虧損,3家共預計虧損28億元~36.5億元。

“2019年是影視行業遭受重創的關鍵期,一方面,行業整體稅務改正、對內容要求進一步加強;另一方面,資本市場上受到加杠杆與去杠杆的影響,導致業績大幅波動,因此對影視行業的整體衝擊力度大。”沈萌告訴每經記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影視上市公司整體“成績單”不盡如人意的情況下,已經有5家影視公司2018年~2019年連續兩年出現了業績虧損情況。這意味著,如果它們2020年依舊不能扭虧為盈,將面臨退市壓力。這5家公司分別為:華誼兄弟、唐德影視、當代東方、長城影視、鼎龍文化。

唐德影視2018年~2019年兩年的業績主要受《巴清傳》“拖累”,過度依賴明星股東和大IP影視劇曾讓唐德影視風光無限,但如今潮水退去,唐德影視也不得不承受著“真金白銀”的代價。

2018年,華誼兄弟上市十年首度虧損,如今形勢更加危急。華誼兄弟2019年業績快報顯示,公司歸屬於股東淨利潤為-39.63億元,相比2018年同期下降262.56%。對於下滑原因,華誼兄弟在公告中指出:“主要是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電影收入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較大程度下滑。”據悉華誼兄弟已經三度缺席春節檔,並且2019年電影主投主控項目一片空白。

從2014年轉型影視傳媒的當代東方和曾一度“玩轉”資本市場、借殼上市的“長城系”等,從2018年業績下滑開始,也頻頻出現股票大量質押、借款未能償還、被捲入訴訟、募資未能順利等問題,如今在2020年也面臨著扭虧為盈的壓力。

“影視公司嚴重依賴製片業務,缺乏圍繞IP生成的周邊業務,因此很容易受到風險影響。影視公司目前的問題不是缺錢,而是業務的成長性基礎出現了問題,單純融資而沒有可以持續產生穩定收益的業務,借錢也很難扭轉。”沈萌表示。

另一方面,太平洋證券分析師倪爽分析認為,很多公司集體做了商譽減值,而且影視行業這兩年確實行業環境變化非常大,所以發生了虧損。“影視項目是有週期性的,肯定要對後續的經營產生影響。”

對於2020年如果繼續虧損,是否會面臨退市的情況,倪爽認為:“這倒不至於,只要不是資金鏈徹底斷裂、管理層沒信心,還是可以通過掌握經營節奏、認真把控項目來扭虧為盈的,想實現盈利的方法很多。走到退市那一步,都是有其他問題的公司。”

“虧損”是主題,“盈利”是個例

光線傳媒成2019年盈利冠軍

2019年,影視行業依舊不好過。根據目前已經發佈的2019年業績預告或者業績快報來看,“虧損”是主題,“盈利”則是個例。

根據Choice數據,24家影視公司中,2017年全數實現盈利,2018年16家盈利,截至目前已經發佈的18家2019年年報業績,盈利的只剩下5家,包括慈文傳媒、光線傳媒、幸福藍海、橫店影視和恒信東方。

值得注意的是,不出意外,光線傳媒將是2019年影視公司的盈利冠軍。2月28日晚間,光線傳媒披露業績快報,公司2019年實現營業總收入28.19億元,同比增長89.00%;淨利潤9.53億元,同比下降30.57%。

光線傳媒稱,報告期內,公司參與投資、發行或協助推廣並計入本報告期票房的影片共十八部,總票房為138.67億元。電影業務利潤比上年同期大幅增加,主要是報告期內投資、發行或協助推廣的影片《瘋狂的外星人》《千與千尋》《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國》《誤殺》等取得了優異的票房成績,公司電影業務收入增加所致。

《哪吒之魔童降世》作為2019年的年度票房冠軍影片,票房超過50億元。根據每經記者此前的報導計算,僅一部《哪吒》就為光線帶來超10億元的收入。有業內人士向每經記者這樣評價光線傳媒,“一定是狀況最好的影視公司之一,股權關係健康,實控人與管理層不放棄”。也有從業者認為,“光線屬於小門小戶,缺乏大魄力,但也恰恰如此,在行業突然低迷後,沒有大起大落,這和創始人王長田性格有關”。在談到未來光線傳媒的資本走向時,上述人士分析:“短期內會是比較穩紮穩打的,但走出週期後,可能又不是被追捧的”。

2020年已經快過去四分之一,因為疫情,很多行業依舊接近於停滯。倪爽表示:“影視行業還是沒有明確的好轉,是受疫情影響最大的行業之一了”。

多家公司在公告中披露,預計2020年一季度將受到影響,但事實上,2020年全年業績都像在走鋼絲。

“受疫情影響,全年走勢確實不好判斷,不知道後面國家會不會有一些政策”,倪爽稱,“定增放開了,也有助於影視公司改善經營,但短期來說,壓力還是比較大的”。此前就有匿名分析師透露過對證監會再融資新規的看法,“不知道對影視公司如何執行,理論上肯定是利好的”。

影視行業的困難有目共睹,電影院雖然在有序開放,但已經造成了超過兩個月的損失,還包括了全年最重要的檔期之一春節檔。多地陸續出台了扶持政策,如江蘇省級電影專資將安排1000萬元,對合法金融機構從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期間發放的電影貸款,按一定比例予以貼息補助;浙江省優先落實2019年度獎勵放映國產影片成績突出影院和第四批鄉鎮電影院建設補助資金,安排1000萬元對因受疫情影響停業的電影院、線予以適當補貼;廣東省電影局公佈了《中央和省級電影專資扶持受疫情影響影院資金分配方案》,在全國率先向全省分配資金4888萬元,扶持1337家受疫情影響影院等等。

沈萌認為:“影視行業目前的困難是比較大,但這方面更多是當這些企業要自主經營的時候,如果可以改弦更張、或者成為某一領域的主力軍,政府可能會給予行業支援政策。”

而接下去,多位受訪人士對2020年的影視公司的發展持觀望態度,“影視板塊想像前幾年那麼暴漲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排除賣殼或重組的機會,否則就是韜光養晦”,沈萌表示。

原標題:《2019年僅5家盈利 2020年全體影視股業績“走鋼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