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大行動:歐美同遭疫情殃 俄羅斯「鐵幕」抗毒
2020年03月28日17:00

版圖橫跨歐亞兩洲的俄羅斯,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偏低,成為「鐵幕國家」。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逾一百六十多個國及地區(全球共有一百九十七個國家及三十六個地區),未受疫情波及的國家幾乎是不見經傳的小國。而當疫風由亞洲逐漸轉移至歐、美之時。可是,版圖橫跨歐亞兩大洲,和中國接壤的邊界長達四千公里,陸上鄰國多達十四個的俄羅斯,到今為止,無論確診數字或死亡數字,成為全球十二大GDP國家的「包尾」。俄羅斯有此驕人成績,有指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眼光獨到,一早部署,截斷病毒由大陸輸入之餘,又比世界衛生組織(WHO)早幾步實行檢測。也有學者認為,前蘇聯時代疫病時常爆發,所以防疫機制極為有效。當然,作為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俄羅斯確診數字偏低多少備受質疑,數字如此偏低離不開一個終極原因──普京。

防疫工作令人嘖嘖稱奇的俄羅斯,其國防部於三月二十二日宣布,俄軍上百名有經驗的病毒專家和流行病專家以及一批用於消毒基礎設施和建築物的流動車及其他物資,正在飛往意大利。該聲明還說,俄軍今天一共出動九架伊留申運輸機向意大利運送這些專家和物資,目的是幫助意大利遏制疫情擴散。俄國防部又指,俄軍在總統普京的要求下,當天啟動這項援助意大利的任務。俄羅斯今次援助,完勝了中國在三月中,只是派出「七人小隊」急援意大利。

橫跨歐亞大陸的俄羅斯夾在兩大疫情中心,中國和歐洲之間。但與一些國家相比,俄羅斯目前的疫情形勢卻顯得相對樂觀。到香港三月二十四日晚上八時為止,當地確診人數為四百九十五宗,絕大多數屬於輕症病例,患者已經遍布俄羅斯幾十個地區,超過一半集中在首都莫斯科。幾天前,莫斯科的一名近八十歲的大學女教師在被確診住院後去世。這起事件雖然被許多人看成疫情爆發後,俄羅斯的第一起死亡病例,但當地媒體對此淡化。官方認為,病患生前患有多種慢性病,死因並非來自病毒,因此沒有被列入疫情死亡病例。

早封中俄邊界

武漢封城後,俄羅斯特別專門針對中國推出了比其他國家更加嚴厲的政策,出現歧視甚至驅逐當地華人事件。迄今為止的確診病例中,除了最開始的那兩名中國人外,其他感染者都同中國無關。絕大多數確診者都是外來輸入病例,多數人都從歐洲旅行歸來。俄羅斯衛生防疫主管官員波波娃三月二十日時表示,僅有十一宗是內部感染病例,每一宗都與國外輸入病例有密切接觸歷史。

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超前部署」,替該及早築起高牆防疫。

回看俄羅斯防疫工作如此成功,不得不歸功於俄羅斯的「超前部署」,部分專家則指出,俄羅斯早在一月底即當機立斷關閉中俄邊界、對有旅遊史的高危險群大規模採檢等措施,有助於延緩疫情大爆發。按俄羅斯公衛部門的數據,政府早在二月頭便展開採檢,特別是在機場對來自中國、伊朗、南韓的旅客進行篩檢,迄今已累積超過十五萬次採檢,步調足足比美國快了近一個月。

WHO駐俄羅斯代表沃伊諾維奇(Melita Vujnovic)早前指出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日前才呼籲各國「檢測、檢測、檢測」,但俄羅斯實際上在一月底就開始這麼做了,在後續的追蹤、隔離病例等動作也相當到位,目前受當局密切監控中的人數超過三萬六千人。

一些學者則認為,前蘇聯時代疫病時常爆發,因此建立了很有效的防疫機制。他們相信俄羅斯的防疫體制要好於意大利,疫情走意大利道路的可能性較小。輕症患者居多,確診人數緩慢上升的趨勢將持續下去。

俄羅斯確診人數少,也被懷疑同測試數量和測試質量較低有關。有報道指出,與歐洲國家相比,俄羅斯的測試試劑敏感度低,許多攜帶病毒的患者因此可能不會被檢測出來。不少剛從歐洲回國的人士也抱怨,他們懷疑自己染病,卻無法得到測試。一名新聞記者說,從法國回來後他感到發燒和咳嗽,他打電話叫救護車被送入傳染病院的隔離病房,一個多星期以來,他雖已經過多次測試,但至今不知道結果。還有人批評,儘管打了無數次電話,但仍然不知道能去哪裡測試。

快速病毒測試

但俄羅斯消費者監督署說,現已完成了十五萬份病毒測試,並已向一些獨聯體國家,蒙古,伊朗和朝鮮提供了測試試劑盒,還計畫還將向塞爾維亞,埃及和委內瑞拉提供試劑盒。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早前表示,從三月二十日起,莫斯科市已有五家實驗室投入測試工作,翌日再有三家實驗室投入運轉。到三月底,負責定點接收疫情患者,位於莫斯科郊外的一家傳染病院的一家實驗室也將加入工作,在莫斯科總共會有九家實驗室參與測試工作。他期望一個星期後,莫斯科每天的測試數量能達到一萬份。如有需要,會繼續提高測試能力和規模。聖彼得堡市政府也宣布,從三月十八日起,在一些區醫院的一百二十六處地點,可對任何人實施免費測試。

武漢封城未幾,俄羅斯即嚴格禁止中國人入境。

當俄羅斯總統普京強調疫情已得到控制,俄羅斯官媒更在報道中抨擊歐洲國家「處置失當」的同時,俄羅斯民眾卻普遍對此保持懷疑,在社群媒體上,不斷有人提到蘇聯政府試圖掩蓋愛滋病(AIDS)流行及車諾比(Chernobyl)核災的「黑歷史」,網路監管機構也不斷將質疑當局掩蓋實際疫情的貼文「下架」。

俄羅斯醫師公會聯盟負責人,瓦西里耶娃(Anastasia Vasilyeva)則推出一系列影片,質疑當局以「肺炎」、「急性呼吸道感染」等其他疾病名稱,掩蓋實際確診人數。但普京就此親自澄清:「人們有時不知道自己生病了,有時並沒有通報,加上肺炎潛伏期很長,」因此,政府不可能完全掌握疫情,但絕無隱匿數字的情事。但著名政治學者索洛維最近在莫斯科迴聲電台的一檔訪談節目中說,疫情爆發後,俄羅斯已有一千六百多人喪生,大約十三到十八萬人被傳染。索洛維沒有透露自己的消息來源,他僅強調,政府中的個別高級官員還沒有完全喪失良知。

此外,醫學專業媒體「PCR.News」近日也質疑,俄羅斯官方唯一認證的檢測試劑組,由俄羅斯國家病毒學與生物技術研究中心(Vector)生產,準確度似乎較其他系統為低,恐會出現許多驗出「假陰性」的漏網之魚。莫斯科首位確診患者貝羅夫(David Berov)就指出,他的一檢結果呈陽性、二檢結果卻為陰性、三檢時卻又翻盤為陽性,「我被告知的是,他們幾乎看不見(病毒)。」

皆因全民公投

基於意大利疫情嚴峻,俄羅斯也針對從意大利及其餘疫情嚴峻的歐洲國家返國的旅客,採取量測體溫與居家檢疫十四日的措施。為防萬一,當局已下令包括莫斯科市和州在內的許多學校停課三星期,禁止外籍旅客入境、停止大型集會。首都地區的餐館、電影院、博物館等公共活動場所已大批關閉。當地許多機構開始實行在家遠程辦公,過去曾擁擠的辦公大樓都一下變得空空蕩盪。不過,俄羅斯政府卻強調進一步的封城等措施「完全不在選項之內」, 政治活動也將照常登場,因為俄羅斯將在四月二十二日舉行全民公投,複決俄羅斯國會近日通過的修憲案,新憲一旦通過,將允許普京總統任期歸零,最長可掌權至二○三六年。

雖然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直批,在疫情間舉行投票,形同對高齡族群的「犯罪行為」,但選委會僅表示投票所開放時間屆時將延長為一週,以減少人潮聚集。分析師卡拉切夫(Konstantin Kalachev)告訴俄媒《獨立報》(Nezavisimaya Gazeta),當局仍抱持「一切都將過去,俄羅斯終將逃過一劫」的希望,如常完成公投選舉依然是首要目標。

The post 疫市大行動:歐美同遭疫情殃 俄羅斯「鐵幕」抗毒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