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退役!19年生涯終結 他勾起多少青春回憶?
2020年03月28日15:45

  NBA常規賽受疫情影響、被迫摁下暫停鍵的那天,剛剛結束比賽的卡達端坐著,接受著媒體記者們的採訪。他噙著淚水,分享自己22年職業生涯的體會和領悟。所有人都清楚,早已進入退役倒計時的卡達實在經不起疫情的折騰,英雄遲暮,留給無數球迷青春回憶的飛人此刻顯得愈發蒼老。

  但相比之下,很少人會意識到,另一位名人堂級別的球星,行將歸隱的感慨恐怕比卡達來得更加強烈——保羅-加素,這位七月份就將年滿40歲的老將,在進入聯盟的第19個年頭,終於把退役提上日程表了,“經過一年多的傷病恢復,我不得不考慮退役了,這是無法避免的。”

  儘管我們都知道,評價加素的職業生涯,“圓滿”、“功成名就”是最恰當的形容,在球員範疇內,他就是一個贏家,沒有太多遺憾可言;然而我們也明白,至少在親曆過10年前連冠時代的湖人Fans們心中,2020年又將平添幾分不捨。

  天之驕子:西班牙籃球初代“金童”

  加素的故事,得先從上個世紀說起。

  作為當今歐洲水平最高的國家級聯賽,西班牙ACB的發展軌跡與他們足球甲級聯賽頗有相似。上世紀90年代,ACB開始步入蓬勃發展的快車道,不僅表現在歐冠賽事中更富競爭性,還體現為他們對於本國人才的發掘和培養。而巴塞隆拿青訓出品的大個子保羅-加素,便是西班牙籃壇第一個超級新人,他的橫空出世,對於西班牙籃球來說,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

  出身控衛的加素有超乎一般內線的細膩技術,靈活的身形在糙漢堆中顯得十分另類出挑,超過兩米三的臂展是他的最大賣點。1998年,加素以18歲的年紀升入巴塞隆拿一線隊,彼時的他略顯稚嫩,在球隊中並不顯山露水。很多人習慣於把目光聚焦在隊友卡洛斯-納娃蘿身上,卻沒料到加素會成長得如此迅速。

  短短兩年時間,加素就從全季出場25分鐘的飲水機,蛻變為聯賽中所向披靡的內線殺神。2001年夏天,攬下國內聯賽MVP的他宣佈參加選秀,首輪第三順位一舉創下當時國際球員的最高順位記錄。

  為了將新科探花郎納入麾下,孟菲斯灰熊不惜將拉希姆交易到鷹隊,而加素迅速向美國人展現了所謂歐洲超新星的底氣。2001-02賽季,加素全勤出戰,場均砍下17.6分8.9個籃板2.1次封籃,由此成為首位榮膺最佳新秀的歐洲球員。

  生涯初段的順風順水,更凸顯了隨後幾年的曲折艱難。效力灰熊六個半賽季,加素僅有過一次全明星體驗,他能在國際賽場上劈波斬浪,卻從未在季後賽里贏下過哪怕一場比賽,甚至在2006-07賽季時嚐到了聯盟副班長的苦澀。

  “軟蛋”不軟:紫金二當家的光輝歲月

  另一邊廂,與鯊魚分道揚鑣的高比拜仁在洛杉磯詮釋著孤膽英雄的定義。2008年二月,加素和高比如願聯手,再次把湖人帶回頂級球隊的行列:分區決賽4比1淘汰馬刺後,湖人時隔四年,又站到了角逐總冠軍的最高舞台。可惜加素的首次總決賽之旅,最終卻招致鋪天蓋地的嘲諷。

  面對咄咄逼人的加納特,加素領銜的湖人內線被完全壓製,每場10次出手+14.7分的輸出,在外界看來遠遠不足以和強敵抗衡。系列賽折戟後,他們把“軟蛋”的名號在加素身上,看起來就像後者應該為失利負起全責那般。

  想要得到認可,只能自我救贖,加素太清楚這個道理了。次年六月,湖人沒有給青澀的奧蘭多魔術過多念想,五回合秋風掃落葉解決戰鬥,加素拿到首枚戒指,暫時平息了質疑的聲音;2009-10賽季,湖人連著第三年殺入總決賽,阻礙紫金軍團衛冕霸業的最後對手,正是綠軍三巨頭。

  苦戰七場,天昏地暗。在那個拚得刺刀見紅的肉搏時代,每次進球都如此艱難,身為宿敵黃綠之間更是如此。加素的強硬從首場交鋒便可見一斑,他23分14籃板3封籃的數據比加納特和柏堅斯兩人加起來還要多。更重要的是,他把火爆的狀態維持住了:TieBreak戰,加素狂捲9個前場籃板,立在肌肉棒子中高舉高打,讓綠軍內線吃盡苦頭,進球後咆哮怒吼,像是在對兩年前那段狼狽不堪的往事的宣泄。

  如若規則允許,加素全然有資格和高比分享FMVP獎盃:18.6分、11.6籃板、3.7助攻、2.6封籃,四項數據均能躋身當屆總決前三,籃板封籃更是冠絕雙方。自此一役,加素“軟蛋”稱謂隨風飄散,而他和高比建立的深厚情誼也為人津津樂道,球迷們甚至開始討論他在湖人隊史最偉大二當家中排名第幾了。

  晚景“淒涼”:一段戛然而止的旅程

  平心而論,作為體型技巧完美兼備的內線,加素的巔峰期之長是絕大多數球員羨慕不來的。四年前,當加素以35歲高齡入選全明星時,他在芝加哥公牛交出了生涯新高的籃板率和封籃率,全季交出46次雙雙,神勇異常。只是在休賽期轉投馬刺後,加素受限體能,上場時間慢慢縮水,逐漸走向下坡路。三年4800萬的合同成為馬刺管理層給予這位老將的最後溫情。

  上個賽季,已經淡出馬刺主要陣容的加素最終和球隊達成買斷,為了能在生涯末年再逐總冠軍,他以老將底薪加盟密爾沃基公鹿。怎料,常規賽睥睨天下的公鹿在東決中被速龍連扳四局,而加素更是在東決開打前就宣佈賽季報銷,左腳應力性骨折手術更讓他無緣男籃世界盃,——偏偏西班牙就拿了冠軍。

  恢復健康後,加素原本對這個賽季還抱有期待,即便新東家拓荒者此前已將其裁掉:“術後康復進行得很緩慢,希望我的腳能盡快恢復,我們一起拭目以待我還能打多場時間,我想好好享受最後一個賽季。”但很顯然地,老將的工作本不好找,重大傷病史更是雪上加霜,以及,受到疫情影響的聯盟到底要停擺到什麼時候?一切都是未知數。

  沒有“四大分衛”的吸粉體質、沒有“三大大前”的鮮明特色,加素的生涯晚年總是處在遠離聚光燈的角落,倔強地想要重新上場贏得尊重。可是,能夠在不惑之年,帶著等身榮譽邁向人生新的階段,何嚐不是快事?

  (籃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