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群戰拉開 陌陌欲換擋提速?
2020年03月28日10:41

原標題:社交群戰拉開 陌陌欲換擋提速? 來源:中國經營報

在尋找新的增長點。

近日,陌陌公佈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2019年全年未經審計的財務業績。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公司淨營收達46.879億元(約6.734億美元),同比增長22%。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2019年四季度歸屬於陌陌母公司的淨利潤為12.525億元(約1.799億美元),連續20個季度盈利。

之後,陌陌又一次進行特別現金股利派發,宣佈每ADS派發0.76美元,即每股普通股派發0.38美元的特別現金股利方案。

亮眼的財報之下,需要看到的是陌陌營收增速的放緩,2019年四個季度的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35%、32%、22%和22%。

另外,《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陌陌公司的核心產品陌陌App和探探App的用戶數據增長均呈現疲弱之態。

在此背景之下,陌陌投入大量的資金和精力拓展新業務,近年來開發出了多款新的泛社交App,然而鮮有爆款。

對於相關採訪,截至記者發稿,未獲得來自陌陌方面的回覆。

陌陌活躍用戶同比增長跌至1.1%

財報顯示,2019年全年,陌陌淨營收達到170.15億元(約24.44億美元),比上一年同期的134.08億元增長27%。2019年全年,歸屬於陌陌母公司的淨利潤為29.71億元(約4.27億美元),上一年同期為28.16億元。

從營收結構來看,2019年陌陌直播業務收入占比仍然最大,但占比逐步下降,而增值服務業務占比提升明顯。2019年全年,陌陌直播總收入達到124.5億元,占總收入的73.16%,較2018年比重下降6.76%。增值業務全年營收41.1億元,在總營收中的占比進一步提升至24.13%,比2018年提升10.08%。

陌陌在財報中指出,增值服務營收的提升,主要在於陌陌引入的更多功能與付費方案,推動了虛擬禮物業務的持續增長,以及探探會員訂閱收入的增長。

一般而言,營收數據與付費用戶數和ARPU(每位用戶平均收入)值息息相關。在付費用戶上,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公司直播服務與增值服務付費用戶去重後總數為1380萬(包括探探付費用戶450萬),2018年同期為1300萬(包括探探付費用戶390萬),2017年是數據則為780萬。

值得注意的是,財報顯示,2019年12月,陌陌App月度活躍用戶為1.145億,2018年同期月活用戶為1.133億,同比增長1.1%。

本報記者從第三方研究機構易觀智庫獲得的陌陌月活躍數據顯示,2019年10月、11月、12月的月活數據分別為6631萬、6782萬、6875萬,可見環比增速接近停止。

“在用戶增速放緩的情況之下,陌陌想繼續保持收入增長,只能從提高付費用戶數和提高單個用戶的ARPU值入手。”易觀新媒體分析師馬世聰對本報記者表示。近年在直播之外,陌陌已經陸續推出了狼人殺、搶車位、天天莊園等功能體驗。

對於陌陌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盈利情況,馬世聰認為不會太好,一方面受疫情影響,經濟下行,用戶的付費意願會受到影響;另一方面,春節期間屬於陌生人社交的低穀期。

一款陌生人社交產品的負責人則對記者表示,受疫情影響,該社交項目已經暫停,預計要到下半年恢復。“我們的產品是基於用戶在線下場景的推薦,疫情對我們的影響是毀滅性的。”

陌陌預計,2020年第一季度的淨營收為34.5億~35.5億元,同比降低7.3%~4.6%。

而從長期來看,馬世聰判斷陌陌還會繼續保持賺錢的能力。一方面,和陌陌在陌生人社交領域的穩固地位有關。另外,比較看好陌陌在成本上的控製情況。

合併之後探探月活下滑

2018年2月,陌生人社交市場的老大陌陌以約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陌生人社交市場的老二探探,借此陌陌坐實了在陌生人社交的霸主地位。

對於當時的收購方案,業界普遍認為可以實現強強聯合。收購之後兩大App可以實現數據互通,共享用戶資料,對雙方而言有非常強的互補性;另外,通過收購也能迅速彌補陌陌自身的短板。

探探公司成立於2015年,主要產品是一款陌生人社交應用軟件,對標的國外產品為Tinder。其核心產品機製是“左滑右滑、互相喜歡才能聊天”,並以女性用戶為核心體驗。

陌陌創始人唐岩曾表示:“陌陌和探探的用戶重合度並不高,後者擁有較高的女性用戶比例,將彌補陌陌男性用戶過多的不足。”唐岩還稱,未來兩到三年,要把探探打造成公司的新增長引擎。

距離當時的收購已過去近兩年時間。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第四季度探探付費用戶450萬,2018年同期為390萬,增長了15.4%。然而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運營利潤為12.49億元,其中,陌陌App實現的運營利潤為14.59億元,探探運營虧損為2.03億元。

在財報電話會議上,陌陌高管稱:“增值服務和探探,這兩個業務線往往相對貨幣化不足。我們確實看到可以在產品方面做很多事情,來推動上述業務營收的進一步增長。”

馬世聰認為,陌陌收購探探之後,沒有看到雙方形成非常好的聯動。來自易觀的數據顯示,2019年12月,探探的月活躍用戶數據為2891萬,2018年同期為3536萬,2018年雙方完成交易的2月份,探探的月活躍用戶數據為2912萬。

從易觀提供的月活躍數據的曲線圖來看,陌陌收購探探之後,探探的月活躍數據有過緩慢的上升,在2019年2月達到高點3483萬,此後月活躍數據一路下滑,2019年12月份的月活躍數據,已經跌破收購之時的數據。

當時收購之後,陌陌投資人、紫輝創投創始人鄭剛曾對記者表示,陌陌和探探之間互補性較多,合併後,陌陌成熟的團隊將幫助陌陌建立商業模式。

探探在2017年第三季度初次推出收費會員模式。陌陌則有成熟的直播、增值服務、移動營銷廣告和手機遊戲等多種變現模式。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全年,陌陌移動營銷收入9300萬元,同比下降24%;手機遊戲收入1440萬元,同比下降43%。

馬世聰認為,移動營銷和手機遊戲這兩種變現方式已經降到很低,此外探探也不太可能做直播,因為各大內容平台都在做直播的情況下,導致內容獲取的成本會變高。未來探探更可能是深挖會員模式,在增值服務上做文章。

在陌陌財報業績溝通會上,探探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王宇也表示:“預計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陰影逐漸消失後,探探第三季度的訂閱營收可能會大幅上升。下半年,探探可能會實現非訂閱營收。”

新業務群戰卻鮮有突破

雖然直播仍然佔據陌陌營收和利潤的主要部分,但在唐岩看來,陌陌是一家社交公司,而不是一家直播公司。所以在業務上,除了收購探探之外,陌陌還一直在社交領域探索創新產品。

2019年,陌陌先後發佈了ZAO、是他、赫茲、Cue、哈你、瞧瞧、MEET、Olaa等數十款泛社交App。唐岩在2019年三季度財報電話會上透露,陌陌不打算放棄這些項目。“相關工作都在緊張地進行當中,我們管理層相信,在明年,這個項目會持續地帶來驚喜。”

2020年1月,陌陌還在蘋果應用商店中低調上線了一款全新短視頻交友產品“對眼”,產品定位是短視頻社交軟件。另外,孵化了一款音樂社交產品“織音”。

雖然陌陌推出的產品不少,但是鮮有爆款。在上述眾多產品中,僅有換臉應用ZAO曾在微信朋友圈風靡一時,後來因為涉及隱私問題被約談後匆匆下架,整個過程用時不過一週左右的時間。

近日,記者在蘋果商店及安卓商店搜索發現,ZAO已經重新上架。易觀方面對記者透露,ZAO在2019年下半年上線,月活數據在300多萬波動,高峰時期月活數據曾突破400萬。“陌陌旗下其他產品的數據就不太好找了。”

其實除了陌陌在泛社交領域不斷試水探索之外,互聯網巨頭也緊盯這塊市場。阿里發佈了Real如我、唱鴨、古桃等數款社交產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