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 專訪 | Steven Smith:偉大的構想值得被重新審視
2020年03月28日10:15

在去年atmosCon期間,我們曾對Steven Smith,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球鞋設計師進行了採訪,邀請到他講述InstaPump Fury的從無到有。而在那次對話中,他曾提到過在推進InstaPump Fury設計工作的同時,自己還負責過一款原本計劃由張德培代言的網球鞋,只不過因為Reebok公司的決定,那款神秘的網球鞋最終沒有市售。

而在近期,Reebok決定將這款被雪藏將近三十年的Pump球鞋,通過符合現代消費者穿著習慣的調整,最終市售,並命名為Pump Court。因此,我們也再次聯繫到Steven Smith,來一共解析那些被塵封多年後終見天日的奇思妙想。

就像你所看到的這樣,這款僅僅存在於少數資料圖片中的Pump Court Prototype,即初版Sample,在設計上頗為大膽。

而回顧歷史,許多著名鞋款最終市售的版本,相比初版Sample,乃至設計草圖手稿,往往都因為工藝的局限、商業範疇的考慮,以及其他各類原因,存在不小的差別,甚至猶如Pump Court這樣險些胎死腹中。

不過在近年來,伴隨著球鞋文化的不斷髮展,品牌們也越來越多開始重新審視這些有趣的環節。

作為Air Jordan系列最經典的作品之一,Air Jordan 3以Jumpman Logo的華麗亮相而聞名,但其實在Tinker Hatfield最初的手稿上,其鞋身側面還帶有著一個巨大的Swoosh Logo。而這樣的歷史,便促成了2018年那款著名的Air Jordan 3 JTH。

同樣在2018年誕生的Air Jordan 13 Tinker也是類似的情況,只不過相比Air Jordan 3只是在Swoosh上存在差別,“黑豹”前世今生樣貌的差異,可要誇張很多。

如果說Air Jordan 3 JTH和Air Jordan 13 Tinker還只是在原作推出多年後,追加的手稿版本,那麼在2015年Air Max Day期間登場的Nike Air Max Zero則真正可謂是“無中生有”——

早在Air Max 1誕生之前,Tinker就曾經繪製了一幅手稿來勾勒出可視氣墊的未來,但由於當時工藝的限制,他筆下的這款跑鞋在當時並沒有被真正量產發售,而Air Max Zero,便是Nike在這幅手稿繪製將近三十年後,將它真正意義上還原發售。

並且,其實不僅是善於講述產品背後故事的Jordan Brand和Nike,就連一貫低調務實的New Balance,也在2017年,根據M574最初的雛形樣品,推出了與普通版M574差別明顯的“Lost Prototype”版本。

當然,將從往日樣品甚至手稿中重新挖掘靈感,或許沒有一個品牌比Reebok更具心思,也更為大膽。無論是對於冷門歷史的挖掘,還將大熱款式重塑,Reebok總是能夠從時間的長河中,尋找到最能帶給人們驚喜的創意。

譬如在InstaPump Fury Prototype上,我們得以見到了這款傳奇跑鞋在Prototype與普通市售版本在包括鞋提和充氣閥等細節上的差異;而之後Prototype配色的InstaPump Fury Boost,則是將InstaPump Fury最初樣品的配色首次還原。

這款Mobius OG的誕生,

開啟了Reebok對於自家經典重新審視,實現與補完

此外,Reebok在2018年所推出的Mobius OG籃球鞋,原型正是1993年那雙尚未發售的Hush;2016年,Reebok還曾根據Scott Hewett的設計手稿,以Prototype之名還原了這位藝術大師最初腦海中Question的相貌。(關於Hewett的故事,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此鏈接瞭解更多)而如今,Pump Court的發售,也將另一段此前不為人知的故事,展現在我們面前。

Q

A

龍柒

Sneaker

Steven

Smith

我們知道您在當時負責InstaPump Fury的設計,那麼當時的設計工作又是怎樣進行的?

這雙網球鞋的設計在時間上是和InstaPump Fury同期進行的,並且它採用了和InstaPump Fury相同的科技,也展現出近似的特點,但是最後公司決定先推出跑鞋。

那麼從功能上來說,在您當時的構想中,Pump Court在性能上最大的突破是什麼?

它最大的特點是具有可調節功能的鞋面,這也是它在設計過程中最重要的概念。另外就是我們通過減少不必要的部分,確保了它鞋底的簡潔。

是什麼樣的原因,使得Pump Court在90年代並沒有最終市售?

說實話,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具體的原因,我能想像到可能存在的一個因素,應該是當時InstaPump誕生,而只有這雙網球鞋上沒有Pump的手動充氣按鈕,而是完全採用了充氣槍的系統。

雖然正如Steven所說,Pump Court因為一些至今仍舊沒有官方說明的理由,沒有在當時推出。但其實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Reebok Pump網球鞋在華裔選手張德培腳下,絕對堪稱是網球賽場上當之無愧的主角。

時代偶像張德培,當年Reebok為他拍攝的這支長城上打網球的廣告,可謂激勵了全球華人同胞

1990年,Reebok為張德培推出了他最具標誌性的代言鞋款Court Victory Pump。Pump與Hexalite兩大Reebok主流科技的使用,加上法網史上最年輕男單冠軍的超高人氣,都讓這款網球鞋名噪一時,並且在2013年、2016年先後推出過複刻版本。

在此之後,Reebok還曾趁熱炒籃,為張德培推出了那款延續前作科技配置,設計風格則更加註重速度感的Court Victory Pump II。可以說,在那個年代里,Reebok網球鞋和飄柔洗髮水,成為了一代球迷對於張德培,這位華裔傳奇球手在比賽之餘,最深刻的記憶……

不過,就和早已退役多年,轉型成為教練的張德培一樣,Pump Court雖有些“姍姍來遲”,但它的故事也已經從競技賽場,轉移到了球場外更廣闊的天地。

在這次發售的Pump Court上,它採用了一體式的中底,而不是此前Reebok標誌性的分離式中底,這樣的改變是出於哪些原因的考慮?

這是來自Reebok現有設計團隊對產品所做出的改動。實際上,在我當時設計Pump Court的時候,曾為它設計了兩種不同形態的鞋底來用於測試,而品牌方有時會選擇相對保守的方案。

InstaPump Fury不久前被Montrezl Harrell穿到了籃球賽場上,而Pump Court在進行了針對生活化的設計改良之後,是否也還具有運動方面的屬性?

我覺得自己設計的每一雙運動鞋,都和它在專業運動領域的表現息息相關,這是它們共同的DNA。

Pump Court的發售,或許可以被理解為經典鞋款遲到的亮相,而與此同時,我們也相信,伴隨著Prototype鞋款們先後成功的湧現,已經在各方面進入複蘇時期的Reebok,也會為我們帶來更多的驚喜。在採訪的最後,Steven Smith,這位現在YEEZY設計總監,也特別提醒大家,在擁抱過往經典輝煌的同時,別忘了迎接全新的美好。

看到Pump Court終於面市,您有怎樣的感想?

很高興Reebok可以重新審視我們設計團隊在當時的偉大構想。其實有很多美好事物,它們的存在還沒有被人們所知曉。Pump Court現在的推出,證明了我們當時很多想法是合理,且不會因為時間推移而變得過時。

您可謂是我們讀者,以及中國眾多球鞋愛好者們的老朋友了,最後有什麼話想和他們說麼?

請繼續探索那些我們共同創造的歷史,享受它們,體驗它們!感謝大家如此喜歡我過去的設計作品,也希望大家可以為我之後的作品做好準備,請大家期待吧!

L7 影片 | adiZero,不只是一雙跑鞋

為什麼今天會是所有 Sneakerhead 的節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